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商业+文化”结合模式:为自闭儿童托起一片精神的天空

文梅 杨德泽 2021-1-1 22:23:16

本报记者 文梅 见习记者 杨德泽 北京报道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全面小康路上,残疾人一个也不能少。保障残疾儿童的健康成长更是重中之重。

2020年12月18日,由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金羽翼残障儿童艺术康复服务中心及北京清河万象汇(原五彩城)联合主办的果味VC音乐会在京举行。

岳亮是一名金羽翼自闭症学员,他从15岁开始学习吉他,至今已有6年的时间。他听说要与他喜欢的乐队一起演出,高兴得合不拢嘴,照着乐谱一遍一遍地练习着,期盼与乐队正式演出那天的到来。本次音乐会上,他与果味VC乐队在北京清河万象汇一起演奏了歌曲《白色羽毛2017》。

主唱刘子滔说:“我们一直支持金羽翼、关注自闭症儿童的艺术教育和培养,今天与岳亮等同学一起同台演出,我们也觉得特别高兴,希望用我们的影响力来带动歌迷以及社会大众,去更多地关心这个群体,给他们的艺术教育及发展提供更广阔的机会和平台。”据了解,果味VC乐队在去年9月份成为金羽翼点亮星星计划公益大使。

文化助残

其实这不是金羽翼第一次做文化助残类的项目。

2009年,张军茹自筹资金创办金羽翼残障儿童艺术康复服务中心,于2010年3月8日在朝阳区民政局注册成立。金羽翼开设有绘画、音乐(钢琴、合唱)、舞蹈、健身操、葫芦丝、网球课和篮球课等课程,现有孤独症、脑瘫、唐氏综合症、智力、听力等障碍的儿童学员193人。

据张军茹介绍,2010年3月,金羽翼仅招收了7名孤独症儿童学员,而且全部免费。“这些孩子们没有接触过绘画。家长们也将信将疑,绘画可以治疗孤独症吗?”张军茹回忆。小满是金羽翼最早的7名学员之一,大名叫易行健,他刚来金羽翼的时候,将近4个月没有坐下来画过一笔。金羽翼老师们的包容和关爱,让小满渐渐放松下来,他开始画画,从简单的线条和涂色,到能够画简单的静物,到现在可以熟练的画人物、景物。

如今,金羽翼已经惠及更多的孩子。从2012年4月至今,金羽翼流动美术馆已进行了64站的流动展出,足迹遍布国内6个城市以及日本、荷兰和德国,共展出残障小艺术家画作7,237幅。

在北京清河万象汇的西区,便是金羽翼流动美术馆展出的第64站,本次共展出自闭症等心智障碍学员的32幅绘画精品。张军茹说:“金羽翼流动美术馆的独特创意就在 “流动”上,它走进企业、大型购物中心、美术馆、公共空间、大学校园、地铁车厢等场所,跟社会大众零距离面对面。虽然这些孩子由于先天不足,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障碍,但是他们仍然非常努力,用他们有限的感知了解这个世界,用音乐和色彩真诚地表达爱、传递爱……”

商业+公益

和大多数残障儿童社会组织创始人不同,张军茹本身并不是残障儿童的母亲,而如今,她成为众多学员的母亲。

张军茹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在银行工作7年后,1994年成立文化传媒公司,从事品牌传播、出版工作。2007年,张军茹再次离开自己的“做企业”之路,应邀到一家基金会做常务副秘书长,张军茹意识到,公益是一件美好的事,但必须有方法。

2009年,张军茹离开了公募基金会,想要做一个非盈利的文化艺术康复中心,这就是金羽翼的开始。

多年来,她从不标榜自己的高尚,也不隐藏自己的能力,在商业和公益之间寻找着那一个平衡点。凭着多年的企业管理经验和公益理念,她的想法逐渐收到一些成效,流动美术馆、“星+星计划”、大学生联盟等等逐渐在公益圈子里为人熟知。

金羽翼流动美术馆是张军茹最引以为傲的一个项目。

对于金羽翼流动美术馆,张军茹有着非常清晰的定位:“金羽翼是民办的非营利组织,无论是注册资金,还是整体的财力,都没有很强的竞争力,所以我就想我们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比较快地走进公众的视野。”她摒弃了阳春白雪的美术馆,而选在闹市——人流量大,这种积极融入的理念让金羽翼得以快速走进公众视野,让越来越多的人迅速关注到金羽翼以及孩子们。在一次次并不大的展览中,孩子们的信心得到了增长,金羽翼的名气也在一天天增长。

逐渐地,企业的投资有了,孩子们的教育得到了更好的保障,张军茹最初的“贪心”成功了。2010年8月,张军茹将残障儿童的绘画作品设计成明信片、台历、复制画等衍生品进行销售,并开通了淘宝店,向企业推荐金羽翼的作品,用于企业定制。

同时,张军茹注重孩子们的知识产权保护,与残障儿童的家长签订协议,肖像权、绘画作品使用权属于孩子们,金羽翼只拥有使用权和开发权,充分保护了孩子们的利益,衍生品销售收入20%返还给残障儿童家庭,80%用于金羽翼的艺术康复教学和可持续发展。张军茹表示:“这些钱对孩子们很重要,它不是靠同情得来的,是对孩子的艺术天赋和自身价值的认可。“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