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砥砺七年京东数科终上市 “数字科技第一股”给A股带来什么?

单美琪 孟俊莲 2020-9-13 19:04:39

本报记者 单美琪 孟俊莲 北京报道

9月11日,上交所科创板项目审核动态显示,已受理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申请。随着京东数科招股说明书同步披露,其数字科技版图也终于浮现。

7年来,京东数科不断找准方向,从数字金融模式到金融科技模式,再到数字科技模式,历经三个战略发展阶段的转型迭代,开创了领先的商业模式,将客户从企业、商户、金融机构拓展至政府及其他产业,逐步发展成为了一家全球领先的数字科技公司。

另据招股书,京东数科本次拟发行不超过5.38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且全部为发行新股,不涉及原股东公开发售股份。同时发行引入超额配售选择权,超额配售选择权最高不超过发行数量的15%,其联席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为国泰君安和五矿证券。

七年时间找准“数科”定位

据招股书披露,京东数科在2017年至2019年末实现了整体营业收入均高速增长。数据显示,2019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了182.03亿元,并于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分别实现盈利1.30亿元和7.90亿元。

2017年至2020年6月,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54.69%、64.38%、65.77%和67.08%,呈逐年上升趋势。同时,在过去三年间,京东数科用于技术研发的投入是在持续提升的,占整体营收的比例也从2017年的11.88%提升到了2020年上半年的15.67%,这一比重几乎是蚂蚁集团的近2倍。

而备受业界关注的还是随着招股书被首次披露的收入模式。自公司从2013年开始独立运营以来,京东数科的核心商业模式已经经历了三次战略演进,即数字金融、金融科技和数字科技。在此三个发展阶段中,京东数科持续创新,做出了很多行业首创。

从向中小微商家的创新保理产品“京保贝”,到推出业内首款信用消费产品京东白条,发行首个互联网消费金融 ABS以及首次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ABS产品,与金融机构共同落地全球首个ABS联盟链。

以及后来的打造国内首个基于物联网的包括户外媒体管理平台及智能投放平台在内的“钼媒”智能营销平台、发布国内首个资管科技解决方案“JT²智管有方”、助力雄安“块数据”平台打造智能城市样板等。如今,京东数科已经彻底转变成为了一家新型的产业数字化服务公司。

招股书首次披露显示其主营业务划分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三大块,实现了ToF、ToB、ToG的全覆盖。

具体来看,京东数科打造的是产业数字化联结(TIE)模式,即为客户提供”科技(Technology)+产业(Industry)+生态(Ecosystem)”的全方位服务,在这其中,尤其是生态服务值得关注。京东数科将各方客户视为紧密的生态伙伴,让他们与公司的开放数字生态不断融合,并通过数字科技的助力,让金融机构、广告媒体、企业客户、中小商户、消费者之间的信息流通和需求响应更为准确和高效,政府也能更好地在社会治理、产业发展、民生服务等领域开展工作,这将促进生态伙伴实现共同增长。

京东数科一方面强调了其本身具备强大的金融和产业生态,可以基于场景、用户和数据与金融机构、企业和商户、政府及其他三大类客户产生联结,为客户提供业务数字化服务;另一方面,其强调了比较核心的数字科技能力,能够基于对行业的理解,为客户提供应用及底层技术的数字化服务。

在商户与企业数字化服务层面,京东数科“智臻链”可提供区块链技术平台、商品溯源、数字存证、ABS云平台、电子合同等五大服务能力。而在政府数字化服务层面,京东数科以其智能城市操作系统为“底座”,打通城市数据壁垒,构建数字城市生态等核心服务模式服务于城市居民和企业,提高居民生活幸福感和企业生产经营效率,促进居民消费和产业发展。

此外,京东数科还打造了国内首个基于物联网的包括户外媒体管理平台及智能投放平台在内的“钼媒”智能营销平台,致力于打破营销行业线上线下的界限,推动营销行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升级。

截至2020年6月,上述三大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41.48%、52.37%和5.57%,服务超600家银行、保险、基金、信托、证券等金融机构、超100万家小微商户、超20万家中小企业、超700家大型商业中心、超40家城市公共服务机构,营销网络覆盖超300多座城市以及超过6亿人次。

其中,京东数科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0.51%,京东数科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39.05%,创新型业务正在成为驱动京东数科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

募集资金超72%投入技术项目

由于是紧随蚂蚁集团上市步伐之后。很多人不免将两者做比较。但京东数科也首次在招股书中表示,其二者不是竞争对手。

对比蚂蚁集团招股书来看,其业务主要包括数字支付、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和创新业务,作为支付宝的母公司,属于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属性很强。京东数科是一家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的数字科技公司,绝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技术服务。按照证监会公布的《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2012年修订)》,蚂蚁集团归属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京东数科归属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双方的收入模式和收入结构也完全不同。蚂蚁集团是平台化模式,通过三大业务平台,为金融机构提供用户触达与洞察,集团以支付和平台收入为主,增速最快的是平台收入,也就是收取佣金。

而京东数科在平台化服务之外,还有较完整的技术数字化解决方案,同时为金融机构服务和企业服务提供数字化服务收入为主,收取的服务费,增速最快的是政府及其他收入。最重要是,京东数科有专门针对政府数字化的解决方案,蚂蚁集团则没有的。

另一方面,京东数科亦在招股书中首次披露了股权架构。

招股书显示,刘强东直接持有发行人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8.86%,通过领航方圆、宿迁聚合、博大合能间接控制发行人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41.49%,共计占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50.35%,通过特别表决权安排控制发行人的表决权总数的74.77%。此外,京东数科CEO陈生强持股为4.23%;红杉鸿德持股为2.68%。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本公司共有董事7名,分别是刘强东、陈生强、许冉、张雱、杨小平、高圣平、王瑞华,其中 后面3名为独立董事。招股书显示,余睿、仇小川、黄宣德、章泽天、施世林、缪晓虹、章肖明及刘星于2020年6月起不再担任京东数科董事。

根据招股书,募资用途方面,除用于补充营运资金的部分外,将通过对公司现有业务板块进行赋能升级,均投向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用以夯实公司底层核心技术平台的前沿技术,以及产业数字化升级改造等科技创新领域,超过72%的资金全部用于与技术相关的项目。

京东数科还在招股书中明确与京东集团为业务合作关系,承诺不竞争,其表示独立性体现在资产完整性,人员、财务、机构、业务独立性。

虽然京东集团间接持有京东数科36.8%的股份,但是京东数科在资产、人员、财务、机构、业务上都是独立于京东集团的。京东数科会向京东集团提供一定的商品和服务并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同时也会向京东集团采购部分商品和服务并支付一定的费用,此外,京东数科也会服务于京东集团旗下京东零售的第三方商家。目前京东数科与京东集团建立了长期、稳定、互惠互利的商业合作关系。

另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公司与京东集团签署了一系列长期合作协议,涉及知识产权、数据及流量等方面。同时还和京东集团签署了不竞争承诺协议,未经同意,不得从事、开展或参与双方约定业务进行竞争。但在某些情况下,双方可以在满足特定要求后不时对所约定的对方业务进行被动投资。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