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百强房企*ST银亿重整“卡壳”:神秘投资人梓禾瑾芯违约,关注函再次延期回复

徐超 2020-12-28 23:00:21

本报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曾经的房企百强宁波银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银亿”或“银亿股份”,000981)的破产重整计划,出现“卡壳”——根据*ST银亿12月26日的最新公告,重整投资人嘉兴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梓禾瑾芯”)的第一期投资款有2.57亿元逾期未支付,已构成违约。

就在梓禾瑾芯被重整投资人评审委员会选为重整投资人后,其神秘身份就引发深交所的关注,并于2020年12月17日下发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就四大问题核实披露。但过了深交所规定的12月21日,*ST银亿仍未作出回复,12月26日公告向深交所申请再次延期披露。梓禾瑾芯的相关情况,至此外界尚无法完全得知。

而在已构成违约的情况下,*ST银亿是由梓禾瑾芯继续收购,还是按照顺位由候补投资人递补呢?《华夏时报》记者拨打*ST银亿董秘赵姝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发去短信也未获回应。

梓禾瑾芯实控人叶骥则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以公告为准,“现在比较敏感,不方便透露。”

风雨飘摇

*ST银亿总部宁波,是一家跨区域发展的房企,连续15年上榜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隶属于民企500强银亿集团,后者的实控人是曾经的宁波首富熊续强。除了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外,银亿集团还拥有另两家上市公司河池化工(000953)和康强电子(002119),河池化工现在也变成*ST河化。2019年6月,银亿集团宣告破产重整。

重整计划披露,2018年开始,银亿股份销售收入和利润出现下滑,同年开始出现亏损。由于银亿股份自身债务负担沉重,且到期债务偿付压力巨大,其长期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自2019年4月下以来,银亿股份陆续出现关联往来款项被认定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重组标的业绩不达标、承诺方不能及时进行业绩补偿等重大问题。虽然银亿股份积极采取了全面的内部改革及脱困措施,但仍不能底摆脱上市公司的经营困境和债务危机。

因银亿股份资金严重不足,且长期经营亏损,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具备重整原因及重整可能,宁波中院根据权人的中请,于2020年6月23日依法定受理银亿股份重整一案,并于同日指定银亿系企业清算组担任临时管理人。2020年8月21日,在宁波中院的召集下,银亿股份顺利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经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后,银亿系企业清算组正式履行银亿股份管理人职责。

按照签订于2020年12月11日的《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重整投资协议》的约定,梓禾瑾芯收购总报价32亿,第一期投资款8亿(含履约保证金1.53亿),第二期24亿。

到2020年12月25日,梓禾瑾芯已支付第一笔投资款中的5.43亿元(含履约保证金人民币1.53亿元),2.57亿元未支付,已构成违约。

*ST银亿公告称,公司2018年、2019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2020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继续为负值,公司股票将面临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而现在重整执行期间,如果公司不能执行或者不执行《重整计划》的,将被法院宣告破产清算,股票也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叶骥是谁?

按照《重整计划》,中泽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Punch Motive International NV(比利时邦志动力国际公司)组成的联合投资体,宁波合奔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备选的*ST银亿重整投资人。

作为正选的重整投资人,梓禾瑾芯的名字一经公布就引起深交所的关注。

深交所在关注函中发问,梓禾瑾芯成立于2020年8月,目前处于融资阶段,暂未开展具体生产经营业务。却要拿出32亿现金收购,因此要*ST银亿说明梓禾瑾芯的融资进展情况,并结合梓禾瑾芯的资金实力、融资渠道、可用授信额度等,说明重整投资款的主要资金来源,并分析梓禾瑾芯履约意愿及履约能力,公司是否采取充分有效的措施保障上市公司利益,并作特别风险提示。

关注函还提到,梓禾瑾芯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持有梓禾瑾芯的份额为0.25%,实际控制人为叶骥,未来梓禾瑾芯的相关股权份额可能发生变化。要求*ST银亿补充披露梓禾瑾芯的基本情况,包括但不限于股权结构图、实际控制人等,并分析梓禾瑾芯股权份额发生变化是否可能导致其控制权变更。

工商信息显示,梓禾瑾芯成立于2020年08月26日,合伙人包括宁波梓禾致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芯梓禾创业投资(嘉兴)有限公司、宁波新创合力财务管理有限公司、赤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叶骥是大股东赤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大股东,赤骥控股的二股东宁波市产城生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出现复星的身影。

有传言称,叶骥收购*ST银亿的资金来源是银泰系沈国军和复星系。对此叶骥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有很多社会上的解读不准确,等事情结束后可以再接受采访。

根据重整投资人的选招慕程序,管理人将与正选意向重整投资人签署《重整投资协议》。如正选的意向重整投资人末在本重整计划表决前签《重整投资协议》或签署后无法履行导致上述协议解除的,管理人将与顺位的备选意向重整投资人依次协商并签署《重整投资协议》。如备选的意向重整投资人未能在管理人定的时间内签署《重整投资协议》的,管理人有权参考本次招募重整投资人的条件重新招募并协商确定新的重投资人。对于违约后是否失去重整投资人的资格,叶骥表示“不存在候补的递进进来,现在还是在正常进行中。”

转型汽车产业

对于重整后的业务,*ST银亿在《重整计划》中也作出了说明。在重整计划执行阶段,银亿股份现有资产中的房地产业务资产将整体剥离并进行公开处置变现,处置变现所筹集的资金将用于支付破产费用补充公司流动性。

汽车零部件板块将以重整为契机,在重整完成后,公司将继续实施市场化改革,继续推动全球化产业布局和产品升级工作,进一步做优做强自动变速箱及其衍生的混合动力和纯电动产品、汽车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等主营业务。

变速箱,银亿之前已经收购比利时邦奇;安全气囊收购的是ARC。

资料显示,邦奇动力是一家专注于设计和制造CVT变速箱以及混合动力系统的企业。自1974年开始,邦奇动力就已经在欧洲市场为中小型车提供CTV的解决方案。其推出的首款由皮带传动的DAF 66变速箱更是CVT变速箱发展史上的元老机型。在目前的CVT变速箱全球产业格局中,邦奇位列日本Jetco、德国博世之后,是世界第三大CVT变速箱供应商。

但目前邦奇动力在欧洲市场的占有率近乎为零,因为有Jetco的关系也无缘日本市场,中国汽车市场就成为邦奇动力最重要的利润贡献点。海马、吉利、江淮、比亚迪、长城、长安、北汽等是邦奇的主要客户。

原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发展公司首席分析师、现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的变速系统目前还没有完全解决,依然采用传统变速器。邦奇变速器技术,可以覆盖新能源汽车。

清华学堂讲师、汽车分析师张翔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ST银亿转型成功的可能性较小。张翔认为,*ST银亿收购邦奇两年来一直在亏损,表明资本价值是在下降,而且邦奇主做CVT变速箱,而CVT属于小众市场,市场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至于收购的安全气囊生产商ARC,以前是通用、克莱斯勒、现代的供应商,后来因为出现严重安全问题,被换出供应商名单,因此ARC现在在走下坡路,且安全气囊的行业集中度较高。

“随着汽车保有量的增加,变速箱和安全气囊的市场规模也在相应扩大,但是银亿收购的两家都不是主流技术,所以收购不能达到预期。”张翔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