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聋哑残疾人的需求如何让更多人知道?手语翻译队构建语言沟通桥梁

文梅 杨德泽 2020-12-10 19:23:06

本报记者 文梅 见习记者 杨德泽 北京报道

11月29日,由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残疾人事业发展研究会主办的第十四届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就疫情期间残疾人保护、特殊残疾人保障以及促进残疾人互助等话题展开讨论。

在论坛上,武汉市第一医院的一名护士赵洪玮分享了自己在疫情期间的感受和经验。精通手语的她在武汉封城期间,自愿帮助当地残疾人导诊、就诊,帮助许多残疾人安全平稳地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这段日子也成了她后来记忆中最难忘的时光。

赵洪玮从小是由聋哑的爷爷奶奶带大,正是基于这段特殊的童年经历,让她成为了武汉当地的一名“手语专家”。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方言和普通话之别,其实聋哑人的世界里也有“方言”。由于地区差异和历史原因,国际通用手语在我国中老年群体的普及非常有限,目前很多中老年聋哑人使用的手语和国际通用手语有很大差别,他们中的很多人还是习惯当地形成的自然手语, 这也造成不少聋哑老人的沟通障碍十分突出。

疫情之下的聋哑人

据赵洪玮介绍,现在武汉市30岁以上的聋哑人大多都看不懂国际通用手语,因为现实中,这一群体没有精力和能力重新学习“聋哑世界里的普通话“。与此同时,随着国际通用手语的社会化普及,很多年轻人又无法看懂本地的自然手语,老人不会说,年轻人又不能懂。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上了年纪的聋哑老人逐渐成了日常交流中一座被人遗忘的孤岛,且人数不少。据她回忆,疫情期间来武汉第一医院就诊的聋哑人里80%都是老人。

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发之后,正常人的生活尚且因此带来诸多不便,对残疾人群体的影响就更为深重。每日紧张忙碌的工作中,如何保障残疾人患者正常就诊和治疗成为武汉当地医院的难题之一。

作为当地重点抗疫医疗机构之一,赵洪玮所在的武汉第一医院早在封城前几日已经满负荷运转,全院医生、护士每天工作安排很满,大家既要照护自己避免感染,也要为病人们做好服务。

不幸的是,1月23日武汉封城这一天,赵洪玮也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好在我属于轻症感染者,行动不受太大影响,我就在病房里拿着手机,通过视频打手势帮他们做翻译工作。”后来,赵洪玮还拿到了武汉第一医院负责支援的雷神山、火神山和方舱医院聋哑患者的资料,主动承担起聋哑人的沟通工作,一直到武汉疫情解除。

赵洪玮告诉本报记者,她康复之后的工作常态是工作时照顾入院病人,休息时立刻给需要帮助的聋哑病人发微信,询问他们有什么需求。她的努力和付出得到了同事们的赞赏,也因此认识了许多聋哑人朋友,成了他们生活中的知心人。

据悉,成立于2012年的武汉市第一医院手语队所有的队员均来自医院各部门的医生和护士,经过八年的磨合和实践,如今已渐趋成熟。手语队成立至今,累计提供导诊服务3000余次,开展国际培训课程100余次,同时,开展义诊、健康教育、养生大讲堂等多种活动,并且在此次新冠疫情中为聋哑人病患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和帮助,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残疾人机制保护亟待完善

武汉新冠疫情基本平息之后,武汉市残联对残疾人保护工作进行了总结,武汉市残联理事长李红敬在论坛上表示,正是由于从上至下的关注和呵护,残疾人这一特殊困难群体才能安然渡过疫情难关。

北京晓更助残基金会理事长,北京融爱融乐心智障碍者家庭支持中心总干事李红说,经历了此次疫情,业界人士对危机下的残疾人保护工作有了全新的思考,通过在疫情期间的磨合建立了重大突发事件的应急响应工作机制,丰富和完善了危机下的残疾人保障。他们也据此制定规范、编撰工作指南,使得特殊残疾人保障这一领域有了服务指南。“今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特殊残疾人群体保障工作正在逐步落实,积极开展特殊残疾人的关爱和兜底,全民小康的道路上,残疾人一个也不能少。”李红说。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理事长程凯在论坛上表示,要真正造福残疾人,就要先了解他们的需求,和这些特殊残疾人群体做好沟通。残疾人在行为上确实有一些困难,但不代表人与人之间的隔阂。“目前针对大量的中老年听障人士群体,自然手语(当地手语)的作用还不能被替代,我们要创意建立手语翻译的派遣制度,以确保在突发事件的时候有足够的专业储备可以调度使用。”

受此启发,北京以及全国各地残联已经针对聋哑人的交流困难问题专门成立了手语队,以确保在国际手语普及之前也能做到聋哑人沟通无障碍。“这是武汉疫情其中一个很宝贵的成果,我们要通过这次疫情中建立起来的工作基础,切实把帮助特殊残疾人解决特殊需要的工作成果巩固下来,不断地扩大人群,惠及更多残疾人。”程凯如是说。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