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邮银渠道占比超过99% 偿付能力消耗迅速 中邮人寿年内两次发债“补血”

吴敏 2020-12-30 19:24:11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近日,本报记者从中国债券信息网获悉,中邮人寿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60亿元资本补充债券,债券期限为十年,在第五个计息年度末附发行人赎回权,该债券票面利率采用分段式计息方式,单利按年计息,不计复利。而这已是中邮人寿今年内第二次发行资本补充债券。

对于上述债券募集资金的使用,中邮人寿表示用于补充资本,提高偿付能力,为高速业务的良性发展创造条件,支持业务持续稳健发展。

作为银行系险企,中邮人寿的业务高度依赖邮银渠道,近几年,该公司规模保费中,邮银渠道占比一直在 99%以上。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本报记者表示,虽然银行系险企拥有强大的先天渠道优势,但通常外部依赖性强,一旦遭遇宏观经济政策、资本市场或是合作机构策略等变化,高成本推动和高回报承诺换取的高增长势必难以为继。

中诚信亦在风险评级报告中指出,虽然公司持续推动业务转型升级,但新业务价值率仍然处于较低水平。“宏观经济、监管环境的不确定性及行业竞争加剧等外部因素对于公司业务运营带来潜在压力。”

个险渠道占比仅0.03% 邮银渠道占比超过99%

中邮人寿于2009年8月在北京成立。初始注册资本 5亿元,经多次增资扩股, 截至2015年末,公司注册资本增至 65亿元。2016年7月,邮政公司将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无偿划转到中国邮政、中国集邮总公司、邮政科学研究规划院和北京中邮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后上述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50.92%、20.00%、14.77%和14.31%。此后经过多次增资及股权转让,截至2020年9月末公司注册资本增至215亿元,中国邮政直接和间接持有该公司100%股权,为其实际控制人。截至目前,中邮人寿已设立21家省级分公司。

据本报记者梳理,2017年-2019年,中邮人寿净利润分别为3.8亿元、5.21亿元、16.88亿元,今年1-9月实现净利润为15.48亿元。

不过,中邮人寿主要通过邮银渠道开展保险业务,销售的产品主要包括两全保险、年金保险、健康险、意外险等人身险产品。依赖于母公司的渠道优势,其保费规模发展迅速,2017年-2019年,中邮人寿保费收入分别为410.79亿元、576.63亿元、675.41亿元,今年1-9月保费收入已经超过去年全年,达到732.69亿元。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中邮人寿个险渠道占比十分低,2019年通过该渠道获得的保费仅占总保费的0.03%,为0.22亿。而邮银渠道占比一直保持高位,近几年都在99%以上。2019年该公司邮银渠道实现规模保费671.49亿元,同比增长16.98%,其中来源于邮政公司及邮储银行的规模保费分别为607.27亿元和65.15亿元。

进一步来看,中邮人寿邮银渠道中又以分红险占据绝对主导地位,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9月,该公司分红险收入分别为253.51亿元、502.91亿元、569.67亿元及491.06亿元,占保险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71%、87.22%、84.34%及67.02%。

而传统寿险规模保费在总规模保费中的占比一直较少,2017-2019年及2020年 1-9月,传统寿险的收入分别为153.9亿元、71.06亿元、100.04亿元及239.21亿元,占保险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7.46%、12.32%、14.81%及32.65%。

宋清辉向本报记者表示,银保渠道占比过大,其佣金支出也会很高,因为每卖出一份保单,都需要给银行返还一定的中间佣金。同时,由于同业竞争激烈,银行对于银保收取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也在不断增加。另外,符合银行客户购买需求的产品大多是带有投资收益类的产品,因此通过银保渠道卖出的多是分红险、年金险、万能险、投连险等中短期存续产品,这样一来,险企就必须每年保持同等规模的保费收入,若银保渠道没有持续的新客户进来,就会面临满期给付的资金压力。

的确,中邮人寿近几年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呈逐年上升趋势, 2019年手续费及佣金支出20.77亿元,同比增长15.43%。同时其退保金也一直处于高位,2017年-2019年,中邮人寿的退保金分别为170.62亿元、130.38亿元、123.68亿元。

业务扩张消耗偿付能力 年内两次发债“补血”

伴随业务规模的扩张,中邮人寿的偿付能力也在被逐渐消耗,其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一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2017年-2019年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43.3%、152.26%、160.84%,今年第三季度为109%。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67.31%、167.33%、160.84%、第三季度为137.64%。根据银保监会11月10日发布今年保险业偿付能力状况表显示,人身险公司二季度末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6.4%;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26.6%。

而在2019年,监管已经明确偿付能力充足率与发展中短存续期产品的关系,根据银保监会2019年发布的《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规范两全保险产品有关问题的通知》,当险企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时,应立即停止销售5年期以下两全保险产品。可以看到,中邮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即将触碰监管红线。

不过,此次60亿的债券资金用途,中邮人寿明确表示将用于补充资本、提高偿付能力,“本期债券发行完成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 90.53%,而偿付能力充足率将由发行前的137.64%上升为发行后的166.40%,上升了28.76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是中邮人寿今年内第二次发行资本补充债券,该公司曾于今年3月26日发行60亿元资本补充债券,发行利率为 3.75%。

实际上,今年以来,发债已经替代增资成为险企“补血”的主要选择,截至目前,已有19家保险公司合计发行774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

对于险企选择发债而非增资来“补血”的原因,宋清辉向本报记者分析称,首先,险企发行资本补充债券费用约为发行规模的6%,融资成本相对较低。再加上其能进行二级市场交易,流动性高,交易灵活,投资者认购更活跃,便于成功发行。其次是在强监管的大背景下,监管层对保险公司增资和股权转让更为审慎和严格,对股东资质和经营等方面要求均有所提升,符合监管要求,同时又有能力和意愿拿出充足资金支持险企发展的股东有所减少,保险业的准入门槛实质性提高。

不过,宋清辉也提示,增资补充的是险企核心资本,可以同时提升险企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而发债只能补充险企的附属资本,只能提高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另外,通过发债补充偿付能力,还会受到一定的时间限制,因为发债有明确的期限,一般为10年。因此,险企要想长久解决根本问题,仍需增资。

中诚信亦表示,现阶段来看,中邮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水平满足监管要求,但未来随着业务的发展和资本市场不确定因素的增强,公司仍面临一定资本补充压力。“但未来公司仍需进一步加强资本管理,提升内生资本补充能力,持续优化资本结构。”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