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汽车 视点 慈善 评论 台海

天神娱乐四年市值缩水10倍 商誉雪崩危机后如何翻身?

何青汉 张杰 2019-6-12 14:04:18

见习记者 何青汉 本报记者 张杰 北京报道

正当拍下巴菲特天价午餐的孙宇晨“意气风发”之时,昔日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朱晔和他创建的天神娱乐却并不好过。

一直到6月12日中午,天神娱乐都没有发布深交所关于其年报的问询函。此前在5月24日,在天神娱乐发布年报近一个月后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并要求于6月3日前回复。然而6月3日等来的却是天神娱乐延期披露问询函回复的公告。

《华夏时报》记者在近日致电天神娱乐董秘办公室,对方回应回复函已写好,会在深交所复核后于近期披露。但时间过去近一周,天神娱乐仍未披露任何回复。

年报受问询、巨额商誉暴雷、欠债逾期、诉讼缠身……天神娱乐在大宗并购后埋下的隐患正一一浮出水面。

债务缠身惹诉讼

一年亏损71.5亿,以页游起家的天神娱乐在移动时代正遭遇新的危机。

天神娱乐2018年度财报显示,2018年天神娱乐利润总额-685,098.7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15.46%;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715,058.59 万元,比上

年同期下降803.52%。伴随巨额亏损的是大额的商誉减值,财报显示天神娱乐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超过40亿元。

与此同时,天神娱乐身上还背负着诸多债务,甚至引发诉讼。今年5月,中证鹏元因1.9亿债务未偿清将天神娱乐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17天神01”信用等级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实际上天神互娱的债务状况要严重的多。天神娱乐公告显示,目前天神娱乐因共有十余起涉及债务的诉讼或仲裁在审理中,涉案金额则高达18亿元。而天神娱乐目前流动比率0.63、速动比率0.56,均较上年同期下降,其偿债能力也遭到深交所的质疑。

本报记者就债务偿还能力及公司资产流动状况等问题向天神娱乐董秘办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任何回复。天神娱乐年报中则表示,“公司将通过直接融资、间接融资以及资产出售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积极与有关各方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努力达成债务和解方案。”

页游时代过去,昔日游戏第一股落寞

陷入债务问题的天神娱乐也曾辉煌过。以页游起家的天神娱乐成立于2010年,其前身为北京天神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神互动)。创立之初天神互动凭借《傲剑》这一游戏上线首月营收便突破8000万,其上线一周年时全年营收超过5亿,一度成为天神互动旗下拳头产品。

然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游戏行业的市场份额逐渐被手游所占据,根据艾瑞数据发布的《2014年中国游戏市场年度数据报告》,2014年移动游戏市场份额为24.9%,首次超过占比19%的页游。与此同时中国页游的市场规模增长率也在逐年下降,由2012年的86.6%下降至2014年的30.5%。

页游的黄金时代逐渐远去,通过上市寻求融资或许是以页游起家的天神互动的必经之路。2014年,天神互动通过科冕木业借壳上市,一年后的4月2日,天神互动与科冕木业完成资产重组,公司也更名为天神娱乐。次日其股价涨至最高38.43元/股,市值一度超过350亿元,成为“A股游戏第一股”。

作为天神娱乐的创始人,一时风光无两的朱晔拍下巴菲特午餐,并先后将雷尚科技、妙趣横生、一花科技、幻想悦游等公司纳入旗下。值得注意的是,彼时天神娱乐在并购中付出了大额溢价,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5年天神娱乐收购雷尚科技支付出8.8亿元,而彼时雷尚科技的净资产仅为3100万,溢价近27倍。商誉暴雷的“祸根”在那时就已埋下。

对此,游戏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天神娱乐其本质上并非标准意义的游戏公司,而是积木式的游戏帝国。”所谓“积木”就是通过资本力量快速并购多个优质或未来预期优质的中小型公司,从而搭建其游戏帝国,这样的游戏企业并未形成较强的战力,抵御风险能力较差。

承诺期业绩引质疑

彼时高溢价的收购让天神娱乐交出了漂亮的财务报表,也引发市场对于天神娱乐“买业绩”的质疑。这种质疑并非空穴来风,根据天神互动与科冕木业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天神互动在2014年至2016年度经审计扣非净利润要分别达到18610万元、24320万元、30300万元。若未达到承诺,科冕木业则将以总价1元回购朱晔等人的股份并注销,若不足以补偿时,再以现金进行补偿。

面对高额的对赌金额,天神娱乐开启了“剁手模式”,通过多起并购并对收购公司合并报表,业绩承诺期三年分别完成扣非净利润1.91亿、3.63亿、4.96亿,顺利渡过对赌期。

然而业绩承诺期一过,其收购资产便开始业绩“变脸”,2018年度雷尚科技净利润为3297.49万元,较上一年度下降超过60%。即便在业绩承诺期内,其业绩完成率也引起质疑。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也直指其“精准达标”。

数据显示,雷尚科技 2015 年至 2017 年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3.88%;妙趣横生2014年至2016年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0.55%;幻想悦游2016年和2017年业绩承诺完成率则分别为102.6%和102.04%。深交所要求天神娱乐说明上述资产收入确认是否合理,业绩是否真实可靠。

面对业绩下滑,天神娱乐表示其游戏产品进入衰退期,营收能力下降,同时游戏版号限制、总量调控等政策也为游戏业务发展带来巨大压力。而对于业绩精准达标的质疑则仍未回复。

商誉雪崩,市值缩水10倍

通过并购资产渡过对赌期的天神娱乐所积累的商誉也大幅增长。财报显示,天神娱乐商誉从2015到2017年,分别为36.64亿元、45.53亿元、65.41亿元。而2017年天神娱乐总资产为144亿元。虽然2017年天神娱乐实现净利润10.2亿元,然而高商誉的背后危机重重,一旦行业下行或政策监管收紧,大幅的商誉减值不仅影响公司业绩,更会对投资人造成巨大伤害。

雪崩并没有来的太晚。去年5月,天神娱乐原实际控制人朱晔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之后公司出现债务违约、逾期与诉讼集中爆发等情况。

此外,2018年游戏行业版号监管日趋严格,德州扑克类棋牌游戏成为相关部门的监管整顿重点,天神娱乐旗下游戏业务发展受阻。影视版块也不容乐观,2018年影视行业从税收、限定题材、限定艺人薪酬多维度加强监管,行业陷入低谷期,天神娱乐投资的工夫影业与嗨乐影视经营业绩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张书乐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游戏寒冬对中小游戏企业影响较大。此类企业所研发、运营游戏大多以跟风、换皮为主,即便出现爆款,其产品生命周期也较短,而为了押中爆款,中小型游戏公司往往推出大量游戏试错,因此在版号冻结的情况下批量推出游戏这一模式难以为继,之前的爆款后续生命力又不足,企业往往青黄不接。

而搭建天神娱乐这一游戏帝国的“零件”正是这些中小型游戏公司。在此背景下,天神娱乐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约405,962.34 万元,占公司上一个经审计年度商誉原值62.52%。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商誉减值40亿,天神娱乐目前仍有超过26亿的商誉。

“天神娱乐并购多个中小型游戏公司,其组合在一起依然是中小型游戏公司,并未形成合力,其商誉本身就较虚。”张书乐评论道。

另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2018年上市公司大额计提商誉原因在于证监会发文严格要求企业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加之未来商誉减值可能由计提改为摊销,一旦新规则进入实操层面,如果企业净利连续三年无法覆盖商誉摊销,则面临退市风险,因此大额计提有助于企业在之后经营中有良好表现。

值得关注的是,天神娱乐亏损仍在继续,根据天神娱乐2019第一季度财报,其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454.86万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1.78亿元,同比减少125.05%,其股价也回落至如今的3.66元/股左右。

天神娱乐市值从2015年的超过350亿到如今不足35亿,四年时间缩水10倍,经历了商誉雪崩的天神娱乐能否翻身还要看其下一步的动作。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