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帽”后业绩下滑 负债5亿5收购年利润171万资产 郑州煤电“异象频出”遭质疑

6 葛爱峰 6 王鑫 2019-1-10 08:05:40

本报记者 葛爱峰 实习生 王鑫 郑州报道

近年来,在供给侧改革、去产能的大背景下,煤价大幅增长,且近两年来都维持高位运行态势。煤价上升使得煤企上市公司毛利提升,营收普遍增长,股价也随着业绩水涨船高。

然而,2013年以来,郑州煤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郑州煤电” 600121.SH)营收规模不增反减,主营业务被巨额物流收入冲淡,控股公司股份质押不断增加,被质疑利益输送,2015年至2016年更是因持续亏损“披星戴帽”。

事实上,2018年4月得以撤销股票退市风险警示成功“脱帽”。“脱帽”后的郑州煤电净利润却一路下滑,股价亦是“再创新低”。

营收因何骤降?

相关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郑州煤电营业收入持续下滑,2013年营业收入205.5亿元,至2017年已缩减为57.12亿元。郑州煤电近4年时间营收为何从200多亿降至50多亿的规模?

《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郑州煤电年报数据发现,郑州煤电主营业务收入构成主要有煤炭、电力、物资流通和铁路运输。2015年至2017年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19.96亿元、94.94亿元和57.12亿元,其中三年实现物流收入分别为91.49亿元、60.34亿元和14.0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郑州煤电2015年至2017年物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约为76.26%、63.56%和24.67%,以往年度高额的营业收入或是靠大额的物流收入所支撑,近年来物流收入的大幅缩减导致了营业收入的下滑。如此看来,物流收入似乎“喧宾夺主”,承担起了完成营收的主要业务。

记者计算数据得出,郑州煤电2015年至2017年扣除物流收入之后的营收分别为28.47亿元、34.6亿元和43.03亿元,这才呈现出与同行业煤企相一致的营收增长趋势。

郑州煤电称物流业务是公司煤炭主业的重要支撑板块,主要由供销公司负责,主要职能是确保公司各生产单位所需材料的统一采购与及时供应,降低公司采购成本。同时,在确保内部物资安全供应的前提下,依托公司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拓展外部贸易业务。

上海郑煤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郑煤”)和河南惠泽物资供销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惠泽”)是郑州煤电承担贸易重任的两家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上海郑煤总资产5.44亿元,当年实现净利润74万元;河南惠泽总资产1.33亿元,实现净利润137万元。同为销售材料设备的郑州煤电物资供销有限公司同年总资产12.9亿元,实现净利润1345.57万元。

2017年4月,郑州煤电发布公告称,要通过整体吸收合并的方式合并河南惠泽,合并后注销河南惠泽;对上海郑煤进行债权债务清理,清算后予以注销。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两公司均处于存续状态。

截至2018年半年报,上海郑煤总资产2.5亿元,净利润-120万元;河南惠泽总资产0.744亿元,净利润-23.44万元。

对于近年来营收骤降主要原因及河南惠泽与上海郑煤目前注销事项进展,郑州煤电证券处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营收下降原因参照公告披露内容,河南惠泽与上海郑煤事项正在进行中,具体以公告披露内容为主。

业绩滑坡股价暴跌

因2015年度至2016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2017年4月郑州煤电股票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按规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俗称“披星戴帽”。

2017年郑州煤电实现扭亏为盈化解了退市风险,于2018年4月得以撤销股票退市风险警示,成功“脱帽”。

摘帽3天后,郑州煤电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150万元,同比下降高达81%左右。

摘帽3个月后,郑州煤电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亿元,上年同期约为4.06亿元,同比下降75%左右。

摘帽后郑州煤电一季报、半年报业绩预告净利润相继出现大幅下滑让人大跌眼镜。三季报业绩继续滑坡更是让投资者忧心。

据郑州煤电三季报数据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6.55亿元,同比下降18.85%;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73.22%;基本每股收益0.1623元/股,同比减少73.21%;加权净资产收益率4.76%,较上年同期19.93%下降15.17%;

对于业绩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郑州煤电曾在2018上半年业绩预减公告中称,系煤炭产量同比下降同时成本同比上升。米村煤矿政策性关停后,2018年原煤产量计划为820万吨,上半年实际完成403万吨,较上年同期减少94万吨,同比下降19%。同时,上半年吨煤安全生产费用同比增长39%。此外,公司财务费用、水资源税及环境保护税等同比也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这些变动因素对于郑州煤电自身业绩影响的持续性或难短期获得消除。

此外,除了一路下滑的净利润,郑州煤电不合常理的现金流异象也引发投资者的关注。2018年前三季度,郑州煤电“收到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28.55亿元,其中正常借款取得的现金不过11.6亿元,而“支付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却高达13亿元。

记着分析发现,郑州煤电“收到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和“支付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规模均相对同行要大很多。相关数据显示,郑州煤电2018年前三季筹资活动的现金流进出,与陕西煤业相差不大,但无论营收,还是总资产规模,郑州煤电都仅为陕西煤业约十分之一的水平。

或许是业绩的持续滑坡给投资者带来了恐慌,郑州煤电股价自2017年9月以来便持续走低。2017年9月7日,公司股价最高7.46元/股,2018年10月19日盘中,郑州煤电股价创出近期新低最低跌至2.79元/股,仅一年左右,公司股价累计跌幅62.6%。

收购铁路运输处遭质疑

2018年12月21日,郑州煤电接到控股股东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郑煤集团”)将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办理质押登记手续的通知,郑煤集团将其持有的公司85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8.37%)质押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质押目的为融资补充流动资金。

截至公告披露日,郑煤集团共持有郑州煤电6.48亿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3.83%。其中累计质押股份2.85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43.98%,占公司总股本的28.07%。

控股公司的大额股份质押或透露了郑煤集团财务状况不佳,2017年郑州煤电以现金收购郑煤集团下属分公司—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铁路运输处(下称“铁路运输处”),更是被投资者质疑向郑煤集团利益输送。

郑州煤电2017年5月发布关于收购郑煤集团部分资产的关联交易公告称,本次交易是为了完善产业链条,减少关联交易,进一步提升郑州煤电煤炭主业配套服务工程建设,加快郑煤集团煤炭主业资产的整体上市步伐。

上述公告信息显示,2016年末,铁路运输处总资产5.89亿元,当年主营业务收入4203.28 万元,净利润 171.30 万元。截至2017年3月31日,铁路运输处总资产5.85 亿元;2017年1-3月主营业务收入1149.60 万元,实现净利润 37.64 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郑州煤电收购铁路运输处资产,虽然交易价款5900余万元与资产评估净值相当,但郑州煤电因该笔交易对郑煤集团负债5.53亿元,而收购来的铁路运输处,年利润不过170余万元,依此利润计算,经营300多年或才能弥补负债。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