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汽车 视点 慈善 评论 台海

鲶鱼来了!在华外资银行业务范围限制取消

朱丹丹 单美琪 2019-11-8 21:58:52

本报记者 朱丹丹 单美琪 北京报道

在华外资金融机构现重磅利好!

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提出了深化对外开放、加大投资促进力度、深化投资便利化改革等方面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丰富市场供给,增强市场活力等。

昆仑健康资管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意见》有助于通过引进外资倒逼国内企业提升优化产业结构,提升核心竞争力。

“尤其是激发商业银行的竞争力,改变传统的信贷错配局面,通过外资机构倒逼国内金融供给侧改革,进而推动实体经济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张玮补充说。

而在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看来,随着对外开放进程的不断深入以及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的业务不断拓展,对国内金融机构带来的竞争愈加激烈,未来金融业务的交易结构将更加复杂,跨国别、跨市场等特点更加突出。

利好之下竞争加剧

11月7日,国务院印发的《意见》提出了深化对外开放、加大投资促进力度、深化投资便利化改革等方面的政策措施。《意见》对外资金融机构释放了几大利好。

具体来看,《意见》针对深化对外开放方面提出四条举措,不仅提出了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还指出将减少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银行业、保险业机构和开展相关业务的数量型准入条件。

同时,《意见》明确,扩大投资入股外资银行和外资保险机构的股东范围,取消中外合资银行中方唯一或主要股东必须是金融机构的要求,允许外国保险集团公司投资设立保险类机构。继续支持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办理外资保险公司及其分支机构设立及变更等行政许可事项。

《意见》还提出,2020年取消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持股比例不超过51%的限制。同时,上述金融开放政策由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按职责分工负责。

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给外资金融机构带来巨大商机,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金融市场中所占份额亟待提高。而如今,在扩大开放的政策红利下,外资金融机构如何更好地融入中国市场?

对此,董希淼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外资金融机构应充分认识和把握好中国扩大和深化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信心和决心,主动谋划,加快布局,积极合作,在深度参与中国金融业改革开放进程获得自身的发展。

“以银行业为例,”董希淼举例表示,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前,外资银行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市场设立代表处或者分行,经营范围外币项下的部分银行业务。外资银行从事人民币业务并促使其业务全面发展可以有效活跃国内金融市场,激发竞争,加大对外开放力度。

董希淼进一步解释,因此,我国应逐步放开外资金融机构经营人民币业务的限制,把外资金融机构的运营有效地纳入央行调控的范围之内,提高其在调控宏观经济等方面的能力。同时,我国要秉持短期任务要与长期目标相结合的观念,按照自主、渐进和可控原则,加快推进和深化金融开放。

此外,随着对外开放进程的不断深入,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的业务不断拓展,对国内金融机构带来的竞争愈加激烈,未来金融业务的交易结构将更加复杂,跨国别、跨市场等特点更加突出。

“激活”内资金融机构

今年以来,资本市场高水平开放不断提速,将有力提升资本市场吸引力和包容度,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值得肯定的是,《意见》将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未来将继续压减全国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全面清理取消未纳入负面清单的限制措施,加快金融业开放进程,优化汽车领域外资政策,允许外方在华投资的整车企业之间转让积分,营造公平经营环境。

昆仑健康资管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务院有关于支持外商投资新开放领域、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的具体举动,至少会带来两方面积极作用。

“第一个就是提升就业。”张玮指出,很明显,在国际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的时代背景下,国内经济面临多重考验。对于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及的“六个稳”,“稳就业”是第一要务。现今正逢国际产业格局面临调整,用工需求剧烈波动,此时放宽外资准入条件,在华设立企业,有助于对冲国内的就业压力。

此外,张玮表示,《意见》的第二个积极作用为“有助于通过引进外资倒逼国内企业提升优化产业结构,提升核心竞争力。”

另有业内分析人士预测,上述内容将对市场产生深远的影响,主要是将会带来一些较为积极的变化。具体来看,将利于丰富市场供给、推动金融改革,从而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

也就是说,当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全面取消之后,也将进一步激发本土金融机构的竞争意识和服务意识,进一步激发内资金融机构市场活力,对提高市场效率以及消费者服务意识都都起着积极作用。

“多年来,我国始终存在国有僵尸企业大而不倒的问题,”张玮说,究其原因,在于背后有商业银行源源不断地“输血”。如果陆续引入外资金融机构,取消在华外资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限制,有助于提升国内金融机构,尤其是商业银行的竞争力,改变传统的信贷错配局面,通过外资机构倒逼国内金融供给侧改革,进而推动实体经济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如此看来,金融领域的对外开放不仅仅是引进外资这么简单,更有针对供给侧改革‘四两拨千斤’的积极作用。”张玮如是说道。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