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R是不是一个幸存者偏差

6 程凯 2018-6-9 00:17:32

程凯

刚刚过去的,是充满创新意识的一周,证监会公布CDR新规,市场开始真正等待腾讯、阿里巴巴;工业富联上市首日大涨44%,总市值达3905亿元,位居A股市值第14名,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

但是,我们有一件必须要搞清楚的事,创新和风险承担基本上是一个同义词,否则,我们也不会听到什么“创造性毁灭”的说法了。

证监会在6日的晚上正式发布一系列新规则,为创新企业在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也就是CDR做好了制度安排。新的《管理办法》明确了存托凭证的法律适用和基本监管原则,对存托凭证的发行、上市、交易、信息披露制度等作出了具体安排,修改后的《首发办法》等文件,明确规定符合条件的创新试点企业不再适用有关盈利及“不存在未弥补亏损”的发行条件。

万事俱备,连东风也有了。

证监会的负责人表示,只要是符合国家战略的、掌握核心技术的、市场认可度高的创新企业,在国内资本市场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都给予支持。

当然,为了防范风险,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证监会也会设定严格的试点企业选取标准和选取机制。证监会还要求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根据企业各自情况,科学设计发行方案,对机构投资者参与询价建立合理有效的激励和约束机制,促进专业机构投资者积极参与、审慎报价。希望市场各方理性投资,不要跟风炒作,共同推进试点工作的顺利开展。

不过很显然,大家一般只会关注前半段话,后半段话是听不进去的。如果是符合国家战略的企业是掌握了核心技术的企业,还是证监会严格挑选好了的企业,为什么不抢着买?这和抢房没有本质的区别。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就像一般人不会把创新和风险直接挂钩一样,创新这个词一听就是好的,创新是可以挣到大钱的,因为我们看到的都是幸存者,没有看到创新当中更多的失败者。

有意思的是今年的高考作文全国卷2就是一个类似的题目:

“二战期间,为了加强对战机的防护,英美军方调查了作战后幸存飞机上弹痕的分布,决定哪里弹痕多就加强哪里,然而统计学家沃德力排众议,指出更应该注意弹痕少的部位,因为这些部位受到重创的战机,很难有机会返航,而这部分数据被忽略了。事实证明,沃德是正确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为什么沃德是对的?可以有一个合理的假设,那就是一架战斗机在激战过程中,机身受到的攻击是相对平均的,也就是大体上每个部位出现的弹痕应该一致才对,如果幸存飞回来的飞机,我们能看到有的地方弹痕多,有的地方弹痕少,那只能说明,幸存者弹痕少的地方,正是牺牲者弹痕多的地方。

对这种现象早就有了一个标准的称呼,幸存者偏差,我们在幸存者身上看到的所谓规律往往都是错误的,而大量的牺牲掉的东西,无论是战斗机,还是创业企业,我们都是看不到的。

今天能够发行CDR的创新性企业,而且还是又被精挑细选过一遍的创新企业,其实也是一样,它们都已经是幸存者了,甚至在很多方面都已经是垄断者,公司自然是好公司,企业创新的风险期其实已经过去了。

这样的好企业,难道不该抢吗?问题又出来了,已经创新成熟了的企业,风险会在哪里?风险就在于大家预期的一致性上,只是因为所有人都看好,那么就没有什么出乎人意料的机会。投资真正的风险不在乎企业好不好,而在于价格高不高。能够发行出来的CDR,当你真正能够买到的时候,大概价格已经很高、很高了。

这一点不需要太多的例子,已经回归A股的360,你去看一看它的股价走势,就一目了然了。这又有什么不对吗?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的,投资从来都是巨大的风险,只不过你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有没有这个风险承受能力罢了。

就像华平投资的创始者威廉-H-詹韦所说的,经济创新从来都是肇始于科学发现,在投机泡沫中走向辉煌,现金流将为创业者赢得时间。

消灭波动和风险是不可能的,控制往往意味着更大的波动和风险,相反,还要充分利用它们,我们能做的,只是控制住风险承受能力。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