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盲盒“装下”千亿市值潮玩王国 泡泡玛特暴利生意能火多久?

金晓岩 2020-12-17 22:22:59

本报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距离新三板上市已经七年时间,直到今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再次以1000亿港元的首发市值二次冲击港交所,一个小小的盲盒玩具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在外界认知范围内,泡泡玛是一家玩具制造商,甚至是玩偶游戏的拥有者,其实不然,泡泡玛特之所以能吸引年轻人趋之若鹜并能够变现,不仅是多年打造的品牌和市场,更是其产品富有IP属性,满足年轻人的精神需求并投入。

不过,也有不同的声音认为,一个小小的盲盒,出厂价 10 多元,售价翻了几番达数十元,甚至有些热门隐藏款的产品价格一度被哄抬到了数千元,溢价几十倍。不免引起疑问,泡泡玛特是否能真的撑起 1000亿的估值?

首家“千亿市值”玩具股

在玩具领域,也不乏一些上市公司的存在,但能做到千亿市值,泡泡玛特尚属第一例。

十几年前,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潮玩是个相当生僻的概念,直到Bearbrick,Kaws的“同伴”,以及今年大火的Molly出现,并融入盲盒玩法后,这种玩具开始不止于小圈子里的所谓潮流人士玩转,逐渐进入普通大众消费圈。

据了解,泡泡玛特IPO定价为38.5港元/股,共募资52.2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4亿元)。IPO后,泡泡玛特创始人、CEO王宁在上市公司持股49.80%,这位出生于1987年的创始人身家已接近500亿港元。

一场游戏界的狂欢赚足了眼球。当初,泡泡玛特的投资者们甚至不敢相信这类玩具公司能够在资本市场如此有吸引力,其中,很多投资者认为泡泡玛特市值最多能够涨五倍左右,毕竟能够做好线下店,并不意味着会撑起一个产业和领域。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泡泡玛特的市值存在一定的新股热,但是核心价值是其对冲动型年轻消费群体偏好的贴合,无论是盲盒的消费形式、抑或是IP潮玩的定位,股价肯定会受市场行情波动影响,但是这一群体的消费潜力及价值会越来越明显和重要。

竞争壁垒是业绩关键

泡泡玛特的千亿市值是否可持续,还要与其自身业务发展有关。

“它的业务定位是存在大市值的合理性,至于是否可持续性要看其后期业务发展的状况,如果长期依赖盲盒这一单一渠道、而且IP运营不能摆脱Molly的局限,那么可能就不可持续。 目前可以查到的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数据来看,泡泡玛特的业绩已经遥遥领先。”沈萌说。

当前,国内10家与玩具/衍生品相关的上市公司中,2020年上半年营收过亿的有6家;从营收增长幅度上来看,上半年营收增长仅仅2家,分别是凯迪威、小白龙;从净利润同比增长来看仅有2家,分别是美盛文化、小白龙。

从上述对比数据来看可以看到,相较于以动画内容制作及服务为主营业务的公司,玩具/衍生品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似乎更强。

泡泡玛特的成长也是逆袭之路, 回看过去,直到第一次退市前,其营收不过千万级别,甚至每一年都在亏损; 但是从这次上市披露的业绩报告来看,2017年-2019 年,泡泡玛特营收从1.58亿一路暴涨到16.83亿,净利润从156 万暴涨到4.5 亿。

根据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品牌产品的毛利率在2018年和2019年均超过了70%。并且,有研报显示,预计泡泡玛特2021年将推出131个盲盒新系列,相关IP数量增加至58个,并预测至2024年泡泡玛特营业收入或超百亿元。

同属玩具领域,为何泡泡玛特能够遥遥领先,外界更多认为是其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泡泡玛特最重要的竞争壁垒是IP,同行的低价策略不会造成冲击。”王宁说。

对此,泡泡玛特COO司德在上市当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泡泡玛特目前的体系里,其实有5个“Molly”,继2016年推出Molly后,2018年推出毕奇,2019年推出DIMOO和LABUBU,今年推出SKULLPANDA,基本每年有一个成功IP,说明具备持续输出IP的能力。

不过,业内也认为,这种靠单一产品引爆流行的公司,要谨慎一些,短期越流行的东西,潮水退得越快,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不能找到更长期的商业模式或者沉淀出竞争壁垒,企业业绩波动可能很大。

精神需求的溢价力

或许为了满足年轻人的精神需求,泡泡玛特正在建立其特有的虚拟消费习惯——盲盒。在加入了盲盒玩法后,这类收藏则变得更加有深层次意义,即更有神秘性和互动性。因为在拆盒前,并不知道自己能拿到什么模型,满足了很多人的好奇心和“抽奖”的心理。

对于很多不了解或者没接触过潮玩盲盒的人来说,应该很难理解这背后的一些逻辑。在传统的消费观念里,没有任何文化赋能的玩偶收藏价值微乎其微。

“不要把泡泡玛特和二次元的精神相提并论,根本不是同一种东西,买二次元周边,为之感动的是动漫作品中的精神内核,缅怀的是自己的青春;买泡泡玛特就是出于可爱的肤浅动机,所谓强烈的欲望和上瘾根本不是来自于情感表达,只是来自于抽卡的快感而已。”一位热衷于泡泡玛特收藏的消费者说。

在玩具圈内有种流行的说法认为,拴住年轻人心,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发一款游戏,让用户去收集和炫耀以排解孤独感或是追逐时尚。而盲盒里的游戏卡与买皮肤如出一辙,不是所有的抽卡游戏都有人玩,也不是所有的盲盒都有人抽。

从事玩具相关领域的张先生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泡泡玛特的IP热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个品牌,更多是稀缺而富有社交属性,能填补年轻人虚幻的精神满足,才容易打入年轻人的圈子。

对于泡泡玛特潮玩王国的稳固性,沈萌认为,泡泡玛特仍处于红利收获期 ,未来创新和开发更多IP是关键。

责任编辑:于玉金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