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中诚信与两家银行分道扬镳 5个月前将其降级和负面展望

王仲琦 冯樱子 2020-1-14 18:36:59

本报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近日,来自山西的两家农商行相继与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诚信”)“分道扬镳”。

1月13日,中国债券信息网发布的中诚信公告显示,中诚信终止对平遥农商行的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评级,将不再更新平遥农商行的信用评级结果。而一周前的1月5日,中诚信曾经发布公告称,终止对山西运城农商行的主体及“17 运城农商二级”债项信用评级,并将不再更新运城农商行的信用评级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中诚信终止对两家银行进行评级的原因一模一样,都是自2019年12月以来,在中诚信对平遥农商行和运城农商行不定期跟踪评级过程中,两家银行始终未能提供跟踪评级所必须的材料。根据监管要求和中诚信《终止评级制度》,决定自公告发布之日起终止评级。

对于和评级公司“分手”的原因,运城农商行于1月3日发布公告称,是因其规划和业务发展需要,后续评级工作安排新的评级公司对接;而平遥农商行没有披露原因。

引人关注的是,这两家来自山西省的农商行去年双双被中诚信下调评级和负面展望。运城农商行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更换评级机构的确是因为业务发展的需要,与此前的评级被负面展望无关。”

不过,本报记者注意到,在运城农商行与中诚信宣布分手同时,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诚”)新出具的一份运城农商行评级报告显示,该行主体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由此前的“负面”变成了“稳定”。

曾被降级和负面展望

公开信息显示,此次与中诚信分道扬镳的运城农商行和平遥农商行均被中诚信降级和评级展望为负面。

去年7月31日,中诚信在山西平遥农商行主体与2018年度二级资本债券2019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中披露,2018年,该行将大部分本息逾期90天以内贷款划分为关注类,截至2018年末,平遥农商行关注贷款余额同比大幅增加10.75亿元至12.52亿元,在总贷款中的占比同比大幅上升20.51个百分点至24.03%。中诚信指出,平遥农商行通过转贷等方式暂时缓解不良余额上升压力,未来仍存在较大隐性不良贷款风险。

由于不良贷款风险持续暴露,不良贷款反弹压力较大,平遥农商行加大拨备计提力度,2018年共计提拨备费用1.87亿元,同比增加1.32亿元,占拨备前利润的比例同比大幅上升47.15个百分点至69.29%。此外,根据新企业会计准则核算所得税费用波动较大。受上述因素共同影响,2018年该行实现净利润0.82亿元,同比大幅减少56.93%;平均资本回报率和平均资产回报率分别为9.24%和0.49%,分别同比下降13.62和0.64个百分点,盈利能力显著弱化。

基于上述等原因,中诚信将平遥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将2018年2.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

无独有偶,在平遥农商行被降级的同一天,运城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被中诚信调整为负面。

中诚信发布运城农商行的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71亿元,较年初增长0.53亿元,不良率为1.87%,较年初上升0.39个百分点。到2019年上半年,山西运城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增至2.13亿元,不良率进一步上升至2.22%。

不仅如此,截至2018年末,运城农商行逾期贷款较年初大增17.79亿元至38.16亿元,增幅高达87.33%,占其当年总贷款的比重高达41.7%,截止至2019年6月末,该行逾期贷款虽然下降至26.45亿元,但逾期贷款占总贷款的比重仍高达27.52%。

由于不良对盈利的侵蚀,运城农商行盈利出现连续下滑。数据显示,2018年,该行盈利1.83亿元,同比下降28.4%;2019年6月末,该行净利润为1.17亿元,下滑38.32%。

中诚信认为,运城农商行业务主要集中于运城,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易受当地经济波动影响;逾期贷款大幅增长,不良和关注贷款上升较快,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未来贷款质量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息差持续收窄,拨备压力上升,盈利能力持续下滑;抵押资产上升较快,经济下行环境中抵押物处置困难,未来可能对资本状况产生较大负面影响;信用债投资占比上升,且债券发行人区域及行业集中度较高,信用风险管控难度上升;业务品种较为单一,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有待加强;公司治理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

“负面”展望变“稳定”

事实上,1月3日运城农商行发布公告终止与中诚信的合作的当天,运城农商行在中国债券信息网上披露了一份新的评级报告。

这份评级报告出自另一家评机构,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诚”),制作时间为2019年12月23日。东方金诚对运城农商行的信用等级评定是,主体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也就是说,运城农商行在更换了评级机构后,该行主体信用等级没有发生变化,仍为A+,但评级展望已经由5个月前,中诚信评定的“负面”变为“稳定”。

记者看到,东方金诚的评级报告采集的数据截止到2019年9月,其中不良率为2.19%,较该行2019年6月末微降0.03个百分点。2017年到2019年三季末,关注类贷款占比分别为19.76%、34.33%和15.55%,相对仍处高位。

东方金诚认为,受区域经济调整、环保政策趋严以及担保链风险持续暴露等影响,该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关注类贷款占比处于高位,未来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该行保证贷款占比较高,且部分担保人代偿能力较弱,贷款风险缓释效力不足;受拨备计提对净利润形成较大侵蚀影响,该行盈利能力减弱且短期内下滑趋势难以改善;该行抵债资产规模增长较快且处置周期较长,对其资本充足性造成一定影响。

评级展望方面,东方金诚预计,未来运城农商行存贷款规模将保持稳定增长,其市场份额将在区域市场继续保持前列。该行贷款信用风险逐步暴露,导致其资产质量和盈利承压。综上,评级展望为稳定。

显然,东方金诚和中诚信在评级报告中都指出了运城农商行在资产质量和盈利等方面的存在的风险。但为什么两份报告却在评级展望方面出现明显不一致?一位不具姓名的评级机构分析师对记者说:“每家评级公司都有自己的一套评级方法,虽然大同小异,但可能会导致评级结果出现一定差别。”

官网显示,中诚信2010年发布的《商业银行信用评级方法》披露,其采用定性与定量分析相结合,定性分析着重于经营环境、营运价值、业务基本面以及战略的讨论,而定量分析的重点在于财务基本面和比率分析,同时综合了经验丰富的分析师的意见与判断。

同时,中诚信还对每个评级发布评级展望(正面/稳定/负面),以反映未来评级变动的可能方向。评级展望是评级意见的延伸,在中诚信国际预期受评机构可能出现导致评级级别调整的事件时,往往会对先调整其评级展望,并在12-18个月内确定最终的评级走向。

而东方金诚2019年8月公布《商业银行信用评级方法及模型》显示,商业银行基础评分模型主要从规模及竞争力、风险管理水平、盈利及资本充足性等方面对受评对象的个体信用评级基础表现进行评分,一般情况下,模型会应用二级指标的近两年及未来一期预测值数据进行测算,各年数据相应赋予40%、40%和20%的权重。受评对象最终级别是在基础评分模型结果基础上,由信用评级委员会综合分析评级调整因素影响后,以投票形式评定。

“既然评定方法存在一定不同,导致结果出现差别,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当然更愿意选择能获得高评级的机构,而且高评级可以降低发债的成本。”山东一家金融机构负责人对记者坦言。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