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新瀚新材再闯IPO:业绩连年喜人,产量步步倒退,董事长行贿未披露

王颖 徐超 2020-12-25 17:19:40

本报记者 王颖 徐超 无锡报道

12月23日,创业板2020年第59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结果显示,江苏新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首发获通过。新瀚新材本次发行股数不超过2000万股,拟募资4.04亿元,保荐机构为中泰证券。

即便成功过会,但新瀚新材的背后却隐藏着不少风险因素,除了被深交所揪出的董事长行贿未披露一事,还有辅导券商曾持股、专利发明人署名不合法规、曾因员工突发死亡被告上法庭等各种被市场关注的因素。此外,公司即便连年收得喜人业绩,但产量却一直在下滑,研发费用也并不如同行付出得多,市场竞争地位也似乎落下对手一成。

针对公司业务等方面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新瀚新材发函无回复,致电询问公司董秘处称“所问一切问题以招股说明书为准”。

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专家丁继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事实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首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提升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质量。高质量的信息披露,可以让上市公司变得更加透明,披露更加准确,信息变得可信,从而让资本市场更好地发挥资金的配置作用。

产量下滑,市场份额被蚕食

新瀚新材成立于2008年,公司主要从事芳香族酮类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特种工程塑料核心原料、光引发剂和化妆品原料等。公司客户覆盖SOLVAY(索尔维)、VICTREX(威格斯)、EVONIK(赢创)、IGM(艾坚蒙)、SYMRISE(德之馨)、长兴化学及久日新材等国际知名化工集团或境内外上市公司。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新瀚新材的第一次IPO申请了,2018年,新瀚新材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1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3.5亿元,其中2.7亿元将投向年产8000吨芳香酮及其配套项目,其余将用于建设研发中心和补充流动资金,但最后新瀚新材主动撤销上市申请。

当时,公司公开表示,主要原因为公司当时收入利润规模相对偏小,结合当时审核形势以及具体业务情况,决定主动撤回申请文件并寻求其他资本运作途径。

这一次,新瀚新材的募资项目仍然没有变,只是补充流动资金项目的投资额由5000万元变为1亿元,增长了5000万元。据业内人士推算,如果提及多年的年产8000吨芳香酮及其配套项目完成,其拥有的芳香酮产品生产线实际产能将由4200吨/年猛增至12200吨/年。

从业绩水平来看,新瀚新材的经营成长性还是不错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1-6月,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3595.56万元、26657.27万元、29177.68万元、14150.93万元,归属净利润4877.73万元、6281.19万元、7439.94万元、3960.68万元,增长稳定。

但令投资者疑惑的是,新瀚新材虽然业绩增长,产量却总体呈下滑趋势。根据招股书,报告期内,新瀚新材的产量分别为4054.96吨、4018.15吨、3878.46吨和1950.62吨。

可以看出,公司总体产量有所下滑。据化工行业人士分析,近年来,新瀚新材的竞争对手正在崛起,本属于公司的市场份额正在被一步步抢占。

招股书披露,在特种工程塑料核心原料(即DFBP)领域,新瀚新材面临的最大竞争对手是营口兴福化工有限公司,其DFBP项目投产使得新瀚新材在特种工程塑料核心原料领域的竞争明显加剧,事实上,尽管新瀚新材披露了市场竞争加剧的风险,但实际情况似乎更加严峻一些。

招股书显示,2017年,新瀚新材是中研股份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1412.35万元,占采购总额比例为42.61%;2018年,营口兴福后来居上,中研股份向营口兴福与新瀚新材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470.24万元和1397.66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21.45%和20.39%。营口兴福已经与新瀚新材旗鼓相当;2019年,中研股份向营口兴福采购金额增长至2745.40万元、采购占比45.71%,向新瀚新材采购金额820.66万元、采购占比仅13.66%。

可以看出,2017年-2019年,新瀚新材的地位被步步紧逼,失去了第一大供应商地位,所以总体产量下滑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公司产量持续下滑的情况下,募资扩产是否合理呢?针对此事,《华夏时报》记者发函询问,未得到回复。

董事长行贿被深交所揪出

在众多行贿单位中,新瀚新材俨然在其中。

2019年8月22日,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原南京化学工业园区环境保护局副局长徐航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徐航曾利用工作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判决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徐航在每年春节、中秋节前后先后6次收受新瀚新材法定代表人严某二给予的购物卡共计价值5万元,并帮助其公司协调处理危废转移事宜。

但是,对于此事,新瀚新材在首次申报材料中却只字未提。后遭到深交所问询,问询函要求新瀚新材说明司法判决中涉及行贿人员严某二是否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董监高,并说明未披露该信息的合理性,以及行贿的具体情况。

新瀚新材承认,向徐航行贿的就是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严留新。但公司认为董事长不存在因此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只是根据南京市鼓楼区监察委员会办案人员的要求配合调查。由于当时公司所在的南京化工园区危险废弃物处理能力有限,为尽快委托处理单位将危险废物安排转移处理,严留新请徐航帮忙协调,以加快危险废物的转移处理流程,为礼节性表示感谢,严留新2015年至2018年期间每逢春节和中秋节都向徐航赠送购物卡。

新瀚新材在招股书中陈述,经核查,保荐人及发行人律师认为,发行人的危险废弃物的贮存、转移、运输等处理均符合相关规定,发行人不涉及生态安全领域重大违法;徐航案的司法判决所涉及协调处理危险废物转移事宜,不存在导致发行人或严留新先生可能被追究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的情形,发行人及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因上述涉嫌行贿事项而被给予行政处罚或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不存在违反《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十三条相关规定的情形。

丁继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信息披露不合规行为,监管层最近在落实国务院发布的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时,明确要求上市公司严格做到信息披露合规,IPO也不应有例外。

也就是说,无论公司董事长是否存刑事责任,新瀚新材信息披露不到位却是不争的事实。

除了上述问题,新瀚新材还被媒体曝出有专利发明人署名不合法规、曾因员工突发死亡被告上法庭等市场不利因素,辅导券商曾经持股也被诟病。

广州一家投资机构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上市前出现这么多的问题,对公司今后的市场走势并不利好,注册制下把企业交给市场评判,事实上给予了市场更大的自主性,尽管是经营好利润佳的企业,也曾出现过被市场查出其他方面问题的先例,更不要说问题重重的企业,如果不能努力规避相关风险,那么上市后市场则未必买账。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