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豫园股份2019年营收429亿 复星系徐晓亮发公开信称保持“战时状态”

胡金华 2020-3-25 22:15:25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当前资本市场上风光无限的上海“老八股”,伴随着A股市场的发展基本都已经改头换面,有的股东大换血,有的早已脱离了主业,更有的已经沦为退市边缘,而一直拥有多元业务的豫园股份(600655.SH)在复星系进驻之后,也已脱胎换骨,成为主板市场为数不多的多元化公司之一。

3月23日晚间,豫园股份发布了2019年业绩公告,《华夏时报》记者从这份财报中了解到,其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429.12亿元,同比增加2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08亿元,同比增加5.8%;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74.33亿元,同比增长19.5%。公司毛利率持续改善,综合毛利率提升0.7个百分点至21.8%,运营效率显著提升。而在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规模达994.53亿元,净资产收益率为10.8%,每股收益0.83元,公司完成2019年度利润分配,向全体股东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9元(含税),再创新高。值得一提的是,去年豫园股份被纳入MSCI中国指数和沪深300指数样本股。

而就在3月24日,豫园股份董事长也是复星国际联席CEO的徐晓亮正式对外发布了一份致股东公开信,在这份公开信中,徐晓亮表示,2020年的开局令人意想不到,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并席卷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和地区,豫园股份与控股股东复星迅速启动了应急“战时状态”,即使面对疫情,世界经济尤其是中国经济发展仍将是主旋律,豫园股份将有三股巨大浪潮,即文化红利、产城融合和产业C2M。这三股巨浪的背后,所蕴含的机会是豫园坚定贯彻的的“1+1+1”战略,即是“家庭快乐消费产业”+“城市产业地标”+“线上线下会员平台”。

珠宝时尚业务贡献最大

涵盖餐饮消费、商超连锁、物业地产以及珠宝时尚多业务的豫园股份,其实很难真正将其归为哪个版块,而在豫园股份的年报中,记者发现,珠宝时尚业务为其贡献了半壁江山。

豫园股份财报数据显示,其主营珠宝时尚业务去年实现营收205亿元,同比增长23%,贡献利润4.9亿元,同比增长达到49%;而作为另一板块业务的物业开发,豫园股份2019年实现的销售收入也达到了192亿元,同比增长29%。

“大消费产业运营两点频现,时尚领域布局积极推进。豫园股份2019年餐饮食品、百货工艺、商业租赁、度假村收入增长较快,而且由于其估值较低,大股东进行了增持,显示对其业务发展的信心,我们认为公司的低估值且业绩有望保持高增长,给予豫园股份对应目标价9.53元-10.43元/股,维持买入评级。”3月24日,华泰证券发布的研报指出。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豫园股份发布年报之际,其股价连续两日涨幅达到11.5%,3月25日收盘价为7.64元/股。

不过面对疫情对我国消费市场的影响,尤其是餐饮、百货对行业的影响,也成为豫园股份在今年一季度面对的压力。

“疫情的影响应该是阶段性地,国内的各行各业都有体会,大家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我们自己内部也在做各种工作安排,尽量把这种影响平滑掉。用经济体的角度来讲,豫园这个经济体还比较大,我们平滑的空间还是比较充分的,体现出了大的生态系统的好处。”对此,豫园股份联席总裁石琨在3月24日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指出。

石琨进一步向本报记者透露,在疫情期间豫园股份抓住了线上营销的机会,包括互联网平台也在做会员平台的粘连,互联网客户对豫园品牌的忠诚度还是比较高的,疫情之后会加速整个公司线上化的过程。家庭线上流量入口一直作为公司三大战役之一在推动。

而谈到海外疫情冲击欧洲奢侈品的出口,尤其是意大利法国的疫情爆发将会影响当地奢侈品在中国的销售,对于国产品牌是否是一个比较好的销售机遇。石琨也在受访时也分析称,海外品牌的中国销售不会停滞,海外品牌在国内本身都有库存。但是对于国产品牌来说,中国的消费者会在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里面,会越来越多地选择本土品牌,也会越来越多地选择本土创新的产品,这并不因为疫情才带来,它其实是中国的经济体量、文化自信、消费者的成熟度,发展到一定阶段,逐渐会走向的阶段。

战略并购模式不会停止

值得关注的是,在徐晓亮的致股东信中,提到了在2019年豫园股份坚持产业运营与产业投资双轮驱动,围绕国潮文化进行全方位产业升级,并通过家庭快乐消费产业加速外延扩张,为全球家庭提供好产品与好服务。

记者也了解到,在去年末,豫园股份通过旗下汉辰表业集团控股收购了海鸥表业和上海表业,收购完成后,豫园股份旗下中华老字号品牌已达16个;同时还完成对国内领先东方美学生活方式线上平台——東家APP的控股,正抓紧推动构建以東家为依托的豫园线上线下会员平台,同时还收购了海外的国际宝石学院(IGI)。

“豫园股份是一个全球化的企业,给复星内部做了非常多协同,因为它的业务布局比较广,从美国到欧洲,到以色列,到印度,这些地方有不少复星正好资源也比较多,在钻石培育我们是一个领先者,在天然钻石和培育钻石的未来市场区隔和鉴定业务的提前布局上,我们正在做嫁接,这个业务比较符合预期。”3月24日石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石琨也坦言,近年来豫园股份收购了诸多资产看起来比较散,但是它们高度契合公司的产业结构,在1990年上市的时候,豫园股份本身已经是一个产业丰富的企业,当时产业板块比较多,有中医药、珠宝、商业地产、传统文化的品牌、字号。

石琨强调,豫园股份在进行并购投资的时候,考虑的是中国消费者群体的更迭,由于互联网信息交流的方便、经济水平的提高,中国消费者的均质感越来越强,意味着我们国家的“纺锤体”特质越来越壮大。豫园股份需要给消费者提供多维度体验,没有简单的把自己界定为某个行业的公司。

“对于被收购的企业,豫园股份不会去改变其本身的价值,第二核心是协同生态的价值,产业投资和产业运营上是豫园股份的中长期战略,会一直坚持做,把存量的东西不断提高效率,增量的东西带进来,能够促进效率进一步地提高,这是核心逻辑。”石琨最后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