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何为“公益慈善”本质?第三部门十年发展再受拷问, “民间公益组织需要更多空间”

文梅 陈柯宇 2020-12-12 09:12:58

本报记者 文梅 见习记者 陈柯宇 北京报道

中国慈善行业十年来发生着巨大变化,今年年初新冠疫情的冲击也为行业发展带来更多不确定性,经济社会的发展给予了行业更多更复杂的挑战。第三部门如何应对这些挑战、推动行业伟大复兴和健康良性发展,都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12月3日下午,由中国扶贫基金会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公益创新研究院、公域合力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协办的《中国第三部门观察报告(2020)》(下称观察报告)发布暨十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文奎总结到,十年之间公益行业(第三部门)经历了各种变化的洗礼。观察报告客观地描述和记录了整个第三部门的十年变迁,对典型案例进行了剖析,对重大事件给予了记录和评价,让我们对行业未来发展有了更多期待和憧憬。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公益创新研究院院长康晓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不管是政府还是民间对慈善的概念认知都较为混乱,大家不知道什么是慈善,或者说不知道个人救助能不能算作慈善,于是出现了不知如何界定、概念模糊的问题。

“公益慈善”本质再受拷问

慈善的本质是什么?慈善的生命力源自哪里?慈善在我们这个社会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哪些力量在塑造着中国的慈善?制约我们时代发展的瓶颈是什么?中国的慈善家将走向何方?…

十年间中国的民间公益在曲折中走上了专业化、组织化、协同化的道路,基金会数量连续10年呈激增之势,新的生机与活力迸发,但这些最基本的问题依然从慈善行业的最幽深处凝望着每一个公益人。

《中国第三部门观察报告(2020)》作为这个系列的第十本,在建立慈善研究框架、打通传统慈善与现代公益、透视中国慈善的系统结构,以及梳理公益慈善的时代特征等方面,进行了独到且原创的观察和思考。

对此,康晓光认为,慈善既包括传统社会中的慈善,也包括现代社会中的慈善,既包括政府承认的慈善,也包括民间的慈善。而目前政府对慈善捐赠受益者强调必须是不确定的多数,这一定义过于狭隘。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公益慈善与非营利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马剑银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政府目前对慈善的定义可以看出,政府对社会组织存在一种矛盾的心态,既希望社会组织提供的服务为其施以补缺,同时又对其进行了严控监管。

这反映到具体的法律政策上就是明显的政策之间的张力。马剑银认为:“2016年的《慈善法》是一个相对比较开明的、促进慈善行业发展的政策,但随后出台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使《慈善法》在落地过程中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那么经历了快速发展的十年后,第三部门在整个社会中到底应处于何种位置?

对此,马剑银表示,从旁观者角度来看,第三部门确实起到了国家行动或是政府战略的补充作用,但对于组织自身来讲,其目标仍应以完成自己的任务为己任,“而且第三部门很重要的一个功能是试错,它实际上可以给国家很多的大的行动提供先期的方案”。

据了解,《观察报告》以如何观察中国市场为根本目的,对第三部门十年来的发展进行了总结,试图为当代中国慈善提供一部分战略,一个囊括主要影响因素及主要作用机制的解决方向。

康晓光表示,尽管目前中国慈善行业仍存在很多问题,但最基本的慈善制度设计已成型。“未来我们应充分开发我们良好的文化储备和文化知识,与当前的慈善体系融为一体,让它成为慈善行业进一步前进的根基。”

疫情透视未来发展前景

如果说2008年的汶川地震开启了中国的“公益元年”,唤醒了民众的公共意识,带来了慈善公益行业十年的快速发展历程,那么今年新冠疫情的冲击无疑是公益慈善行业的一个重要节点,此次疫情期间民间组织的表现是目前我国慈善行业现状的反映。

北京市银杏基金会理事长林红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此次疫情期间,很多人抱怨看不到民间组织的很多行动,这是不公平的一种评价。这次疫情的特殊性导致了民间组织的行动没有凸显出来。”

对此,康晓光认为,这次疫情的一个特殊性表现为封城,这导致很多组织无法开展工作,除了少量政府授权的机构组织可以进行活动外,大多数组织无法进行组织动员。

据了解,疫情期间新阳光基金会、春苗基金会、汉弘基金会、壹基金、爱德基金会等都为抗击疫情做出了努力。例如新阳光慈善基金会支援了湖北地区最紧缺的三大类医疗物资:防护消毒类物资,包括防护服、口罩、医用手套等;诊断类物资,包括核酸提取仪、荧光PCR仪、核酸提取试剂盒等;治疗和检测类物资,包括制氧机、呼吸机、高流量氧疗仪、监护仪等,共支持到湖北190家机构。

“这是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反应的一些基金会,它们本来的工作领域就集中于抗灾救灾,此外,此次疫情期间还有一些NGO组织,他们本来的专业领域并不是救灾,但他们在很快的时间内做了集体应对这个灾害的决定,可以明显感到他们投入的机构更专业,应对更快速有效。”林红说。

例如作为一个民间助学组织,麦田行动一直致力于改善中国贫困山区孩子的教育环境,疫情期间与湖北当地医院进行了资源对接。在2月26日之前,麦田就已累计募集抗疫资金和物资4755474.27元,已送达物资价值3869899.8元。

除了一线支持性机构所做的努力,在背后默默付出的二线支持性机构也在潜心工作。“许多慢性病病患者、罕见病患者本应长期服药或定期去医院检查,但疫情期间无法进入医院,于是许多公益组织也为此做了努力,帮助进行检查和心理疏导,由于他们没有去到人群最集中的地方,因而不易被关注到。”林红补充说。

因此,对于此次疫情中第三部门的整体表现,康晓光评价道:“今天第三部门比2008年的时候实力壮大了很多,所以在疫情当中表现的绝对量来看,确实比08年表现突出。中国人做慈善的能力实际上比过去空前提高了,热情也越来越高涨,公众参与慈善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都在快速发展,慈善已经成了个人生活方式、社会运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对于第三部门未来的发展,康晓光表示:“民间的公益组织需要更多的空间、需要政府放手,一定可以发展的更好。”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