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依旧恶评如沸,特朗普还有可能连任吗?

6 赵灵敏 2018-1-26 14:08:40

特朗普将在达沃斯论坛上为“美国优先”贸易政策辩护

赵灵敏

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已经一年了。

这一年来,他的言行举止和竞选阶段并没有什么不同,某些方面甚至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他继续口无遮拦,热衷于给人起外号和羞辱别人,把所有不利于他的报道都斥为“假媒体”;他没有把生意交付信托或卖掉,而是让子女继续经营,很多国内外机构为了讨好他而争相预定各地的特朗普酒店,其中的利益冲突昭然若揭;他不顾劝阻,执意要推出针对几个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并试图推翻“奥巴马医改”;他和澳大利亚总理和墨西哥总统等多国元首争吵,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宣布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将海地和非洲称为“屎坑国家”,称呼金正恩为“火箭人”。这林林总总的行为,败坏了总统的道德权威,不断在美国国内外制造分裂,也折损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

因此,全世界和美国的主流媒体一直不看好特朗普,各国民众对特朗普的评价也不高。 1月19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与《华尔街日报》发布的联合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仅39%,是该民调启始以来执政满一年最不得民心的总统。多达57%受访者将特朗普的表现评为“不满意”,表示“极度不满意”者有51%,创下历史新高。这些都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特朗普的总统任期长不了,不是中途被弹劾下台,就是干满一届滚蛋。

然而,这种感觉很可能是不可靠的。一年多前的美国大选,特朗普就是在主流媒体制造的“他肯定选不上”的氛围中当选的,让全世界目瞪口呆。而从上任一年来的情况看,特朗普未来连任的可能性同样不能排除。这是因为:

首先,特朗普的基本盘没有散。虽然自由派为主的媒体不看好特朗普,国际上的评价也不高,但这些声音对大选来说无关紧要。因为自由派在2016年就不支持他,其他国家的人则根本就没有投票权,因此,根本问题是原来支持特朗普的人的态度。而根据前文提到的民调,曾在总统选举中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民中有91%的人回答“还支持特朗普”,这说明特朗普的基本盘仍在。这是因为驱赶非法移民,禁止穆斯林入境,退出TPP等举措,在信奉全球主义的媒体和主流精英眼中实属十恶不赦,但在特朗普的支持者眼里,这是他在不折不扣地兑现选举承诺。不但不会减分,反而是重要的加分因素。在这些人看来,特朗普简直是太靠谱了。

事实上,特朗普的重要支持群体白人低收入男性,在特朗普过去一年的施政中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特朗普税改就被公认是更有利于富人和大企业。据统计,约有45%的税收减免将会流向不足人口1%的收入高于50万美元的家庭,约有38%会流向约占人口0.3%的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家庭,而收入低于7.5万美元的大量低收入家庭处境很可能会不如从前。这些人放弃经济上的得失对特朗普不离不弃,这可能是近两年美国政治最大的谜团。

其次,共和党主流已经被特朗普驯服,对他的态度已经从最初的看不起和抗拒,转变为配合和逢迎。共和党主流原来是看不起特朗普的,一方面是因为特朗普炫富、浮夸的生活作风;另一方面是因为特朗普的竞选手法并非传统的君子之争,而是在竞选阶段把共和党高层讽刺挖苦了个遍,使得布什家族至今没有原谅特朗普。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渐渐发生了变化。现在除了麦凯恩等少数几个人之外,共和党高层几乎都团结在特朗普周围,在重要法案的投票上力撑他,部分人甚至不惜投其所好进行无底线地吹捧谄媚。

这在2017年6月特朗普内阁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表现尤为明显。在这场“史上最奇葩的内阁会议”上,以副总统彭斯为首的20多个内阁成员,在特朗普的暗示引导下争相对他表忠心。彭斯的说法是:“能为一位对美国人民坚守承诺的总统担任副总统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时任白宫办公厅主任普利巴斯则说“能为你服务是我们的福分。”事后,美国媒体以表态的谄媚和恶心程度对各人打了分,公认只有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国防部长马蒂斯等少数几个前将军不为所动,保持住了尊严和体面。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不是因为这些人真正开始喜欢特朗普,而是这样做有利可图。因为不管喜不喜欢,特朗普已经成了总统,手中掌握了大量行政资源,可以提名部长和法官等上千个重要职位。另外,特朗普通过煽动仇恨、找替罪羊等方式,从民主党那里把白人中下层这个群体争取过来,而这种民粹的动员能力,对议员的连任至关重要,这一点已经在过去一年的几次选举中得到了证实。《金融时报》近期的一篇专栏,就把这种现象形象地描述为“如果说特朗普是有袋类动物,那么共和党就在他的育儿袋里。”

第三,很多人寄予厚望的弹劾,成事的可能性并不大。当前,共和党手握参众两院多数议席,在当今美国政治尖锐对立的情况下,保特朗普就是保共和党自己,而没有共和党的支持,弹劾根本不可能。未来,除非民主党在国会中期选举中实现翻盘,或者“通俄门”的调查出现重大突破,否则特朗普还是会在争议和不满中做满4年甚至8年。(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