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汽车 视点 慈善 评论 台海

人民币汹涌五月:加征关税前夜多空暗战,金融监管层密集发声

肖君秀 2019-5-31 21:30:38

本报记者 肖君秀 深圳报道

“6.94附近这个位置,市场不敢贸然做多,也不敢轻易做空,是比较纠结的位置。”5月30日,香港一外资银行外汇交易员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中美贸易摩擦行至关键时刻,6月1日,将是美国宣布对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至25%的生效日期,美国又在谋划一张什么样的新牌呢?全球资本市场都在密切关注。

人民币汇率5月以来大幅波动,贬值幅度接近3%,香港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冲至6.94关口时央行果断出手,使之镇守在该位置之内,未再有进一步贬值的苗头。

事实上,近期央行已有5位人士走出来喊话人民币“稳定”,这在过去很少出现,也表明了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的态度。

人民币汇率究竟能否破7,市场争辩声起分歧加大,那么央行的“底线”是什么位置?对此,5月31日,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日本回答提问时表示,“ 7”不见得要当做是汇率的底线,汇率也不必过分关注所谓整数位,中国依然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决定机制。“总体而言,如果把它(七)当作底线,这可能有点反应过度了。”

空头偷袭6.94关口

美国正式加征关税的前夜,人民币汇率又在悄悄向6.94关口靠近,试探贬值方向能否再进一步。

5月31日,香港离岸人民币汇率早盘最高冲至6.9379,再次贴近6.94关口。此前央行及时行动,已将离岸人民币从最高6.9491位置拉回来,最低已至6.90位置。但是最近四天离岸人民币汇率又小碎步爬到6.93关口位置,并试图向7的方向移动。

离岸人民币汇率成为风向标,在岸人民币这一轮也跌到了6.91关口,人民币中间价走到了6.89位置,破6.9只是一步之遥。

“近段时间,每天先要看看人民币汇率是否波动厉害,再决定操作。”深圳一投资公司总监表示,每当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股市也会受到干扰。

人民币汇率急跌,A股也保持了“共震”。A股在5月1日假期之前,上证指数还处于3078点的位置,到了5月19日已跌破3000点,跌至了2870点。市场此前认为A股3000点是底线,然而并没有。

“这一次主要是贸易摩擦造成,市场心理预期使波动幅度加大。”上述香港交易员认为,人民币汇率经历贸易摩擦之后会出现暂时的稳定。

5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国强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称,近期,受中美经贸摩擦影响,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定幅度的贬值。应当说,汇率对市场预期有所反应是市场经济的内在逻辑,也是汇率发挥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的体现。

中美贸易摩擦加大,美国将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关税加至25%,市场预期冲击使人民币快速贬值,的确有利于我国出口,但是是否越贬值对出口就越有利呢?

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固收首席分析师黄文涛认为,由于关税进一步提高,5%的贬值幅度对于此前10%的关税可能有显著的对冲作用。但当税率提高到25%,贬值的对冲效果则相对微弱。通过汇率贬值来应对贸易战、促进出口的空间可能相对有限,应对贸易战的重点应该放在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优化经济结构、增强增长内生动能等方面。

人民币汇率弹性加大

“我们现在完全是自己吓自己,人民币汇率如果由7变为7.1,中国并不会出现大问题。”5月29日,在2019年金融街论坛年会分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提出了“人民币汇率破7”的观点。

在他看来,目前的宏观经济形势要求汇率具有较大弹性。名义有效汇率升值对中国的出口不利,加上外部因素的影响,应当实行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而一旦采取了这样的政策,可能迟早再次面临是否允许人民币破7的问题。

那么,人民币汇率究竟能否破7?

“对于自由浮动的货币来说,一天1%-2%的波动才算是大冲击,其他都可以视作正常波动。”一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中环资产投资公司董事总经理杨延德告诉本报记者,破不破7,其实从基本面上来看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对市场的心理冲击大,7的整数关口会加强市场的贬值预期,下挫力往往加大。

事实上,人民币汇率弹性正在加大,比如2018年离岸人民币从6.23位置大幅波动冲至6.98。人民币汇率更多地体现了市场的行为,央行已经很少干扰,除非出现极端情况。这一次,央行及时出手在离岸发行200亿央票,将离岸人民币汇率稳在6.94关口之内。

然而,市场近日有声音认为,并非要守住7关口,破7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25%之后,对我国GDP的影响市场各家机构测算结果不一,拖累我国GDP增速幅度在0.2-0.65个百分点之间。如果中美两国对彼此所有商品全面加征25%关税,IMF测算的结果是,将拖累我国经济增速0.5-1.5个百分点。

美国此次加征关税对我国经济造成冲击,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应声而贬,这是市场对未来经济作出的反应。

对于人民币汇率近期贬值,5月29日,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接受采访时表示,人民币汇率的变化,是根据供求关系所调整的,不仅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危害,还是对经济有好处的。对中国来讲,汇率改革好几轮了,对外开放在逐步加大,汇率机制也更加完善,更加反映货币的真实价值、反映供求关系,与此同时货币的好用程度或可自由使用的程度越来越高,世界上愿意接受使用人民币做贸易、做投资、做储备的国家会越来越多,所以,变化是合适的,是一个正向的相互作用。

既然破7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自己吓自己”,那么,是不是人民币近期就会破7?央行的态度和声音至关重要。

央行的“底线”

人民币汇率5月冲破多道关口,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央行接连出招。

央行多位人士最近纷纷针对人民币汇率喊话“稳定”,并且在香港进行了一次200亿央票的操作,离岸市场人民币稳定在6.94关口,从而使人民币汇率与破7保持适当的距离。此后,央行又在微博上预告,近期要在香港再发央票,人民币汇率稳稳地守住了6.94,近期再也没有“撒野”过。

市场喊出人民币汇率破7,央行却将人民币汇率镇守在6.94关口“安全线”,以防这一波破7。

5月20日,央行盛松成撰文称,目前人民币汇率破7总体上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对中国弊大于利。汇率如跌破关键点位,可能对市场信心带来较大冲击,加大资本外流压力,甚至有可能在未来中美经贸谈判中“授人以柄”,使问题更复杂,导致贸易摩擦升级。

在他看来,出口产品无法持续地依靠低廉的价格获取竞争优势,如果放任人民币贬值,难以激励企业提高产品质量、提升核心竞争力。当然,也不应该放任汇率大幅升值,避免在升值方向上人民币汇率的超调。

人民币汇率适度贬值有利于出口。然而,人民币大幅贬值美国也不愿意看到,过度贬值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近期央行已有5位人士走出来喊话人民币“稳定”,这在过去很少出现,表明了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的态度。

5月30日,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论坛上,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演讲时称,稳步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发挥汇率调节国际收支和宏观经济自动稳定器的功能,稳定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等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5月28日,央行行长易纲在近期中债指数专家指导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的讲话公开,表示对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充满信心,中国和美国十年期国债利差仍处于较为舒服的区间,美联储加息可能性降低,这些都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

5月23日,央行副行长、金稳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国强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们对汇率波动并不陌生,近年来在应对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政策工具储备充足,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宏观审慎管理,稳定市场预期。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扩大金融开放,调整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为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提供根本支持。

5月19日,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完全有基础、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中国外汇市场稳定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市场喊破7暂时不用理,关键看央行的态度,近期破7的可能性很小。”上述香港外汇交易员说,未来是否破7还要看经济基本面,以及美国是否对剩余出口加征关税。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