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汽车 视点 慈善 评论 台海

重塑华中能源格局 浩吉铁路打响水铁联运第一枪

张智 2019-9-21 13:48:58

本报记者 张智 江陵、岳阳报道

载着煤炭的运输船,停在长江边,轰鸣的传送带将船上的煤炭运输到一公里以外的华电江陵发电厂,这是华电江陵电厂总经理汪家军熟悉的日常。每年,约有250万吨煤炭由这样的方式,从煤炭产地“三西地区”,经由铁路转海运、海运转江运运送到华电江陵电厂,在其中转化成当代社会离不开的电能。

不过,在迎峰度夏和迎峰度冬的用电高峰,也会出现一些小烦恼。

“从北方港下水经过‘海进江’到达我们这里的煤炭,全程大约经过4000公里,整个调运周期非常长,从煤炭原产地抵达我们电厂的终端用户大概在30天左右。整个的成本也相对较高,原有的方式不仅受海运费和长江运费的影响,也受雨水季节汛期和非汛期的影响,运价波动很大。”9月19日,汪家军在江陵站的站台上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快就会改变。近日,“北煤南运”的重要大通道浩吉铁路即将正式通车。通车之后,从内蒙古、山西、山西出来的煤炭,可以直达湖南、湖北、江西等用煤大省,全程仅1813.5公里,24小时之内就能够抵达电厂等终端用户。

“不仅是时间缩短,运费更加平稳,更重要的是,对我们整个华中地区、对我们湖北的能源保障会起到一个决定性的作用。”汪家军说。

据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有限公司韩皓介绍,江陵正在建设湖北省煤炭储配基地,基地建成以后,江陵将成为华中地区最大的煤炭中转、交易平台和湖北省煤炭应急储备供应保障平台,辐射湖北湖南江西沿江电厂的煤炭供应。建成后,华中地区将拥有3个煤炭储备基地,对能源煤炭的能源的保障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水铁联运新样本

在湖北,每年发电、钢铁等所有产业,共计要用掉1.2亿吨煤炭。仅是华电江陵电厂,平均耗煤每年就在250万吨左右,在每年迎峰度夏和迎峰度冬的用电高峰,电煤告急已经算不上新闻了。

“有时候要等一个月时间。”汪家军说。

不过,浩吉铁路开通后,这种情况或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据了解,在江陵,浩吉铁路与长江黄金水道在中部地区无缝衔接,江陵站成为浩吉铁路铁水联运的长江第一站。

“浩吉铁路通车后,煤碳在江陵站卸车,5公里就到长江边,通过码头顺长江上下游向湖北及周边省市输送煤炭,可以极大地缓解华中煤炭紧张状况。”浩吉铁路23标项目经理刘志波。

据了解,在江陵,总投资达3.72亿元的荆州煤炭铁水联运一期工程铁路专用线工程自去年9月份开工建设。荆州煤炭铁水联运一期工程铁路专用线项目部经理马林介绍,目前项目已进入铁路信号工程施工,9月底前可完成联调联试,与浩吉铁路同步开通。

随着浩吉铁路通车在即,荆州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项目建设也进入施工高峰期。从北方运来的优质煤炭资源到达荆州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之后,将通过铁路专用线运抵转运站。资料显示,荆州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一期工程投资38亿元,主要建设煤炭物流配送中心、应急储备基地、加工选配增值中心、华中煤炭交易中心及6个3000吨级的散货进出口泊位等,按照规划设计,完工后可实现煤炭物流量4000万吨/年,码头吞吐量2100万吨/年。

“我们这一片是江汉平原、东部平原,有汉江、长江,还有洞庭湖,辐射这个四大水系,是浩吉铁路铁水联运的最重要的一个节点。通过江陵车站的铁水联运,基本可以覆盖整个华中地区,尤其是湖北湖南的煤炭需求量。”韩皓表示。

据湖北荆州煤炭港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进介绍,整个陆运堆场的转运线,总共有13条转运线,码头平台还有7号8号出口泊位的建设,目前已经启动了。未来,借助浩吉铁路与长江黄金水道十字交汇的优势,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将通过码头向湖北及周边省市输送煤炭,破解华中地区能源困局。

改变能源格局

在韩皓看来,浩吉铁路和荆州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建成运营以后,将成为华中地区最大的煤炭中转、交易平台和湖北省煤炭应急储备供应保障平台,辐射湖北湖南江西沿江电厂的煤炭供应。

“浩吉铁路和以往的煤炭专用铁路不同,就是改变了煤炭运输由西向东再经过海运、江运才能到达华中地区的状况,是衔接多条煤炭集疏运线路、点网结合、铁水联运的大能力、高效煤炭运输系统,是国家综合交通运输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极大地缓解了既有煤运铁路的运输压力。”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货运部副主任王珣表示。

“这是一种从格局上的影响。之前,我们的煤炭供应再紧张的时候,铁路的运力满足不了、煤炭的资源量满足不了,我们湖北乃至华中地区,在这块吃的苦也很多。我们两湖一江基本上不产煤炭,所以整个资源的供应全靠外运,但在运输上面,以前主要依靠铁路运到北方港口之后海进江,离得比较远,当铁路运力紧张的时候,尤其是在迎峰度夏和迎峰度冬的时候,煤炭的运输有时候就很难以保证。浩吉铁路开通以后的话,肯定是对我们整个华东地区的这种能源煤炭的能源的保障的话,肯定是决定性的影响。”汪家军说。

事实上,不仅是荆州开始布局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

韩皓介绍,在长江沿线,共有三个大型煤炭储备基地,湖北荆州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位于浩吉铁路和长江交汇处,通航条件良好,泊位建设完成后,将分别配套桥式抓斗卸船机和轨道式装船机,同时配套建设陆域堆场及铁路专用线等辅助工程;江苏太仓港华能煤炭码头是此前长江沿线规模最大的煤炭中转储运基地,主要承担“海进江”和进口煤炭的水水转运、水陆转运、煤炭分选和混配任务;此外,还有国投岳阳煤炭储备基地。

“目前江陵站是条件最好的,而且规模目前看也是最大的,这也吸引来了各种投资。”韩皓介绍。

市场影响方面,结合前期粗略测算以及业界推测,浩吉铁路直达与“海进江+江船”转运相比,至湖北省优势显著,到达湖南、江西两省仍将形成较强竞争。以两种运输方式现行运价率测算,经浩吉至湖北省沿线比既有线和“海进江”均有较大优势。

不仅如此,伴随浩吉铁路的建成,2019年7月5日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组建、中国铁投为大股东的全国煤炭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这是中国首家国家级煤炭交易中心。据了解,随着铁路部门在煤炭运输和交易环节地位的提升,煤炭供销地将更加集中到铁路干线两端,这能减少煤炭运输成本。

“这对我们整个华中地区、对我们湖北的能源保障会起到一个决定性的作用。”汪家军强调。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