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P2P暴雷潮牵出香港上市公司 投融长富拟进军区块链

6 徐超 2018-7-10 17:42:28

本报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过去的一周,从上海蔓延过来的互金公司(P2P)暴雷潮,把有“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之称的杭州,给雷得外焦里嫩。

短短一周时间,杭州有多达9家P2P公司出事,出现逾期、提现困难、甚至负责人跑路的情况,其中不乏牛板金这样的大户。杭州警方也是接连发布公告,对出事的互金公司立案侦查。

7月9日,和香港上市的投融长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投融长富”,850.HK)相关的三家互金平台投融家、萌小薪、多多理财(俗称“投融系”)也相继出险。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就在7月3日,投融长富突然公告停牌,但未告知具体内容。公司还公告称,无法如所公布于2018年6月29日刊发2018年全年业绩。但就在6月29日,投融长富还公告称,要在杭州成立新的基金投资区块链。

旗下平台呼吁报警抓实控人

在上海“四大民间高返平台”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相继出险、全军覆没之后,多米诺骨牌效应蔓延到了杭州。短短10来天,曾经“名噪一时”的牛板金、人人爱家、投融家等P2P网贷平台相继沦陷。

initpintu_副本.jpg

图片6_副本_副本.png

图片8_副本_副本.png

投融家是杭州一家较为出名的P2P公司。法人代表为李振军,运营主体为杭州投融谱华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股东为杭州投融长富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和杭州瑞蓄天长股权投资 合伙企业。其中,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杭州投融长富金融服务集团,系投融长富(00850)控股股东。投融家官网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8日,投融家累计借贷金额超103亿元,累计借贷笔数1036876笔,借贷余额17.2亿元,累计借款人数19111人。

李振军名下另外还有多多理财和萌小薪等理财平台,这次也一并出事。尤其是多多理财,不仅在官网发布公告,称产品逾期、平台失控外,还主动呼吁投资者向警方报案,尽可能限制李振军和财务总监出境,以防止两人跑路。

图片3_副本.png

不过截至7月10日,警方并没有发布针对“投融系”三家平台以及李振军的案件公告。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分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因为涉及敏感,关于P2P的案情发布,都由市局统一指挥。杭州市公安局相关人士则告诉记者,关于P2P公司的相关案情,都以警方发布的公告为准,其他情况无法另行告知。

李振军原本拟进军区块链

公告显示,投融长富集团有限公司(前称为中亚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主要业务为投资控股。附属公司之主要业务为商品贸易、开采及销售原油、销售化工产品、提供勘探钻井服 务、物业投资、贷款业务、证券经纪及保险经纪。

7月3日,投融长富发布停牌公告后,至今没有复牌。同一天,还公告披露,无法如所公布于2018年6月29日刊发2018年全年业绩。“而由于本公司核数师(「核数师」)需要更多时间进行及完成其就二零一八年全年业绩之审核工作,故二零一八年全年业绩将延迟刊发。年报亦可能因而延迟寄发。”

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第13.49(1)及13.46(1)条,投融长富须于不迟于财政年度结束后三个月(即2018年6月30日或之前)刊发2018年全年业绩,及不迟于财政年度结束后四个 月(即2018年7月31日或之前)向公司股东(「股东」)寄发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年度之年报(「年报」)。

3月29日,投融长富曾发布盈利警告,称“根据目前可得资料,董事会谨此知会本公司股东及潜在投资者,预期本集团于截至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录得之集团收益与于截至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录得之集团收益相比将显著下降,集团利润于截至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将因此而下降。”有分析认为,“投融系”三家平台出险,和投融长富业绩下滑或有关联。但目前,记者无法联系上李振军,具体情况尚不明朗。

国际地产资管公司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表示,如果实控人涉嫌犯罪的话,就不能担任董事,必须要辞职。如果犯罪行为和上市公司有关,独董还要提出调查,调查结果还要让公众满意,才能复牌。如果实控人的犯罪行为对上市公司的业务产生影响,相关情况肯定是要公告,这属于上市公司敏感信息。

投融长富6月29日发布的公告则显示,虽然业绩不佳,李振军已经开始动起了区块链的脑筋。

公告显示,投融长富旗下浙江投融长富控股有限公司,与杭州雄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就成立基金以投资有关区块链技术及基础设施之项目订立一份谅解备忘录。

根据备忘录,基金规模10亿,期限5年,定在7月10日前签署正式协议,8月中旬为基金募集资金,同时投入运作。而现在看来,这个投资区块链的基金可能“胎死腹中”。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夏申茶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