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究竟裁员多少? 苹果破坏力压向整条供应链

6 卢晓 2018-11-30 20:37:08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2018年的冬天,裁员的传闻来的多了一些。这其中,包括员工超过百万的代工巨头富士康。

11月28日,富士康科技集团相关人士给《华夏时报》记者发来的声明确认,其美国印第安纳州子公司的组装业务单位近期将进行运营组织调整。在此之前,其两家美国子公司被传将在未来3个月内裁撤155名员工。而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近日则刚否认了10万人的裁员传闻。

需要看到的是,苹果砍单、股价低迷、年关难过……这些被认为会影响富士康裁员的要素已经波及到整条苹果产业链。而苹果供应链所代表的电子制造业承压,则更加折射出实体经济的冷暖:冬天已经来了。

裁员传闻频传

尽管没有透露具体细节,但富士康确认了其在美国的最新裁员计划。

上述声明显示,富士康在美国的裁员源于客户产品需求策略的变化,该厂区经过人力调整后仍将保持运转。富士康还强调,这次调整对集团其他单位并无影响。

155人的裁员计划,相对富士康此前10万人的裁员传闻只是一个小数字。

此前有消息称,为应对明年全球严峻的市场情况,富士康拟砍掉200亿元人民币的开支,其中iPhone组装事业规划削减费用60亿元。消息还称,富士康计划裁掉10%的非技术员工,约为10万人。

11月22日,富士康发出了六点澄清声明。富士康相关人士发给记者的这份声明显示,这次费用和资源重分配是富士康每年经营规划的一部分。“费用缩减主要针对集团经营绩效未达标单位及获利表现不如预期的对外投资,并涉及如行政、事务、物流等周边费用,但不包括集团研发及新产品开发经费。”

这份声明还显示,此次集团对费用的检视,范围包括泛鸿海富士康集团体系下属数百家公司,并不仅仅局限于鸿海富士康本身。

而郭台铭11月24日接受采访时在否认大幅裁员传闻的同时,还表示不会削减研发开支。他同时称:“至少到明年1月前,我们的业务发展势头会一直保持很好的状态。”

苹果的破坏力

富士康大客户苹果的砍单,被认为是导致富士康裁员传闻频传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方面此前称据其了解,苹果已对富士康砍掉10%的iPhone XS和iPhone XS Max手机订单,同时其还对另一代工厂和硕砍单10%。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富士康承接了苹果iPhone XS和iPhone XS Max的主要组装订单,价格较为便宜的iPhone XR则由富士康与和硕一起分担。而有意思的是,公开资料显示,每逢年末苹果手机大都会爆出供应链砍单传闻。

除了被指价格日高、缺乏创新等自身原因外,苹果手机面临的还是一个全球下滑的智能手机市场。IDC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降低了6%,这也是这个市场连续四个季度出现同比下滑。同期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则下滑了10.2%。其中苹果以760万台的出货量排名第五,但同比下滑12.9%。

富士康早想减轻自己的苹果依赖症。郭台铭在今年1月31日举行的鸿海临时股东大会上曾说:“大家一直把我们当成代工厂,把我们和苹果连在一起。但鸿海将从硬件公司转型成平台公司。”

富士康在上述六点声明中也提道,“富士康正积极朝工业互联网转型发展,这是一项长期演进的工作。借助大数据、AI及自动化发展成果,目前工业互联网在集团内部推行已初显成效。”

但转型工业互联网确实是一项长期工作。今年6月,富士康旗下要进军工业互联网的工业富联(601138.SH)在A股上市。2018年半年报显示,通信网络设备业务和云服务设备业务占据工业富联总营收的99.6%。其余份额则被精密工具、工业机器人、工业互联网等业务瓜分。

此外,工业富联今年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32.09%,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则仅为2.69%。11月29日,工业富联收盘价为11.46元,相较其上市后的最高价已下滑56.5%。

而在今年5月曾实施减资20%的鸿海精密(2317.TW)也同样未能提振股价。

11月29日,鸿海精密收盘价为72.4新台币,自今年以来已经下滑23.21%。而在11月20日,鸿海精密的市值还自2013年11月以来首度跌破了1万亿新台币大关。但六个交易日后,鸿海精密已在11月28日重跨万亿门槛。

鸿海精密也同样面临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差距大的问题。财报显示,鸿海精密今年前三季度其营收同比增长17.1%,但同期净利润仅同比增长3.4%。同时其当期应收账款净额同比增长57.5%,存货同比增长39.4%,经营净现金流当期则由正转负,同比下滑641.6%。

实体经济遇冷

外媒报道称,富士康在一份内部备忘录预计2019年将是“非常困难和竞争非常激烈的一年”。而压力已经蔓延至整条苹果产业链。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在市场对iPhone需求疲软之际,富士康的境况反映出全球电子产业陷入了恐慌。

从全球来看,已有4家主要的iPhone零部件供应商在一周内下调了业绩预期。11月15日,为iPhone手机供应环境光传感器的奥地利AMS公司将其第四季度营收预期下调了约16%。AMS表示,下调业绩预期主要因为“来自一家消费者领域大客户的订单量在近期出现了下滑”。此外,下调业绩预期的还有为苹果供应手机屏幕的Japan Display、为苹果供应Face ID 3D传感器的Lumentum,以及供应RF芯片的Qorvo。

苹果的国内供应商也压力巨大。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20日在纳入观察的36只苹果概念股中,共有10只个股今年跌幅超过50%,跌幅超过30%的则有26只。其中苹果的玻璃屏幕供应商蓝思科技(300433.SZ)11月29日的收盘价为7.71元,而其今年最高曾突破30元大关。在港股市场,为苹果提供麦克风的瑞声科技(02018.HK)11月29日收盘价为54.9港元,而其在今年3月的收盘价曾达到160港元。

进入11月,裁员和放假的消息也不时传来。苹果的玻璃镜片供应商伯恩光学惠州厂区在今年11月上旬停招,并要求劳务派遣公司撤走约5000名临时员工。苹果代工厂伟创力位于深圳的子公司伟创力塑胶科技则宣布从11月12日起到明年2月1日分6批次放长假。

电子制造业承受的压力是实体经济遇冷的缩影。11月3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11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录得50%,位于荣枯线的临界点。而此前这个数字曾连续27个月位于荣枯线上方。

责任编辑:黄兴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