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医美拼多多”暴雷:百万用户无法提现 美美咖的“全额补贴”去哪了?

崔笑天 2020-10-10 17:15:26

美美咖用户合作协议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本报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在医美平台上付费整容,平台可以全额补贴,你相信吗?

这就是武汉美美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美美咖”)的扩张路线,用户在线上支付医美项目后,可以分为36期,花费3年的时间,以金币补贴再提现的方式,拿回90%以上的钱。凭借“你整容,我买单”的宣传口号,这家小微企业在3年内迅速崛起,布局到线下17个省市,甚至自称为“医美行业的拼多多”。

不过,这么诱人的补贴模式却正遭遇兑付危机。截至10月8日,在黑猫投诉上,已有299位消费者投诉美美咖欺骗消费者、不履行合同返款等问题。这些消费者自从今年2月份起,就再也没能将补贴的金币提现。此时,距离美美咖成立还不满3年,这意味着,没有一个人能拿满美美咖当初承诺的全额补贴。

299位投诉者之一、家住重庆的皮皮(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自己于2018年10月、2019年2月,在美美咖上购买了两个医美项目,共花费68580元,更糟糕的是,她还在代理人员的劝说下办了网贷,结果现在“返的钱不到一半,自己的贷款又得还,还多出了1万块左右的贷款利息。”

这些投诉者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受到美美咖影响的人,范围还要大得多。记者加入的美美咖维权微信群,已有105人,几天来仍不断有新人进群,她们未返还的额度,大部分集中在1-5万元之间。而根据楚天都市报报道,2019年10月12日,“美美咖”APP已经吸引了超过440万用户注册登记,遍布全国17个省,资金量之巨可想而知。

10月9日,美美咖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公司资金最近流转不开,补贴也暂停发放,公司后期恢复的时候补贴还是会继续发放的。如果客户等待不了,可以拿发放的积分(金币)去兑换商品、兑换医美项目。积分(金币)何时可以恢复提现还不好确认,要看公司的恢复情况,看公司项目进展怎么样。”

陷入“非法集资”质疑

詹女士常住武汉,这里也是美美咖总部所在的地方。她对本报记者这样形容美美咖的“全盛时期”:“2019年,那时身边有三个朋友都来向我推荐这个平台,他们之间都没什么交集,可见泛滥到什么地步。”

詹女士记得很清楚,她是在去年的“光棍节”11月11日入了美美咖的“坑”。“那天一个开美甲店的朋友告诉我,通过美美咖的平台去整容,花多少钱都会返还90%,分为36期在三年之内打到你的卡里面。这个朋友是他们的代理。”她说。

她形容自己“当时就像被洗脑了一样”,在美美咖平台上交了三个项目的钱,分别是割双眼皮、去眼袋、牙齿矫正,一共支付了62200元。算下来,每月可以获得1500元左右的补贴并能提现。

根据詹女士提供的美美咖用户合作协议,协议里将这笔钱定义为用户注册、消费并推广美美咖平台的“奖励”,按照用户首单、二单、三单、三单以后四个级别进行补贴。其中首单消费补贴最高,不仅可获得占用户首单消费额的90%消费积分(可提现积分),另一类是10%消费积分(不可提现积分),用户首单补贴的消费限额最高为10万元。

因为有上限,所以不少用户首单都会被劝说消费凑满10万元以获得高额补贴。以规定的36期计算,用户每期拿到的最高补贴为2500元。

高额补贴、分期返还的这种模式一度让美美咖陷入“非法集资”的质疑。对此,美美咖首席运营官邓志成在2018年7月自媒体“医美视界”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回应:美美咖的收入来源为B端整形医院的佣金和C端用户在美美咖商城购买生活美容服务及产品的消费收入。“这种概念和京东电商,美团团购,滴滴打车一样,只收取用户购买产品或服务的佣金费,美美咖平台根本不存在吸收用户资金进行非法集资运作。”他称。

邓志成进一步解释,美美咖在创立之初推出消费者整形补贴的营销政策,主要是为了快速打开市场,获得第一批锁定用户,同时在这个阶段启动驻院体系,提升医美服务的品质,提高用户对美美咖的认可和忠诚。

对此,美美咖相关负责人回应本报记者,“这是一种经营模式,带一点集资性质。至于钱怎么返,这是我们公司自己的事。你要说它非法的话,肯定是不存在的。”

黑猫投诉平台合作嘉宾、天津啸宇律师事务所李华律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美咖的业务模式与几年前“我的未来网”的业务模式很相似,如果美美咖的业务模式存在如下表现形式:借用合法的门店或平台的形式吸收资金;通过广告等形式向社会大众公开宣传;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或实物的方式给付回报。则相关司法机关有可能认定其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平台价格虚高几倍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陷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质疑以外,美美咖也被指平台上的医美项目价格虚高。

詹女士告诉本报记者:“市面上割双眼皮(价格)3000-8000元左右。但是我去了美美咖的合作医院武汉亚美医疗美容门诊部,他们的介绍人说(做)双眼皮是2万元,单项目价格最多相差七倍。”

“在亚美医疗店里有一张价格表,当时我要看但是店员不给我。他们其实也知道有差价,但是不想让消费者知道。”她说。

皮皮则表示,自己2018年10月在美美咖上购买了重庆亚美蜜园医疗美容门诊部的鼻综合项目,花了35900元;2019年2月又买了瘦脸针和溶脂针,花了32680元。记者在另一家第三方医美平台上查询,该医院的硅胶假体鼻综合项目仅售价4880元,经典膨体鼻综合7880元,耳软骨综合隆鼻13880元,与皮皮在美美咖所支付的价格存在差距。

美美咖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承认了价差的存在:“项目比外面是要贵一些的。因为我们有补贴,所以价格贵一点,客户也比较好接受。”

据一位消费者透露,当用户以虚高价格支付后,这笔钱会被美美咖、医院、线下代理三方“瓜分”,其中代理拿2成,医院拿到4-6成,余下的2-4成归美美咖平台。

而这些医美项目的质量也并不令人满意。“一般来说做手术后,假体是跟本体连在一起的,不会活动,我里面的假体是活动的。我联系了医院,他们说可以重新做一次,但是做一次就要疼一次,我也一直没有时间,就没去。”皮皮说。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美美咖上付款的用户,很大一部分实际手头并没有那么多钱,而是受高额补贴吸引,在代理的怂恿下借了网贷,背负上万元贷款。如今他们面临还不上贷的风险。“他们承诺可以通过36期把钱返还给我,我才去办理了网贷。”皮皮说,结果到现在,她还在通过趣分期APP还款,而美美咖的补贴则在今年的2月份就停了。

詹女士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代理极力劝说她消费满10万元限额,但是她手头只有5万元。“代理说你可以先付5万块钱,剩余的那5万块钱的话,美美咖可以跟你走贷款的渠道,你可以用美美咖返的钱来还贷,自己只需要出一点点利息就可以了。”好在她最终并没有借贷。

隐秘的代理模式

在美美咖的急速扩张中,代理商的角色十分重要。“任何一个普通人,只要交了5999元钱,都可以成为美美咖的代理,拉人在平台上消费,抽取20%的提成。”詹女士说。

实际上,5999元只是“入门”级别,美美咖的代理商分为4 级,各级代理都需要缴纳加盟费和保证金,级别越高,费用越高。

据媒体报道中的相关资料显示,这4级代理商分别是:美学设计师,需要缴纳5999元加盟费和2000元保证金;高级美学设计师,缴纳2万元加盟费与5000元保证金;总监,缴纳5万元加盟费与5000元保证金;总经理,缴纳20万元加盟费与1万元保证金。每名代理商根据业绩或者拉人入伙,都可以升级。

这听起来与传销模式十分相似。对此,美美咖相关负责人表示:“其实这个模式很简单,就是你帮我介绍客户,我给你奖励。这不存在什么传销。”

李华律师表示,《刑法》中对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有详细的规定。一般来说,相关人员以提供服务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其组织内部的传销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3级以上的,组织者或领导者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一位消息人士在接受垂直自媒体医美深见采访时表示,美美咖的代理商遍布全国,可达到4-5万人。通过这种“拉人头”式的扩张,美美咖在2019年实现了将近10亿元的业绩量。

但到了今年2月份,无论是用户还是代理商,均已收不到美美咖的补贴或者提成。“我比较后知后觉,今年7月份才发现补贴的钱已经无法提现,后来才知道,实际上在2月份这个平台就已经提不出钱来了。算下来,我去年10月份付款之后,一共只拿到了三个月的补贴。”詹女士说。

她们的情况并非个例,在黑猫投诉网站上以及用户自发组织的维权群里,大家尚未拿回的补贴少则一万多元,多则四五万元。在补贴刚断掉的3月份,用户联系美美咖客服反映问题,询问解决方案。客服给出的解释往往是,4月及以后的补贴按照原业务规则正常发放,2月、3月补贴会根据系统开发周期逐步解冻并补发,目前正在排队补发的过程中。

代理商有着同样的遭遇。一位“总监”级别的代理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手中除了430多名客户,还有100多个下级代理商,目前自己和手下100多个代理商的保证金与加盟费都要不回来了。

对此,7月21日,美美咖在官方公众号上发布声明称:因疫情期间总体业务停滞三月有余,对公司经营产生较为严重影响,而近期有竞争对手借此“恶意进行网络攻击,拉横幅,唆使部分不明真相的用户,并在各种自媒体上散播谣言,造成用户恐慌,我司已向相关部门作出回应,并追究相关人的法律责任。”

美美咖表示:“公司不会宣布破产、倒闭,请各用户不要恐慌,我们将继续履行应尽社会责任和义务。”并就用户无法提现的金币与积分给出三个解决方案:一是用户可以以积分兑换医美项目;二是丰富线上商城商品服务目录;三是对于不想选择兑换项目和积分的用户,三个月内恢复正常业务。

美美咖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强调,公司仍处于正常运营状态,“如果有客户来找我们,我们会尽力帮他们解决。只不过有的客户对目前的解决方案不是很满意”。

不过,根据部分用户的反馈,无论是用积分兑换医美项目,还是购买线上商城产品,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虚高。对此,美美咖相关负责人回应本报记者,并不确认存在价格虚高,“因为我也没到别的地方去看过这些商品的价格”。至今,这些用户仍无法将美美咖发放的金币与积分提现。

对此,李华律师建议,用户可以采取向法院起诉和向公安机关报案两种方式维权,一般来说合同均约定了管辖的法院,其中一份《用户合作协议》显示管辖法院为甲方所在地人民法院,而合同的甲方为武汉美美咖科技有限公司,因此若以违约为由起诉,应该前往武汉相关法院;如果用户向公安机关报案,可以在自己属地的派出所报案。维权时需要准备相关合同、与美美咖业务人员的通话或聊天记录、用户的支付记录和美美咖逾期返利的记录等。

多个“美美咖”悄然兴起?

天眼查数据显示,美美咖是一家小微企业,成立于2017年8月,注册资金1000万元,在海南、济南、杭州、郑州等地控股16家子公司,总部位于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谷大道。最终受益人为孙建新,持股比例达到62.31%。2018年5月,美美咖获3000万美元A轮投资,投资者未公开。

目前,美美咖已陷入9起法律诉讼,包括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与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等,正在审理过程中。而美美咖的16家子公司,也有部分人去楼空。

值得注意的是,在用户与代理商为拿不回的钱而焦头烂额时,多个与美美咖商业模式相似的平台却悄然兴起,有用户质疑他们是美美咖“换张皮再圈钱”。

比如武汉悦拼悦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悦拼悦美”)。天眼查数据显示,这家公司与美美咖同位于武汉光谷大道3号激光工程设计总部二期研发楼1栋1层,成立于2019年3月,由武汉达越科技发展中心持股75%。武汉达越科技发展中心也是美美咖的控股公司,其大股东与实控人就是美美咖的CEO孙建新。不过,2020年8月,悦拼悦美改为由自然人杨美丽100%持股,与孙建新脱离了联系。

有用户透露,有很多美美咖的客服,都转而到悦拼悦美工作。对此,悦拼悦美发布声明,称与美美咖“不存在任何形式和实质上的关联关系”。

2.jpg

悦拼悦美声明,受访者供图

另一家则是武汉如是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是美”),这家公司由原美美咖股东、湖北分公司总经理何成登创立,何成登如今仍持有武汉达越科技发展中心5.38%股权。

不过,如是美也火速与美美咖撇清关系,发布声明称“与美美咖与孙建新没有任何关联,同时双方公司也不存在任何股权投资之关联。”并强调“平台推出的‘积分颜值’是增加客户、机构和平台粘性的优惠举措,与美美咖此前推行的‘现金补贴’无任何相似和可比之处。”

对于美美咖与两家公司之间的关联,美美咖相关负责人回复本报记者,称并不清楚此事。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