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亚非: 三胞“王大妈”模式 走向全球

6 王俊仙 2018-3-2 17:32:21

王俊仙

在三胞集团总部大楼的大厅里,一幅手书标语赫然醒目:“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呼唤伟大的民族企业”。今年已经54岁的袁亚非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大多穿着他标志性的休闲西装,并配上不打领带的白衬衫。

实际上,这种半正式的风格,也可以在与袁亚非的交流中体会到。在与《华夏时报》记者的交谈中,袁亚非说话直爽坦率,幽默风趣,让采访氛围和谐轻松。

1993年从政府机关辞职下海创业,袁亚非在三胞集团的发展过程中,一直扎根实业,致力于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推动企业转型发展。近年来,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下,袁亚非带领三胞集团借力世界经验,促进国内产业转型升级,使中国有望在细胞免疫治疗、养老领域实现跨越发展。

风起于厕所边

袁亚非是典型的“92派”。受邓小平南方谈话感召,1993年袁亚非辞去了南京市雨花台区机关秘书的职务,正式下海。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抓住了“从深圳倒计算机配件到珠江路卖”的商机。

“做生意肯定要人流,人越多的地方越好,就像我创业的时候是卖电脑,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电脑城里去。”袁亚非如此解释他首选珠江路电脑城落户的原因。

当记者问他当时选铺在电脑城厕所旁边是否是有心为之时,袁亚非一口否认:“什么有心为之,因为穷!”

袁亚非说,当时电脑城所有的电脑铺面都很贵,唯一靠厕所的那一间租不掉,因为臭,但是价格便宜,40平方才1万多块钱1年,“所以我就用1万多块钱租了那个铺,在上厕所的那个走道牌上写上了‘三胞电脑’的招牌。大家都要上厕所,三胞电脑的招牌也成了电脑城最吸睛的广告牌。半年以后,我就把这个电子城一半的铺面租下来了。”

袁亚非的秘诀,是出奇制胜和利用信用。

作为曾经的华东电子第一街,珠江路电脑城的人流量无疑符合袁亚非的要求,但是电脑城商铺林立,竞争十分激烈。如何在这些商铺中脱颖而出?

袁亚非走了一步别人想不到的棋——每周花100元为自己的产品在报纸上做广告。他成为南京IT行业第一个吃广告螃蟹的人。广告词他至今记忆犹新:“三胞电脑≥兼容机世界,≤全市最低价”,后来又改为“≤全省最低价”、“≤全国最低价”。掌握了低价利器和宣传阵地,后来者袁亚非的生意很快门庭若市,订货电话应接不暇。

“1万块钱租店面,5000块钱打广告,我还剩下5000块钱,那5000块钱去干啥呢?”袁亚非的眼神透露出商人特有的精明,“我去赊货,赊了5万块钱的货,结果一个星期就卖完啦;卖完以后,我拿5万块钱很快还给人家,接着赊了50万的货,当然很快50万的货在一两个星期之内都卖完啦;然后我又开始拿着50万的钱,赊来500万的货。”

先极致,再跨界

袁亚非是一个不断鞭策自己学习的人,而爱学习也成为他事业不断扩张的奠基石。

2000年底,袁亚非在南京开设了宏图三胞的第一家门店,800平米的单店营业面积,现场“明厨明档”的电脑生产线,“不高兴就退货,价格高就退货”的“九大承诺”,在没有“三包”服务的当时,令全国电脑业咋舌不已。

而这是袁亚非借鉴融合了沃尔玛(Wal-Mart)、戴尔(Dell)以及麦当劳(McDonald's)的成功经验,形成的一种独特的大规模、标准化、连锁直销的IT经营新模式——“WDM”模式,他开玩笑地称这个模式为“王大妈”模式。

袁亚非很钦佩上述3家企业,他认为沃尔玛物品齐全,给顾客感觉很舒服;戴尔代表简单和直销;麦当劳代表标准化的管理模式,而他则将三者的特点结合起来,开了家真正把电脑当作生活用品销售的宏图三胞。这种将电脑标准化连锁销售的模式,引领了当时中国IT销售的重大变革。

2004年以后,袁亚非带领企业进入稳定快速的发展期;2005年,三胞集团重组了江苏省第一家信息产业上市公司宏图高科;2009年,三胞收购广州金鹏;2011年6月,三胞成为南京新百的第一大股东。

时隔数年,三胞集团已经成为一个跨百货、3C、养老、医疗、金融、地产等多个行业的多元化企业集团,“什么是跨界?跨界就是协同,互联网社会,你必须要在某个领域做到最大、最专业,然后才可以跨界。”袁亚非总结称,三胞的逻辑就是:先极致,再跨界。

开启国际化,用未来定义未来

“十八大召开前的3年,我始终在做一件事,就是不断地出售大量重资产业务。”袁亚非透露,他判断的依据很简单,因为中央明确提出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经济发展要从投资拉动型向消费驱动型转变,那么企业也必须转型,那种资产价格暴涨的企业发展模式一定是难以为继的,“因为这些,三胞集团积累了大量的现金,也就有了后来的收购。”

2013年9月,国家提出了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的“一带一路”倡议,响应国家“走出去”号召,三胞集团2014年开启了国际化步伐。

在三胞集团企业展厅的“三胞大事记”中,其中一部分是三胞集团、旗下企业及战略合作伙伴近年来的海外并购:英国老牌百货House of Fraser、以色列养老服务企业Natali、美国新奇乐连锁品牌Brookstone、英国知名玩具店Hamleys、首个及唯一被美国FDA 批准的前列腺癌细胞免疫疗法Provenge等。

“Future defines future,用未来定义未来。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那我们就把未来的东西买过来,然后用来建立自己的未来。这就是三胞逻辑。”袁亚非解释,三胞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通过布局全球渠道,不仅要把海外好的品牌、先进的技术和服务带进国内,促进国内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推动了“中国智造”和“中国品牌”走向世界。“我们海外并购的企业都是和我们国内企业相关的,也是我国相关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三胞集团通过并购国外优秀企业,引进其先进的运营模式和管理系统,对国内企业的转型升级起到助推作用,快速实现跨越发展。”

袁亚非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我们不可能老坐在家里闭门造车,我们要借助外力,学习人家先进的经验,我们‘走出去’买了别人的企业,更重要的是买了别人的方法论,买了别人的系统,反过来对国内的商业进行升级换代。”

对于海外并购后的管理问题,袁亚非有自己的“杀手锏”,那就是“中国传统儒家思想与西方现代管理相结合”,“在跨文化管理上,三胞首先遵循的是尊重这一原则,多元文化之间相互尊重;其次,我们遵循的是业务协同原则,并购之后,三胞强调更多的是产业与产业协同、模式与模式互补、资源与资源共享,而不是融合,妥善地处理与并购企业之间的管理和文化差异。”

“如果国家不发展,我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法发展。”在采访中,袁亚非多次感叹国家发展带来的机遇,“三胞集团的成功并不是我个人有多大本事,主要得益于生在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家和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才有了今天的三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