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安诚财险业绩“过山车” 拟引入战略投资者谋求新发展

吴敏 2020-10-10 17:16:21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近日,安诚财险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引战意向公告,拟以不低于3.81元/股的价格引入战略投资者。但具体挂牌金额则为待定,且安诚财险并未对战略投资者的资格要求等信息作详细披露,仅表示,战略投资者应满足法律、行政法规以及中国保监会《保险公司股权管理部办法》等监管规定对保险公司股东资格的要求。

事实上,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及公开募集资本是保险公司常用的“补血”手段之一,不仅有利于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同时也能增强资本实力,为战略布局落地提供有效资金支持。

2006年至2013年,安诚财险已经通过4轮增资将注册资本从5亿元提高到40.76亿元,截至今年2季度末,该公司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541.06%,较为充足。在业内人士看来,相比于资金需求,安诚财险的引战工作或意在借助战略股东资源优势谋求发展。

业绩“过山车” 新掌门人被寄予厚望

成立于2006年底的安诚财险,是第一家总部设在重庆的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其成立之初的注册资本金为5亿元,通过不断的股权转让以及增资扩股,最新注册资本金为40.76亿元,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重庆市国资委。

但成立以来,安诚财险的盈利状况并不稳定。2009年,其净利润-9617.68万元,2010年扭亏为盈,净利润2967.81万元,2011年又下滑至383.78万元,2012年和2013年连续两年翻身,分别获得5275.58万元、5815.78万元的净利润。

在连续四年获得盈利后,2014年,再次亏损1.28亿元;2015年得益于投资收益的增长,盈利2.28亿元,达到利润顶峰。但在2016年再次亏损1048.95万元。2017年,安诚财险围绕“规模增长、效益提升”两大主题开展工作,或因成本控制得当,连续2年盈利,2017、2018年分别盈利3094.03万元、3710.9万元。但在2019年,安诚财险进入近十年以来的最低谷,净利润大幅亏损3.98亿元。而亏损原因或是因非洲猪瘟以及扶贫业务带来较大损失。

不过,安诚财险近几年的保费增长也略显乏力,2017年,该公司实现原保费收入41.51亿元,同比增长10.76%;2018年,安诚财险保费为41.17亿元,同比下滑0.82%,远低于财险行业平均11.52%的同比增速。2019年有所改善,安诚财险实现保费收入45.1亿元,同比增长9.53个百分点。但这一数值也仍未达到其在2017年时定的用三年时间实现“保费收入超50亿元,资产规模达100亿元”的目标。

本报记者还注意到,安诚财险较为依赖车险业务,其车险业务占比一度近九成,2015年后有所降低,但也维持在七成左右。高占比的车险业务也带来较大的承保亏损,2016-2018年,其车险承保分别亏损2.74亿元、2.96亿元、3.42亿。2019年亏损继续放大至3.75亿元。

如今,车险综改后,竞争优势不明显的中小险企利润空间或将进一步被挤压,如何转型,将是安诚财险面临的最大问题。

2019年末,安诚财险大股东重庆城投提名周平为董事长人选,2020年9月,正式任命其为公司董事长。

周平有近20年主管重庆社会保险工作的经验,也被大股东寄予厚望,重庆城投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明期待周平的到任能把重庆城投集团的保险短板补齐,切实担任起安诚保险党委书记、董事长职责,尽快扭转公司长期经营亏损的局面。

上任初始,周平即提出“123”战略,在经营管理过程中,要以利润为关键,注重保险盈利能力和投资收益能力,从规模经营向发展效益转变,粗放型管理向精细化管理转变,区域品牌向全国品牌转变。

令人欣慰的是,2020年上半年,安诚财险实现了0.42亿元净利润,转型可算取得一些成效。此次拟引入战略投资者,有业内人士指出,该公司或意在借助战略股东资源优势,谋求进一步发展。

股权分散 四成股份被质押、冻结

事实上,安诚财险已经经过4次增资及引战,将注册资本从早期的5亿元提高到40.76亿元。

具体来看,成立的第三年,即2009年安诚财险宣布增资5亿元,将注册资本提高到10亿;2011年再次增资,注册资本达到25亿元;2012年5月,安诚财险定向增发5亿股普通股,同时引入外资股东国际金融公司(IFC),注册资本变更为30亿元;2013年末,安诚财险第4次增资,引入韩国东部火灾海上保险公司(现更名为“DB损害保险公司”),增资后其注册资本达到40.76亿元并延续至今。

目前,安诚财险拥有19家股东,股权较为分散。较多的股东数量,也使得安诚财险股权不稳,近年,数家民营股东欲出清安诚财险股权。2018年,国际金融公司将持有共3亿股安诚财险股权成功转让给重庆城投;2018年、2019年,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曾分别于重庆联交所、上海联交所挂牌转让安诚财险的5%股权,但未产生股权接盘方。

同在2018年,重庆联盛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拟向重庆北部双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出清所持有的安诚财险的0.3亿股股份,从公开信息来看,该笔股转暂未获得监管批准。

一位保险专家指出:“相对于大型险企,小型险企缺乏特长,公司标的质量是否优良、持股数量是否可观等因素,都影响交易对手的判定,且伴随保险行业监管趋严,资本对于保险股权的投资也更谨慎。”

另外,安诚财险还存在股权被质押、冻结的问题。截至2020年2季度末,安诚财险总股份为40.76亿股,被股东质押的股份达14.238亿股,占公司总股份的比重为34.93%,其中被冻结股份为2.45亿股,占比6.01%。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室副主任王向楠曾告诉本报记者:“非重要股东的变更对保险公司经营的影响不大,积极和有序的股权流动对公司经营是好事。不过,部分股权长期处于不稳定状况可能增加公司经营的不确定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也指出,股权质押本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一般而言,国有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相对较少,而民营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更普遍,因为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相对较窄,保险公司股权是质量相对较高的押品,融资比率比较高,质押融资是很多企业的选择。但如果个别股东有过于激进的质押融资行为,会加大自身流动性风险,进而危及险企股权结构。

另有保险业专家告诉本报记者,股权大部分被质押或冻结,是可能导致公司主要股东被迫变更的因素,平均以上而言,也反映了公司股东的财务资质偏弱,所以对任何公司均是不稳定因素,会引起利益相关方的担心,这对保险公司也是如此。

接下来,安诚财险能否觅得符合心意的战略投资者,为其发展提供有力帮助,值得关注。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