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启梦残疾人艺术团: 生命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贾谨嫣 陈锋 2020-9-11 13:02:58

本报记者 贾谨嫣 陈锋 北京报道

因疫情防控,“安徽省肥东县启梦残疾人艺术团”停止演出,一年损失将近50万元。在采访过程中,艺术团团长薛旷坚定地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将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绝不让一个残疾人从艺术团离开。

是音乐赋予这个“小巨人”勇气和力量。身高不足1.1米,自小身患侏儒症的薛旷在2015年成立合肥地区首家残疾人艺术团体, 即便艺术团仍旧赚不到钱,薛旷却不以为然,他向记者表示,艺术团不以赢利为目的,挣的钱也全部用来发工资和奖金。

除艺术团外,薛旷还有一家机械零配件厂,同时在农村流转土地,主营苗木种植和家禽养殖。过往29年,对薛旷来说,是跌宕起伏的。“生命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这个安徽省肥东县“90后”残疾小巨人正在一路挑战人生磨难。

生命之痛

1991年出生的薛旷,上面有两个姐姐,他的降临着实给这个家庭带来前所未有的欢欣,然而,幸福总是那么短暂。

薛旷两三岁时,父母明显感觉到他比同龄孩子长得矮,于是带着他辗转于全国各大医院求医问药。在历经多次收效甚微的矫正手术后,一次次的努力变成一次次的失望。

薛旷被确诊为侏儒症,这个残酷的事实预示着小薛旷的身高最多只能长到1米左右。

对薛旷而言,小学初期是他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彼时,他可以与其他的小孩一起学习,一起玩耍。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小薛旷与同学身高的差距愈来愈明显,在上学的路上常常会引来人们异样的目光,有时还遭到围观甚至指指点点,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极大的创伤。

薛旷回忆称,那一段时光是最难熬的,不敢出门,一度想辍学,好在有老师的关心、同学的帮助,总算把小学念完了。

为了能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父母决定把薛旷送到离家很远的一所私立中学读书。薛旷开始住校,没有父母在身边照料,条件相对变得更为艰苦。

据薛旷母亲称,小薛旷头脑聪明,数理化成绩突出,如果按照常规发展上一个大学应该不成问题。

挑战还在继续,不幸再次降临这个家庭。没多久,薛旷父亲被查出患有一种重病,先是脑溢血引起的综合症,导致多种器官衰竭,看病开销很大。为了不影响他学习,家里一直瞒着薛旷。

2007年,父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家庭的支柱倒下了,所有生活的重担都压在了母亲身上。

薛旷回忆道,父亲的过世对他产生了巨大的打击,家庭变故、生计压力之下,初中毕业的他无奈地放弃了学业。眼前的路该往何处去?严峻的现实问题摆在眼前,容不得停下脚步。

报之以歌

生命多番磨难之下,亦曾埋下幸运的种子。10岁时,偶然的机缘,小薛旷喜欢上了音乐。妈妈把他领进一所音乐培训学校。葫芦丝、巴乌、长笛、陶笛、壎……摸摸这个,摸摸那个,哪一个都爱不释手。

跳动的音符,美妙的声音,让小薛旷如醉如痴,似乎忘记了周围的存在。无论寒暑,只要有音乐课,他总是第一个到,又是最后一个离开。

小薛旷确信音乐能给他能量,能帮助他走出困境,能给他带来心灵的抚慰,他尽情徜徉在音乐的世界里,就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言之不尽,乐之淘淘。

凭借热爱和勤奋,不到两年的时间,小薛旷就能看着陌生的曲谱熟练地演奏各种乐器。

辍学以后,薛旷背起行囊,四处漂泊,拜师学艺,有时候也参与其它文艺团体的演出,跑跑龙套,尽管收入微薄,甚至不够一顿饭钱,但是他获得了一些难得的实战机会和登台经验,演奏的技巧在磨砺中也渐趋娴熟。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打拼,薛旷在业界小有名气。其间,他代表肥东县残联到全国各地参赛,获得多项奖项和荣誉,其中包括第七届中国青少年艺术节管乐组金奖、第二届云南艺术节歌手赛二等奖等。

有了名气的薛旷首先想到的是那些怀揣音乐梦想、家庭贫困的残疾人,于是在自家的场地里开办残疾人音乐辅导中心,免费为他们讲授音乐课程,免费为他们提供交流和切磋的场所。

除此之外,他还经常义务地为广大残疾人和一切支持残疾人事业的人现场演奏。如今,会的乐器已达到数十种。

据悉,薛旷代表肥东县残疾人到全国各地参赛,获得过许多奖项和荣誉。其中,在安徽省第九届残疾人文艺汇演比赛中获得乐器组第二名的优异成绩。

2015年,薛旷成立肥东县启梦残疾人艺术团,艺术团系合肥地区首家残疾人艺术团体,目前有40余演员,大部分演员系安徽省残疾人艺术人才,他们编排节目、切磋技艺,时常到全国各地巡回演出。

命运的回响

面对父亲因病去世后留下的60万元债务,薛旷毅然选择创业。通过流转20多亩土地,他搞起了花木种植和家禽养殖,并于2010年成为肥东县首家残疾人自主创业基地。

2015年,薛旷成立肥东启梦机械有限公司,主要为叉车生产配套零件产品。

“也是很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机械配件行业,获得了零配件生产的需求信息。”薛旷说,在学艺之余,他还学习过数控机床,这让他抓住了机会。

几年打拼下来,如今他的车间厂房有1000多平米,各种机床20多台套。在他的企业、苗圃和艺术团里,总共安置了47名残疾人就业,带领大家一起致富。

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美妙的是,这段美满姻缘是音乐“保媒”。薛旷当年婚礼现场的视频直今仍在《优酷》上热播,也造就了新时代童话般唯美的爱情故事。

薛旷的妻子是个典型的湘妹子,端庄美丽,两人在网上K歌中偶然认识。两人共唱情歌,配合默契,日久生情,相识、相知、相恋、相守,共同的爱好使两个年轻人步入婚姻的神圣殿堂。

对薛旷来说,婚后的生活幸福甜蜜,如今育有一儿一女,一家人其乐融融。每每问及他们的爱情,薛旷憨憨的脸上总是堆满笑容:“我是幸运的,感谢音乐,音乐里有爱的种子,音乐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快乐、幸福”。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