许建文:资产荒是银行资产荒,不是互金资产荒

6 金微 2016-12-5 19:43:36

本报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当资产荒成为银行的“口头禅”,互联网金融“荒不荒”?

12月3日,在北京参加的第七届财新年会间隙,人人聚财CEO许建文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说,像城商行在作个人端C端业务如房屋贷款、汽车金融,受地域限制,缺乏规模化优势,加上成本因素,城商行没有时间和团队来作,“当经济周期来临,银行有钱不敢放,资产荒实际是银行资产荒,而不是互金的资产荒,像汽车金融,我们建团队、做门店,花了三年时间,需要几千人的团队维护,银行不具有相对优势。”

在当天举办的财新峰会论坛上,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中国人民银行稳定局局长陆磊、蚂蚁金服战略部资深总监孙涛、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上海数字化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胜军、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钱军等围绕着“互联网金融”展开讨论,许建文在“互联网金融蜕变”主题上表示,互联网金融带来金融业生态的变化,未来会诞生很多的全流程精细化的公司,比如风控公司、获客公司、数据公司、运营等。

监管是互联网金融的起点

互联网金融在过去的几年间,实现了跨越式的爆发增长。但监管缺失下的过速增长,为互金行业带来了很多阶段性问题,从2015年开始的一连串负面事件,令行业进入阵痛期,随着监管介入开始了洗牌调整。互联网金融靠什么走出困境,实现可持续发展?

“监管需要在稳定、创新、惠及大众之间寻找到平衡点”,陆磊指出,互金监管不仅要关注风险,也要考虑到其对社会经济的贡献,“互联网金融的贡献有几点:第一,提升了覆盖面;第二,使得金融资源能够更多地向弱势群体转移;第三,有利于改变经济增长方式。”

“互联网金融很大的一个优势是能够拉近金融市场和投资者之间的距离,为从未被传统金融覆盖的人群提供金融服务的机会,但接受到金融服务并不等同于受益,这一过程反而可能给这些人群带来不能承担的风险。”朱宁认为目前市场投资者还不理性的情况下,监管介入可以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和寡头垄断,对互金发展是必要的。但与此同时,监管也不要因噎废食,影响到正常的金融创新和改革步伐。

许建文对朱宁的观点表示认同,“监管为互联网金融提供了持续发展的基础,从过去劣币驱逐良币变成一个良币驱逐劣币,把这个行业从可能异化,可能走上失控的局面拉回来。”许建文还将视野放宽到后监管时代,“监管过后,互联网金融的良性竞争才刚刚开始。对于平台来说,合规仅仅是底线而不是天花板,互联网金融要想实现真正的蜕变,需要靠平台的内生性建设。”

刘胜军则认为互金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前提是信息化建设的完善和变革。在刘胜军看来,金融的本质是风险定价,风险定价的依据是信用,而信用是一系列数据的组合。“互联网金融的未来属于数据技术,我们正在步入一切皆可量化的时代”,刘胜军预测,“中国信用体系的建设与互金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互联网金融对征信数据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推动了信用体系的发展,而信用体系的成熟又将使互联网金融获益。”

孙涛指出,普惠金融和互联网金融是技术驱动的,如何通过技术和数据的方法提高金融的触达能力,并建立有效的风控体系至关重要。同时,在数据爆炸的情况下,保护消费者的信息、关注消费者隐私渐渐成为新的议题。

互金与传统金融合作

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机构是互补还是竞争?

许建文认为,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不是纯粹的竞争关系,双方的合作与渗透将会加速,共同构成崭新的中国金融体系与金融环境。

“互金与传统金融各有优势,互联网金融带来了新的模式、新的技术和新的获客手段,传统金融则有强大的公信力、较低的资金成本和成熟的风控体系,双方应在良性竞争的前提下,相互学习借鉴。”许建文指出。

这一观点得到了论坛嘉宾的普遍认同,刘胜军指出,互金与传统金融客户群体的差异,“互联网金融瞄准的是数量多、金融需求量小的‘长尾客户’,我们一直讲融资难、融资贵,指的就是这部分客户,服务他们需要很高的灵活性和技术能力,这正是互联网金融的长项。”

钱军提到,互金平台与地区性中小银行合作将成为趋势,“地区性银行虽然不及传统银行规模大,但在本地化和灵活性方面有优势,也掌握了比较多的小微企业、小微个体的数据,并且中小银行存在较强的互联网化的动机和意愿。与城商银行为主的中小银行合作将成为互联网金融的下一个机会点。”

许建文则从互金从业者的视角提供了实际案例,“我们正在逐步加深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目前每月的合作规模达到了亿元级别。银行得到了传统渠道难以获取和覆盖的小微资产,我们得到了稳定的低成本资金,这是双赢的合作。”许建文进一步指出,互金调整洗牌之后,带来的将不单是互金领域的蜕变,更是整个中国金融体系和金融环境的蜕变。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