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广州银行IPO迎监管51问:股权集中、贷款集中度过高等问题引关注

杨仕省 罗金惠 2020-12-5 15:46:51

本报记者 杨仕省 见习记者 罗金惠 深圳报道

12月的首个交易日,银行股普涨。截至12月3日收盘,银行股上涨行情仍在持续,银行业指数累计涨幅达2.27%,跑赢同期上证指数涨幅。

对于近期银行股的上涨,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低估值的板块表现较好,特别是像银行股已经沉寂已久,估值大约处于历史的底部,成为A股市场估值最低的板块,银行股的表现应该是补涨的成分,加上银行的业绩增长超预期,因此四季度银行股往往有较好的表现。”

在大好行情的催动下,多家银行股预备军也蓄势待发,广州银行在其招股书披露半年后,其IPO动向也有了新进展。

11月27日,证监会披露了对广州银行IPO的反馈意见,从反馈意见来看,证监会此次针对广州银行IPO提出的问题包括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关于财务会计资料的相关问题等共有四大类,合计51个问题。

在诸多问题重压之下,广州银行IPO仍面临着考验。针对上述问题回复的进展情况,《华夏时报》记者根据该行工作人员提供的联系方式多次致电其媒体对接部门,不过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复。

股权问题引发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广州银行成立于1996年,在46家城市信用合作社的基础上组建而成。早在2009年,广州银行就曾提出过三年上市的口号,但直到今年7月,证监会才披露了广州银行IPO招股说明书,但这并不意味着广州银行的上市进程已经高枕无忧。

在此次问询中,股东股权及关联交易问题,依然是银行IPO审核关注的重点之一。而市场观点多认为,促使广州银行上市进程缓慢的一大阻碍正是股权过于集中。

有相关研究表明,上市银行股权集中度与银行绩效具有显著相关性。股权集中度高,激励机制、监督机制都不能有效发挥作用,上市银行的绩效差。反之,股权集中度较低,股东有提高业绩的动力,银行绩效较好。

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广州银行的控股股东为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金控”)及其控制的广州广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广永国资”)。除了广州金控、广永国资,持有该行发行前5%及以上股份的其他股东还包括南方电网、南航集团以及金骏投资。

而在此前的2012年,广州银行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广州国际控股集团(现广州金控)及其控制的广州广永和广永经贸(广永国资),持股比例分别为63.99%、26.16%、1.89%,合计持股比例超90%。

到了2016年,广州银行联合广州金控启动了股权优化工作,通过增资扩股50亿股,以及结合广州金控同步转让14.93亿股公司股权,引入南方电网、南航集团等7家战略投资者。

因此,此次证监会反馈意见要求广州银行说明并补充披露历次增资和股权转让等变动事项的价格、定价依据及其公允性,股东增资款或股权转让款是否实际支付及资金来源,是否为增资方或受让方自有资金。

此外,证监会还要求该行说明发行人定向增发的原因,广州金控、广永国资和南方电网等6家企业的基本情况,定增对象的选择依据,定增前后发行人主要股东持有发行人的股权变化情况。

截至目前,广州金控直接持有广州银行股份22.58%,广永国资持股19.71%;南方电网持股16.94%,南航集团持股12.68%,广州金骏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7.58%。其中,广州金控合计持股42.3%,为该行控股股东。截至2020年4月末,广州银行前五大股东合计持股占比79.49%。

贷款集中度高

在信息披露方面,证监会要求该行在招股书补充披露对房地产业的贷款占比较高的原因、房地产业贷款质量是否下降以及对该类贷款计提的损失准备是否充分等内容。

本报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贷款客户主要所处行业为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及批发和零售业,分别占广州银行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25.61%、22.03%和16.71%。前三大行业贷款占该行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64.34%,占全部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29.90%。

此外,2017至2019年间,广州银行投向房地产业公司贷款和垫款余额分别为245.03亿元、316.99亿元和350.50亿元,占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2.88%、25.61%和25.61%,占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4.46%、13.22%和11.90%。

虽然广州银行在招股书中指出其对房地产公司贷款的管理办法,但从相关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投向房地产行业的公司贷款中,不良贷款余额达到3.16亿元,同比增长2.7亿元;不良贷款率0.9%,同比上升0.76个百分点。

另外,在此次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还多次提及到广州银行的不良贷款处置和资产质量问题。

从广州银行的年报来看,2017-2019年末,广州银行不良贷款合计分别为24.78亿元、20.62亿元和35.18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6%、0.86%和1.19%。

对此,广州银行在其招股书中解释称,2018年末不良贷款总额及不良贷款率较2017年末有所下降,主要因为该行综合运用核销、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贷款。截至2019末,虽然通过核销的方式压降存量不良贷款,但随着该行贷款规模增长及经济下行压力增加,该行2019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总额均有所上升。

另外,证监会还要求广州银行补充披露,争议标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终结的重大诉讼、仲裁案件的基本情况、进展及执行情况,并分析披露相应的贷款五级分类情况、贷款损失准备计提的具体情况。

由此可见,在诸多问题重压之下,广州银行能否顺利闯关IPO仍面临着巨大的考验。针对证监会提出的上述问题以及回复进展情况,《华夏时报》记者根据该行工作人员提供联系方式多次致电其媒体对接部门,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复。

截至目前,除广州银行之外,还有15家银行在“排队”IPO,分别为齐鲁银行、兰州银行、湖州银行、东莞银行、重庆三峡银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厦门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行、江苏大丰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广东顺德农商行、广东南海农商行、毫州药都农商行、江苏昆山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强敌环伺之下,如何厘清过往遗留问题,成为广州银行冲关谋突围的关键所在。

当前,A股市场中一共有36只银行股,在A股大分化的背景下,银行板块内部的分化也越来越明显,对投资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

“考虑到银行的盘子较大,因此上涨的空间可能有限。如果追求较低风险、较低回报的投资可以参与银行股投资,但是银行股上涨空间有限。”杨德龙向本报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