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汽车 慈善 评论 台海

战疫口述 | 武汉亚心总院重症主任吴明祥:预防轻症转重症十分关键,我们找到了一些办法

崔笑天 2020-2-17 14:02:48

本报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处于风暴中心的武汉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而每天跳动变化的疫情数字,不但是一个个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也是每一名医护人员的心血与汗水。

处在武汉的武汉亚心总医院是一家港资大型三甲综合医院,共有1100张床位。2月2日,该医院作为第四批定点医院被武汉市卫健委征用,设有61张床位。2月9日,该医院床位扩张至450张,用于收治新冠肺炎疑似及确诊病例。

虽然确定为定点医院的时间不久,但对于一线的医护人员来说,没有硝烟的战争却早已打响。2月15日,武汉亚心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吴明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自己已经20多天没回家了,24小时都在医院。

吴明祥向《华夏时报》记者分享了很多一线抗疫的经验。他表示,预防新冠肺炎病人从轻症发展到重症甚至危重症非常关键,“我们找到了一些办法”。

以下为吴明祥口述,《华夏时报》记者整理。

预防病人由轻症发展到重症甚至危重症是关键

我们认为,对早期的新冠病毒肺炎病人采取措施,避免病情进展很关键,我们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看看对社会有没有帮助。

感染新冠肺炎后,一部分病人会发烧,更多的病人会干咳,严重一些的出现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

因为新冠肺炎病人最后会因缺氧导致炎症激活,对多器官造成损伤。在没有特效抗病毒药物前提下,怎么样能够减轻对脏器的损伤、保护脏器很关键。

从我们最近半个月来治疗的经验来看,对于轻症病人,每日应口服大剂量的维C,以及甘草酸制剂,如甘利欣,配合使用谷胱甘肽。因为病毒感染会释放很多的毒性物质,这三种药都是抗氧自由基药物,会缓解炎症释放,减轻对脏器的损伤。目前来看,用药后病人的器官损伤、炎症指标都会下降。

而更重的病人往往会持续发烧,呼吸窘迫,短期内我们会使用激素,还会上无创呼吸机。我们也会大剂量使用氨溴索,防止病毒再次入侵,同时会使用提高细胞免疫力的药物胸腺肽。通过我们采取的这些办法,大多数的病人都能够稳定下来。

但是如果病人发展到危重节段,需要插管上有创呼吸机、人工肺(ECMO)这种最后的手段的话,预后都会比较差。所以我说怎样预防病人从轻症发展到重症,怎样让重症稳定下来,是很关键的。

此前,大家对新冠肺炎的认识还不够,都觉得这个病象SARS一样会在短期内快速发展。但是后来大家慢慢认识到了,病人的病情很有可能会在两周后迅速发展。所以现在我们的监测措施也更严密,对准备出院的病人都观察2-3周时间。

在这个阶段,我们收治的全部是政府要求转过来的病人,我们的450张床位基本上满了。重症病人的比例在10%左右。目前来看,有合并症的老年人容易发展为重症,比如本身就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疾病,又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情进展可能非常快。当然,也不排除有年轻人发展成重症的情况。

2月14日,有媒体报道中国生物用康复者血浆,经过严格的血液生物安全性检测,病毒灭活,抗病毒活性检测等,成功制备出新冠特免血浆,并用于临床危重病人治疗。今天,我们医院也有一位危重病人使用了这个特免血浆,它比较宝贵,听说一份可以用于4个病人。由于我们刚刚使用,效果还有待观察,估计两三天后能看到一些(效果)。

最担心我们的同事会感染

我是医务人员,疫情又发生在武汉,抗疫应该说是义不容辞的。再加上我们是重症科室,必然要冲在前面。我的家人都在武汉,现在他们都还好。最近快一个月没回家了,每天通过电话、视频和他们报平安,再忙也会和家人联系。我不打回去,他们也会打过来,家人嘛肯定是这样。

我们一线的医护人员共有200多人,一个萝卜一个坑,早期病人少时大家觉得应该可以轮岗,现在病人多了只有像平时上班一样来看病人。当然在工作空隙会抽时间吃饭、休息。如果身体垮了,我们就救不了那么多人了。

现在确诊病例多了,人力资源必然不够。一般是要求我们医护人员4个小时换一班岗。但是由于病人增多、人员少及防护资源不够,有的科室8小时才换一次。他们穿着防护服,在这个期间不能吃东西、喝水、上厕所,所以体力消耗很大。

早期阶段由于病毒传染性比较强,疫情发展比较快,工作比较乱,有些科室医护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防护,现在与病人接触的人员基本都采取三级防护措施,但是防护物质仍然欠缺。我们医生每天去查房需要一套防护服,病人病情有变化、需要抢救的时候也需要防护服,还有大量护理人员更需要防护物质。其实像我们这种一直在抗疫一线的社会办的医院的物资也非常紧缺,我们呼吁社会能够对我们给予更多的资源支持,因为疫情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有一些社会力量给我们捐赠,有口罩、护目镜、防护服这些医疗物资,也有水果、面包和蔬菜这些生活物资,但毕竟是有限的。捐赠人有企业、有个人、也有朋友,还有很多不留名不留姓的,我们都收到了,真的非常感谢他们。

我现在的压力主要来源于担心身边的同事、兄弟姐妹会被新冠病毒击倒。因为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很高,早期的防护措施又不多,我们医院有一些医护人员感染。但很幸运的是,我们是搞重症的,在早期的阶段我就提醒他们注意预防,所以我们部门感染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很少,极个别的护士有感染,但也是轻症,很快就恢复了。

我收治过我们医院的病情比较重的员工,也有员工的家属。其中一个印象深刻的病人是我们的一个科室主任,他本身属于重症范畴了,高流量给氧到极限没有进展,多器官功能也不好。在当时诊疗措施很不明确的状况下,我们请了国家级的专家会诊,然后采取了一些像我在上文中说的这些办法,逐渐使病情稳定下来了,没有进展到危重症阶段,这非常不容易。

疫情结束之后,我真的想放松一下,和家人团聚。我们这段时间压力都很大。而当身心得到恢复后,还要继续做我的工作。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