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国际航协发声称四季度行业将极其艰难 明年最多烧掉700亿美元

王潇雨 黄兴利 2020-10-30 17:03:55

(王潇雨 摄影)

本报记者 王潇雨 黄兴利 北京报道

尽管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局部市场已经获得了较好的恢复,但边境限制导致的跨境旅行市场萎缩仍然对全球民航业造成着持续的冲击。特别是当大部分航空公司在2020年以来都忙于收缩航线网络、封存飞机、寻求政府补助等一系列举措,以期能熬过这个行业“寒冬”时,抬眼望去可能更糟糕的时刻还在下一个阶段。

“2020年第四季度行业将极其艰难,如果边境持续关闭、入境仍采取隔离措施,2021年上半年几乎难有明显好转。如果没有额外的政府财政援助,按目前的烧钱速度,航空公司现金储备中位数只能维系在8个半月,收入萎缩的速度高于我们削减成本的速度。”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下称"IATA")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Alexandre de Juniac)在北京时间10月27日晚间举行的一场线上交流会中,对包括《华夏时报》在内的全球媒体表示。

急剧的现金消耗

根据IATA当天发布的一份最新分析报告认为,航空运输业已无力通过大幅削减成本来支持急剧的现金消耗,避免破产并在2021年保住工作岗位。

IATA首席经济学家布莱恩·皮尔斯(Brian Pearce)在27日的交流会上通过对最新行业数据分析指出,即使进行严格的削减(包括基于降低工资或裁员或两者结合的理论上减少52%的单位劳动力成本),整个航空业在2021年仍将烧掉600-700亿美元的现金,而收入只能达到4000亿美元。尽管总收入要比2020年增加约30%,但相较2019年却仍然减少了50%。

对于航空运输业而言,成本的降低并不是无限制的,在一定期限内固定或者半固定成本占到航空公司总成本一半左右。一个简单的例子:一架飞机暂时停止运营,但依然会持续产生折旧成本或者租金的消耗,同时还有相关的配套人力以及其他相关资源的成本,规模越大的航空公司在这方面所面临的压力就越大。

而疫情对航空公司在经营方面带来的副作用产生的连锁反应正在迅速蚕食掉这个利润本来就不丰厚的行业数十年积累下来的“家底”。IATA数据显示,由于航空公司减少了运力(可用座公里,ASKs)以应对旅行需求的下降,单位成本(可用座公里成本,CASK)上涨了,因为可以“分摊”成本的座位公里数更少。第三季度的初步结果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单位成本上涨了40%左右。

随着国际需求下降近90%,航空公司已经停飞了数千架长途客机,并将业务尽可能转为短途飞行。然而,由于平均飞行距离大幅下降,需要更多的飞机执飞短途航线。因此,与2019年1月相比,运力(ASKs)下降62%,但执飞机队仅下降21%。

航司难熬的冬天

对航空公司而言,如果收入下滑幅度无法覆盖成本消耗,就容易陷入财务危机甚至最终破产。实际上,即便没有COVID-19疫情,航空公司的破产也经常可见,但也只有当前这种局面可以导致全球所有的航空公司都陷入“灭顶”的恐惧之中。

IATA对76家航空公司进行抽样调查结果显示,虽然在今年第二季度运营成本同比下降了48%,但营收跌幅高达73%。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些规模巨大,历史悠久,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欧美老牌航司宁可接受一些苛刻的限制性条件,也接受了来自政府的资金注入。

自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全球已经有超过40家航空公司破产或者重组,在布莱恩·皮尔斯看来,这个数字低于此前预计,但“(如果各方不采取措施)在这个冬天过后可能会有更多航司无法继续支撑。”

IATA已经联合包括国际机场协会(ACI)在内的诸多行业组织多次呼吁各国政府采取救助措施,维持航空公司的财务状况和避免大规模裁员。同时还呼吁在飞行前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开放边境并确保旅行而无需隔离。

但疫情目前发展的情况来看,欧洲一些国家已经重启“封城”措施,即使是已经基本得到控制的中国也持续存在输入性病例,因此短期内指望彻底解除边境限制恐怕并不现实。

产业链受波及

作为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条,航空运输业受到重挫影响到的环节还包括飞机制造业和机场等行业。经过数个月痛苦的挣扎,诸多负面效应已经开始显现。比如代表机场运营商的欧洲国际机场协会(ACI Europe)近日表示,欧洲740个商业机场中,估计有193个机场面临 "如果客流量在年底前还不能开始恢复,那么在未来几个月内就会破产"。

包括美国波音民机集团和欧洲空中客车公司在内的飞机制造商也早已经通过降低产能和裁员等方式应对可能会持续数年的市场环境变化。航空公司降低成本的举措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对运力结构的调整,包括提前退役旧飞机、推迟新飞机交付甚至取消订单等,这些对于飞机制造商、供应商以及飞机租赁行业的影响立竿见影。

IATA发布的最新预测显示,今年航空公司接收的飞机数量可能低于原计划的一半,全行业在今年底将新增约800架飞机,但正常情况下全行业一年新增运力的规模超过2000架。

为此,飞机制造商也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向外界传递一种姿态,即他们在尽最大努力来保持乘客在航空旅行过程中的卫生安全,比如高标准的客舱空气过滤装置、新的病毒消杀设备等。而在过去,制造商的卖点通常更多倾向于飞行器的安全高效以及舒适。

呼吁安全地重新开放边境

多方努力的目的是为了让旅客对航空旅行依旧抱有信心,但从目前的时机情况看来,航空运输业能否走出危机依然取决于各国政府对边境限制的态度以及是否能够在全球推行标准的检测标准及程序。

国际机场协会总干事路易斯·费利佩·德奥利维拉(Luis Felipe de Oliveira)在本月早些时候进行的一次在线采访中,对包括《华夏时报》在内的媒体表示:“国际机场协会和国际航协一致呼吁政府采取紧急行动,对旅客进行广泛和协调性检测,以避免隔离。如果不采取这一行动,行业将面临崩溃,这一点毫不夸张。”

在两大行业协会看来,通过采取协调统一的检测方案,无需隔离并安全地重开边境,将推动整体经济,航空公司和机场将获得赖以生存的收入,因此他们也呼吁国际民航组织理事会航空复苏工作组提供一种国际商定和公认的测试方案,可在国家一级采用。如果各国政府将检测作为一种手段,就可以安全地重新开放边境,重新建立全球连通,为防止航空业系统性崩溃提供非债务性财政支持。

“危机笼罩下的每一天,失业和经济破坏的可能性都在增加。除非政府迅速采取行动,否则约有130万个航空公司的工作岗位将面临风险,并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从而威胁到航空业350万个就业机会,而整个经济体中有4,600万人的工作是由航空业支撑的。此外,航空连通性的丧失将对全球GDP产生巨大影响,威胁到1.8万亿美元的经济活动。各国政府必须采取坚决行动,避免这场迫在眉睫的经济和劳工灾难。必须采取更多的财政救助措施,必须采用系统化的新冠病毒检测措施,在无需隔离的情况下安全地重新开放边境。” 德·朱尼亚克强调。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