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汽车 慈善 评论 台海

节后复工遭遇打车难:三个软件打不到一辆出租车,多地出租车公司减免2月车份儿钱

王晓慧 2020-2-10 18:37:30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2月10日,是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驾驶员缴份儿钱的日子。然而,新月出租车的驾驶员杨成恩(化名)左右为难。

“我的车是单班,一个司机一辆车,每月的份儿钱是5200元,可是,疫情之初我就没敢出车,至今已经快20天了,没挣钱拿啥交份儿钱?”2月10日,杨成恩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心里特别没底,这样下去,不光挣不到钱,每天一睁眼还欠公司小200块钱。

因此,杨成恩甚至动了退车的念头。据记者了解,与杨成恩有过类似想法的司机不在少数,不过,由于与出租车公司的合同尚未到期,加之近期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蔓延,退车也并不容易。

三个软件打不到一辆出租车

“春节期间,是走亲访友和家人聚会的集中期,这时候的北京,不堵车、订单也不少,出租车司机都想多赚点钱过年,但是,由于今年春节疫情爆发,我估计得有95%的出租司机没法出车。”北京银建出租车公司一司机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记者了解,出租车公司中,不乏夫妻二人同开一辆出租车的情况,一个月的车份儿要9000元左右,比单班多缴近4000元,如今,二人都只能闲置在家。

出租车是城市公共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面对疫情,一边是防疫停班歇业的司机,一边是打不到车的乘客。

“为了避开返京高峰,大年初四,我就从老家回京了,但是,我在南站用了三个软件、打了一个多少小时的出租车,也无人接单,快车加春节服务费也一样打不到,根本没车。我又不敢坐地铁和公交车,无奈之下,只能找室友冒着风险开车接站。”春节提前回京的媒体人安然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回京期间的出门采访,她尝试了多次打车出行均无果。

如今,伴随企业全面复工,上下班和日常出行的健康和疫情防控问题已经不可避免地摆在了人们面前。由于公共交通方式人员聚集较多,难免会引发人们对于健康状况的担忧,因此,常消毒、可通风、搭乘人员少、防护措施相对严格的出租车成为不少人上下班出行和日常出行的首选。

为此,据记者了解,为了保障返京高峰旅客接驳,交通部门协调了一个由多家出租车公司组成的党员出租车队,这些司机不停往返北京南站,专门负责保障夜间到京旅客接驳出行。

同时,2月9日,据北京市交通委消息,针对北京南站春节后出现的返京客流和疫情防控特点,丰台运输管理分局研究制定了《北京南站接续保障应急工作方案》,出租车、网约车将采取保点运输措施疏散南站乘客,多条南站公交线路也将延时运营。

多地出租车公司减免2月“份儿钱”

当前,北京市疫情防控已进入关键期,2月10日以后,北京的各企事业单位将陆续恢复生产经营,北京将迎来返京人员高峰期,单单靠交通部门协调部分党员的积极性完全不能解决目前的营运需求。

为此,各地纷纷以减免承包金(车份儿钱)、发补贴等形式降低出租车运营成本以及鼓励出租车的正常运营。

2月6日,在新冠肺炎疫情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发改委主任谈绪祥曾表示,北京将推出16项措施帮助企业共渡难关和稳定发展,其中包括,降低出租车运营成本,鼓励出租车企业对疫情期间继续正常从事运营服务的出租车司机适度减免承包金;市区两级按照管理事权,可对采取减免承包金等措施鼓励运营的出租车企业,给予一定运营补贴。

随后的2月9日,北京渔阳出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司机们便收到了来自公司发来的通知,其中表示:受疫情影响,本公司绝大多数车辆没有正常运营,直接影响到驾驶员个人收入,本公司考虑到实际情况,决定本月不收取承包金。同时,公司也依然为驾驶员正常缴纳五险一金。

据记者了解,除了北京的出租车公司外,上海、深圳、西安、济南、长沙、海口、三亚、合肥、贵阳、兰州、宜宾等多地也均通过减免承包金、发补贴等形式来降低出租车运营成本、鼓励出租车正常运营。

记者曾见到一位戴着双层口罩等防护装备全副武装的司机师傅,他自己动手,用透明的塑料布将出租车的前后空间隔离开,进行运营。“份儿钱暂且不说,我每月还有6000多元的房贷要还。”司机师傅表示,街上人不多,订单也非常少,但火车站周边依然不敢去。据记者了解,这位司机师傅从事出租车行业已有近20年,曾经历过“非典”,具有超强的防护意识,即便是这样的寒冬,他依然开着车窗,并且,每天都会用酒精对车进行消毒。

就此,中国疾控中心消毒首席专家、环境所消毒中心主任张流波也建议广大乘客,在乘坐出租车以前开门通风,用消毒纸巾对坐的位置、手碰的位置做消毒,要求司机和乘客都戴好口罩。旅程结束下车后,注意手部卫生。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