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汽车 视点 慈善 评论 台海

贸易摩擦是人民币外部扰动因素 央行将继续提高汇率弹性

朱丹丹 单美琪 2019-8-13 16:01:59

本报记者 朱丹丹 见习记者 单美琪 北京报道

人民币汇率“破7”后,美国财政部便将中国列为了“汇率操纵国”。中国人民银行紧随其后发表声明,称这种行为不符合美财政部自己制订的所谓的“汇率操纵国”的量化标准,是任性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行为,严重破坏了国际规则,将对全球经济金融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也在12日发表的文章中指出,美国认定中国所谓的“汇率操纵”,是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背景下的政治操作,将成为国际金融史上典型的荒唐案例。

此外,全球知名专家、国际主流媒体等纷纷对此作出解读。昆仑健康保险资产管理中心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在8月12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此次被列入汇率操纵国,是不合法、无根据的,属于典型的“欲加之罪”。

欲加之罪

正如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发表的“三驳美方‘汇率操纵’谬论”演讲时说的那样,“我们没有找到中国操纵汇率的蛛丝马迹”。

相反,通过观察人民币近一年多来波动,我们发现美国不断升级贸易摩擦,恰恰是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的外部扰动因素,也是国际金融市场不稳定的重大根源。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中国被美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先发话了。

8月9日,IMF发布中国年度第四条款磋商报告,重申2018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下降,人民币汇率水平与经济基本面基本相符,同时建议中国如果下一步面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可以扩大汇率弹性。

自2015年以来,IMF和中国每年的第四条款磋商中多次指出,人民币汇率水平和经济基本面大体一致,IMF也着重肯定中国在关键领域改革取得的进展。

“美国将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我们非常愤慨,”朱隽在演讲中强调,“这一举措无视中国推动汇率机制改革和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方面这么多年做出的不懈努力。”

她表示,多年来,中国协同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推动金融服务业开放、提高资本账户可兑换这三驾马车,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此外,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十几年来,一直恪守G20领导人峰会的宣言精神,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的目的。

“中国的举措展示了负责任大国的形象,有力地支持了国际金融市场稳定,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复苏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朱隽说道。

另外,昆仑健康保险资产管理中心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在8月12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此次被列入汇率操纵国,是不合法、无根据的,属于典型的“欲加之罪”。

其中根据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力法》第3004条和2015年《贸易便利化和贸易执行法》第701节,界定汇率操纵国需要满足三条标准,一是对美有显著贸易顺差;二是有巨额的经常项目余额;三是持续单边干预外汇市场。其中,满足两条就会被列入财政部监控名单。

张玮认为,在美国财政部今年5月的评估报告中,中国仅满足对美有巨额贸易顺差一条,成为唯一一个仅满足一条就被列入监控名单的经济体。此次根据美国财政部声明,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除了前述贸易不平衡外,据称是因为中国干预汇率。

“但退一步说,即使中国满足所谓干预汇率,也只满足三条中的两条,凭此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既不满足法律基础,也不符合其此前的一贯的评估标准,此为‘不合法’。”他还表示,“对于外汇干预的界定,美国财政部主要基于人行最新声明进行指控,但回顾人行声明原文,美国实际上是断章取义,此为‘无根据’。”

另一方面,张玮强调,“需要明确一点,人民币破7并非中国央行主动贬值,而是特朗普发动贸易摩擦一手造成的;不仅如此,真正的‘汇率操手’也并不在中国,而在美国白宫”。

张玮分析说,今年以来,特朗普四处放火,搅动全球贸易。一方面继续推动“关税战”,对欧盟、越南、韩国和台湾地区加征关税;一方面,接二连三地通过推特攻击欧洲的货币政策,大有把贸易战扩展到“汇率战”的倾向。不仅施压美联储,指责鲍威尔拒绝降息就像个“固执的孩子”。

此外,特朗普还在今年7月3日指责欧洲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是操纵汇率。这反映了其一贯的经济政策就是希望压低美元利率和汇率,提高美国出口的竞争力和催生美国资本市场收益以推动美国经济增长。

增强汇率弹性

理论上,中国被列为汇率操纵国,美国可以给我国更多“任性”的制裁。

张玮举例说,比如:一、要求IMF加强对我国宏观政策的监管和审查,改革人民币汇率制度、要求人民币升值;二、加征惩罚性关税;三、要求美国政府部门禁止采购我国产品;四、在国际金融交易方面设置各种障碍,严重的甚至可以不让我们使用全球清算系统SWIFT,WTO也面临重谈等等。

实际上,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美国对华采用的“招数”早就有过之而无不及。张玮认为,对于潜在的“汇率战”也不必过于担心,最大的可能性是美国以“汇率操纵”的名义继续在贸易上施加压力,货币战最终还会落实到贸易战上。

而对于此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的主要原因,张玮分析是特朗普悍然宣布将在9月1日将剩下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税10%而导致的。

张玮表示,外界担心此举可能对中国出口增速、贸易顺差增速以及经济增速产生负面影响,对中美谈判的前景不乐观。但从我国货币当局的反应来看,不仅没有主动贬值的意味,反而有稳定汇率的举措。尽管人民币适当贬值有利于冲销部分自美关税,有利出口提振,但实际作用利大于弊。人民币贬值,会大幅削弱人民币资产对国际市场的吸引力,金融市场面临外资流出,短期波动加大,增添防风险压力。

“故此,在汇率破7后不久,我国央行就在香港离岸市场发行央票以稳定汇率。不仅如此,在前不久公布的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还提议将在香港离岸市场发行央票常态化。可见,我国货币当局大有拯救汇率的意愿。”张玮如是表示。

他强调说,中国真正需要担心的,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对自身宏观调控带来的禁锢。

一方面,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逆周期调节需要宽松的货币政策予以应对,但货币宽松会导致无风险收益下行,增添汇率下行压力;另一方面,如果想以积极的财政政策促进经济企稳,在财政收入减小的情况下,支出端的扩大就意味着财政赤字走高,而3%的赤字一旦破了,人民币汇率将面临更大的做空压力。

“金融市场是国民经济的命脉,金融市场的稳定离不开相对充裕的流动性,人民币贬值会导致国际资本流出,相当于为流动性‘抽水’。”他表示,“因此,当下我国货币当局急需解决人民币汇率走低问题,稳定市场信心,根除做空因素,为双向波动设定空间。”

针对以上,朱隽在演讲中指出,8月以来,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是市场对美国不断升级贸易摩擦的正常的反应,美国不顾事实给人民币贴上标签,损人不利己。中国经济具有巨大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中国也有信心有能力应对各种情况。

潘功胜也在撰文中强调,尽管人民币汇率受到贸易摩擦的冲击,尽管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持续扩大开放的既定方针不会因此动摇。中国将继续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坚持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汇率形成机制,维护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正如潘功胜所表示的,中国将继续在市场化改革中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外汇市场将在吸收短期冲击后逐步回归基本面。同时也有信心、有能力,有效防范各种环境冲击风险,坚决维护外汇市场稳定,促进金融市场和金融体系平稳健康发展。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