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农不敢卖,蒜商不敢收 大蒜库存或创400万吨历史天量

6 张智 2018-8-10 13:44:48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8月10日,往年收储已经接近尾声的大蒜,今年市场上却还有接近三成未收储。

自从7月13日,大蒜创下0.72元的10年新低之后,一直不温不火的大蒜收储更是陷入了一个怪圈:蒜农不敢卖,蒜商不敢收。大蒜交易此时俨然成为一场心理战,然而,你进我退的来往交锋下,却仅仅让大蒜价格上下波动了0.1、0.2元左右。

“今年蒜商很谨慎,因为去年都赔钱赔的很惨,让人记忆犹新,今年的收储态度都非常冷静、理性,遇高价不收,遇次货不收。” 国际大蒜贸易网研究员石正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蒜商不得不冷静。2017年6-8月,我国大蒜入库量为310万吨,相比2016年足足增长了120万吨,增幅高达63.16%,创下了近五年来最高的纪录。然而,高库存却遇上销售难,一年时间过去,去年收储的大蒜,到现在还有40万吨尚未销售出去。

库蒜未尽,新蒜又来。在增产扩种的背景下,今年全国大蒜预计产量在1000万吨左右,预计新老大蒜库存总量在400万吨左右。这一数量远超2008年库存总量,中国大蒜网不得不先后两次发出严重风险预警。

但一个难题是,再不收储,到8月15日左右,大蒜就该抽芽了。抽芽之后,大蒜质量下降,除了部分出口加工之外,几乎不能再用。

收还是不收,两难中,蒜商不得不再次走上切片自救的路。

十年新低

今年的收储季,比往年晚了20多天。

伴随着延迟的收储同步而来的,是今年大蒜低于10年来同期均价低两成以上的价格,以及大量新蒜的滞销。

在河北邯郸的大名县,10万亩总产量15万吨的大蒜遭遇了尴尬,尽管价格创十年最低,但当地仍有一半的大蒜还没有找到买主。

“一亩大蒜的成本至少2000多块钱,按照亩产2500斤左右计算,每斤大蒜卖到8毛钱以上才能收回成本。”大名县种蒜大户郭连锁说。

然而,这个往年看起来十分低廉的价格,在今年收储季中,却很难触碰。市场上,一般混级落地价约为0.72-075元,次级价格更是有价无市,只有质量好的大蒜,才能以略高的价格销售出去。蒜农忙活一年,一亩地赔了近800元。

大蒜价格过低,让许多蒜农不得不将大蒜储存在家中等待市场回暖。不过,大蒜收储必须放入冷库中储存,每斤的费用大概0.2元,这无形当中又增加了成本。

事实上,从2016年大蒜达到10多元一斤的“天价”之后,近两年大蒜价格一直在走下坡路。从2017年5月新蒜季开始,市场价格迅速下跌,随后冷库蒜销售价格持续低位运行;2018年鲜蒜及早熟蒜上市后价格继续下跌,6月份全国大蒜平均批发价为每公斤4.23元,环比跌9.2%,同比跌36.9%。从上半年批发均价看,同比跌幅达55.5%,较近10年同期平均价格跌20%以上。

但与此同时,受2016年高蒜价影响,2017、2018年全国大蒜种植面积持续增长,增幅分别为20.8%和8.0%,大蒜种植面积创新高。加上今年春季主要大蒜产区整体气温偏高,光照正常,单产保持较高水平,供大于求行情再现。

这也使得蒜商的收储更加谨慎。

“去年行情实在太差,让很多人都心生退意,今年蒜商少了能有三分之一。今年形势也很严峻,因为去年的300多吨库存,全都是新蒜,今年新蒜之外,还有大量去年的老蒜,怎么消化这些库存,谁都得掂量掂量。”一位“大蒜之乡”金乡蒜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经历过暴涨暴跌的蒜商,今年极为理性,达到预期价格就收购,超过预期价格就停止收购。

不过,进入收储期最后几天,大蒜市场也开始活跃。

“金乡上周大蒜交易价格呈现v字态势运行,总体走势小幅上涨,金乡蒜农手中的大蒜数量减少,好蒜开始惜售,质量一般的蒜要价也硬气。金乡储存商开库收购积极,在路上截蒜收购的很多,能拉到市场上出售的很少。”石正科表示。

根据山东金乡大蒜批发市场信息中心对7月30日—8月5日大蒜行情监测,新蒜级蒜上周平均价格为2.40元/公斤,较此前2.30元/公斤上涨4.35%,大蒜价格小幅上涨。大蒜上周成交量为63754吨,较此前60382吨上涨5.58%,成交额为15300.96万元,较此前13887.86万元上涨10.18%。

据石正科介绍,由于河南蒜价格低于金乡,大储存商基本上去河南采购,每天运到金乡的大蒜在1.5-2.0万吨,8月2日从河南运到金乡的大蒜达到2万多吨,创单日历史最高量。入库采购进入高峰期。

库存预警

尽管收储正在进行中,但库存中剩余的40万吨大蒜和不断告急的冷库,已经为高库存敲响了警钟。在金乡,部分蒜薹不得不低价出库,辣椒出库也加速进行中,都是为了大蒜收购在腾库。

“虽然今年大蒜主产区是产量单产略减的状态,由于新增面积产量相比较高,但加上剩余库存老蒜,估计总量会在400万吨左右。”石正科表示。

然而,去年310万的库存,已经将蒜价压至低谷,蒜商、蒜农均损失惨重。而今年,创历史记录的库存,再次成为悬在蒜商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一个隐藏的风险是,大蒜销售时间的压缩。

按照中国大蒜网的预测,今年大蒜入库开始时间晚于去年,同时总产量大于去年,这意味着库外蒜结束时间也可能晚于去年。按照11月中旬库外蒜结束计算,至来年6月新蒜上市,去掉过年期间不可交易的半个月,最佳可销售时间约6个月,以最大销售量每月40万吨来计算,2018年库蒜约能卖出240-260万吨的数量。

这意味着或有140万吨以上大蒜滞销。

不过,从去年的经验中,蒜商已经总结出了减少风险的方式:干蒜切片。

“干蒜和鲜蒜的储存时间不同,鲜蒜的时间基本就1年,新蒜下来后,库蒜无论是销售还是质量都已经不行了,但干蒜可以储存4-6年,切片蒜也是出口的主要产品,国外缺口大,价格也有优势。”上述蒜商表示。

切片自救在金乡已经轰轰烈烈的进行中。在金乡,拉满鲜蒜的货车在蒜片企业大门外排起了长队。蒜片企业基本上是每条生产线都是开组马力生产,金乡大约有75条生产线在生产蒜片,日消耗大蒜6000多吨,是最近几年来最高峰;出口量也有所增加,加工大蒜出口的企业在市场上大量采购高品质大蒜,也为大蒜市场的活跃增加了动力。

“由于蒜价便宜,今年脱水蒜是近年来数量最大的一年,预计脱水蒜消耗大蒜150—180万吨左右,这样的消耗让市场稍微平衡,部分蒜商可能会因此盈利。”石正科表示。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陈岩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