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汽车 视点 慈善 评论 台海

闽兴医药超22亿应收账款埋雷 十几家机构或被卷入 确权存明显破绽

吴敏 2019-7-11 19:06:29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金融市场从来不缺“黑天鹅事件”。

诺亚财富的“踩雷”风波还未平息,中原证券资管产品踩雷福建省闽兴医药有限公司(下称闽兴医药)作为融资方的医院应收账款事件又在市场迅速发酵。

十多家金融机构卷入

据报道,中原证券的2个合计2.42亿资管产品出现风险,而资管产品投资的底层资产正是闽兴医药对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闽兴医药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夏薛雯提供责任保证担保。

具体而言,创设于2017年12月8日的“联盟17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简称“联盟17号”),募集资金5984万元,2019年4月24日到期;

创设成立于2018年2月5日的“中京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简称“中京1号”),募集资金1.82亿元,2019年5月7日到期,上述两款资管产品合计募集资金2.42亿元。

联盟17号和中京1号全部通过华鑫信托设立的“华鑫信托·信源3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华鑫信托是通道,最终投资于闽兴医药对福建省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作为融资方的闽兴医药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兴医药实际控制人夏薛雯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但踩雷闽兴医药应收账款的远不止中原证券一家公司。

根据动产登记信息统计来看,闽兴医药作为担保方的应收账款转让交易合超过8笔(其中1笔已注销),平均每笔应收账款转让规模从2亿元至4亿元不等,上述应收账款合计规模已高达22.68亿元,若包括已注销部分登记,则高达26.76亿元。

涉及到的机构包括华鑫信托、国联信托、兴业信托、华融信托、华药保理、日立保理。

此外,公开可查询到资料,中粮信托也曾以闽兴医药应收账款为底层资产发行过集合信托产品。中粮信托相关产品成立期限为2017年4月11日,终止日期2022年4月10日,存续期为五年,预计年化收益率为6.50%,但未有具体的规模记载。

本报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处获得的一份资料中显示,2017年“院方回款给十家金融机构的银行单据和明细”,里面涉及到的机构还包括包商银行、海尔、长盛创富、中成租赁、国核保理、中证信用、中粮信托等。

虽然尚不明确上述机构是否在回款后,均已彻底退出,但可以明确的是,加上中原证券,与闽兴医药有过交集的金融机构多达15家之多,也就是说,闽兴医药作为融资方的应收账款远不止目前公开的22.68亿元。

本报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到,国联信托因情况紧急,于今年5月13日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被申请人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福建省闽兴医药有限公司银行存款3.6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从判决结果来看,闽兴医药的经营性债务人除福建医科大附属协和医院外,还包括福建省肿瘤医院、福建省立医院、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福建省总队医院。

据报道,中原证券是在今年四五月产品临近到期,融资方闽兴医药表示有流动性问题,在反复磋商中发现,闽兴医药实际控制人夏薛雯失去联系。

这个时间恰好与国联信托的因“情况紧急”相吻合,由此看来,国联信托所言“情况紧急”无非也就是产品到期与闽兴医药沟通,被对方告知没钱所采取的“自救”措施。

确权存明显破绽

一位曾在该项目中与闽兴医药有过“正面交锋”的信托经理告诉本报记者:“我们就是尽调过程发现的问题,经办人员把这个事情说得太完美了,而且主动把到期还款的凭证拿出来,满满一柜子,所以他们和医院的应收账款有一部分确实是真实的。”

但在确权的环节,闽兴医药则露出了明显的破绽。上述信托经理说道:“因为需要医院确认这个应收账款是真实的,(闽兴医药)一开始说不能确权,后来又说可以,但是不能去医院,要在医院楼下,叫财务部的人下来,那个人在医院的官网上有照片,这个就产生怀疑了,不是内外勾结就是找的演员,后来(因为我们)没做就没有确权这回事了,这个事情听起来就不对劲,所以也没有见到这个所谓的财务部长。”

天眼查资料显示,闽兴医药于1994年在福建成立,主要经营范围包括中药、西药、医疗用品及器材、化工产品(不含危险化学品及易制毒化学品)等,夏薛雯持有96.25%的股权,为实际控制人,夏薛雯同时是闽兴医药的董事长、行政总裁。

上述信托经理告诉本报记者:“医药公司给医院供药,有真实的应收账款,但这部分应收账款可能存在重复融资,可能只有10亿,却融了100亿,而且融来的钱实际用途是民间借贷,而确权则和诺亚是一样的,登记系统不审查真实性,实际并不存在那么多应收账款,再配上萝卜章和演员,很容易。”

巧合的是,本报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到,闽兴医药曾在2016年7月因民间借贷纠纷被一位名为黄雪梅的原告告上法庭,后因双方达成和解,原告撤回了起诉。

“因为经济下行,民间借贷的钱回不来也是很正常,加上融资环境收紧,借新还旧窟窿填不上。”上述信托经理更是直言:“到时候只要说是萝卜章就行了,而且肯定是萝卜章,医院说没有这笔应收账款。”

据报道,目前,夏薛雯已经被福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为证实上述消息,本报记者曾拨打闽兴医药在天眼查留下的两个联系电话,但均表示因线路故障无法接通。

另外还曾拨打中原证券官网所留总部办公室电话,但接听人员表示上班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让其介绍能够接受采访的部门或者联系电话,对方均表示无法介绍。

记者也试图联系华鑫信托、中粮信托,但官网电话均无人接听,国联信托相关人员表示:“这个项目目前我司已经报案,正在公安机关刑事侦查过程中,因刑事侦查的要求,我们现在不便过多表述。我司已依法申请仲裁并实行了保全,仲裁将会依法处理。”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