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怡合达“带病”过会?应收款存货持续走高,涉多起诉讼案件

杨仕省 罗金惠 2020-12-16 13:06:20

本报记者 杨仕省 见习记者 罗金惠 深圳报道

12月11日,自动化零部件一站式采购服务企业东莞怡合达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怡合达”)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据悉,本次公开发行,怡合达拟募资11.46亿元,募集资金拟投向东莞怡合达智能制造供应链华南中心项目、苏州怡合达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自动化零部件制造项目和东莞怡合达企业信息化管理升级建设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怡合达虽然成功过会,不过公司报告期内涉及多起诉讼案件并存在应收账款及存货逐年攀升等诸多问题。此外,招股书中投募项目规模与实际情况也存在差距。

针对上述待解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怡合达,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稍后联系记者进行回复,但记者等候48小时仍未获得回复。

财务状况存风险,投募项目信披存疑

据天眼查APP显示,怡合达成立于2010年,主要从事自动化零部件研发、生产和销售,提供FA工厂自动化零部件一站式供应。

此次IPO,怡合达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4001万股,占发行后股份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00%,计划募集资金11.46亿元。其中,7.79亿元拟用于智能制造供应链华南中心建设项目,3.07亿元拟用于苏州怡合达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零部件制造项目,0.60亿元拟用于东莞怡合达企业信息化管理升级建设。

记者了解到,华南中心项目选址位于东莞市横沥镇村尾村,于2018年7月13日在东莞市横沥镇经科信局备案。

据华南中心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表披露,此项目建设期起于2019年6月止于2021年5月,建设周期长达2年。主要从事工业铝型材及配件、直线运动零件等金属制品的加工生产及销售,项目员工人数达2500人,占地面积51775.58㎡,建筑面积约20万㎡。

但是,在怡合达官网2019年6月4日发布的关于"华南中心项目举行奠基仪式"的新闻中,华南中心项目占地51776㎡,建筑面积约15.4万㎡,建筑面积较此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表披露的数据缩小了4.6万㎡。

此外,在东莞政府门户网站同期发布的华南中心项目奠基仪式的新闻中所提及的该项目总建筑面积约为15.4万㎡,将于2020年建成并试生产,创造3000个就业岗位。而环境影响报告表披露的华南中心项目预计投产日期是2021年6月,创造的就业岗位也比之少了500个。

除上述信披问题外,《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其财务问题也层出不穷。

从业绩来看,怡合达近年营收及利润在报告期内均呈双位数增长。但同时,其应收账款及存货也呈增长趋势,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亦逐年上升。

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怡合达各期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0.71亿元、1.45亿元、1.91亿元和2.73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8.81%、23.16%、25.08%和25.49%(经年化处理)。此外,各期末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金额也分别达到359.84万元、784.55万元、1889.87万元和2372.89万元,涨幅较大。

随着应收账款不断增加,其应收账款周转率逐年下降。报告期内,怡合达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7.37次、5.80次、4.54次、4.62次,三年内周转次数减少近3次/年。而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米思米2017年、2018年分别为6.01次、5.98次。

对此,财税专家马靖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若企业应收账款周转率过低,则说明企业催收账款的效率太低或信用政策十分宽松,会影响企业资金利用率和资金的正常周转,增加坏账发生的比率,最终影响到利润。”

除了应收账款金额及占比较大,怡合达的存货也不容小觑。

报告期各期末,怡合达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1.40亿元、1.77亿元、1.94亿元和2.18亿元,该公司存货主要由半成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组成,三者合计占存货总额比例分别为86.70%、89.02%、89.72%和86.48%。

同时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存货库龄超过1年的存货金额占比也在逐年增加,分别为15.88%、24.32%、31.88%。

对此,怡合达进行了存货跌价准备,报告期各期末,存货跌价准备余额分别为 86.53 万元、262.92 万元和176.02 万元。

马靖昊认为,如果一家企业存在比较大的“库存”,根本上说明企业创新能力的不足以及市场地位的弱势。这样的企业才会把"产品"堆放在仓库里,而且越堆越多,最终库存跌价,甚至低于成本价,只好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涉多起诉讼案件

除上述问题外,怡合达还存在多起诉讼。

本报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相关数据发现,在怡合达相关法律诉讼中,其作为被告诉讼高达61条,记者统计发现,仅报告期内,相关诉讼就高达58条,诉讼内容涉及侵害外观涉及专利权纠纷、买卖合同纠纷、劳动争议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轮问询时,深交所就经营模式的问题,要求怡合达补充披露“采用与米思米类似的经营模式以及编制产品目录手册等是否存在侵犯米思米著作权、专利权、非专利技术等相关知识产权的情形或风险”等。

此外,怡合达共同实控人之一金立国还因昆山怡合达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昆山怡合达”)虚开增票案备受关注。

招股书显示,怡合达共同实控人之一金立国曾参股的昆山怡合达于2018年5月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上述处罚对象不涉及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金立国此前曾持有昆山怡合达20%股份并担任监事,2016年9月转让其股权,昆山怡合达后于2019年9月注销。

然而,结合昆山怡合达虚开增票案的时间脉络来看,该违法行为发生期间,金立国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担任该公司监事。

此外,怡合达还存在生产经营场所相关风险因素,据悉,怡合达位于东莞市虎门镇北栅社区东坊工业区以及位于东莞市虎门镇骏马路1号B区2号厂房和B区6号宿舍楼均为租赁取得,由于历史遗留原因,上述生产经营场所未能办理房屋产权证书,产权存在瑕疵。因此怡合达极有可能面临因产权手续不完善或到期不能续租,从而存在因经营场所搬迁导致生产经营中断的风险。

就目前情况而言,其未来登陆A股市场具体表现不甚明朗,关于怡合达未来上市进程及发展情况,《华夏时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