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破6.50 机构预测一季度或达到6

刘佳 2021-1-4 17:51:24

本报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2021年首个交易日,中国汇市迎来人民币汇率兑美元大幅上涨。当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升破6.50关口,日内涨幅超650点,盘中创下2018年6月22日以来新高。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也直线拉高,逼近6.47关口,日内升值近200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人民币汇率先跌后涨,年内美元对人民币从最高点7.17算起,至今人民币涨幅已经达到9.34%,反弹幅度超7000点。

如果半年前兑换10万美元持有至今,再换回人民币,整整亏了近7万元人民币。

人民币汇率的“N”字形

回看2020全年,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控制住疫情,经济复苏的同时带动宏观基本面强劲反弹。在目前良好的经济增长前景下,令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增强。

人民币汇率方面,贯穿全年时间线,可发现汇率走势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1月中上旬,人民币汇率从2019年底的6.9走升至1月中上旬的6.84水平;1月末至5月,人民币汇率承压走贬至7.18水平;随后6月至12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震荡走升至6.5区间。

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最后一个交易日(12月31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5249,升值76点。

而2020年全年,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升值4513个基点,升值幅度为6.92%。可见,从年内最低点到最高点,今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呈现先升后贬再升的走势。

在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的背景下,央行多次出手,并于10月12日将远期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下调至0;12月11日,央行和外汇局将金融机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整参数从1.25下调至1,此举旨在进一步完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引导金融机构以市场化方式调整外汇资产负债结构。

12月,央行官微政策研究专栏发文称,近年来,随着经常项目收支基本平衡,汇率弹性明显上升,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双向“破7”习以为常,与名义经济增速对应的货币总量增速和宏观杠杆率变动渐趋合理,货币政策自主性明显增强。适应双循环宏观格局渐趋均衡的趋势,加快健全市场基准利率和收益率曲线,进一步增强利率调控的主动性,推进资本账户双向开放,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机构继续看涨

2020年12月31日,外汇交易中心修改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篮子货币权重,下调美元权重,上调欧元、港币、英镑、澳元等权重。维持BIS和SDR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和权重不变。

近几年,随着美国占我国贸易权重下降而欧元区提升,CFETS篮子中的美元比重连续2年下调,欧元比重则连续2年上调。

对于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调整,兴业研究宏观团队认为,考虑到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未来人民币指数“去美元化”可能继续。此外,仅仅调整篮子货币权重,CFETS指数的趋势基本不变。该团队表示,经回溯后,2021年最新权重下CFETS指数在下行波段中往往振幅较小,而在升值波段中振幅加大,这意味着2021年CFETS指数上行波段时升值的空间可能更大。

对于人民币汇率今年的走势,高盛、渣打预计美元对人民币将达6.3。根据高盛的估值模型,美元对人民币的公允价值为6,该机构认为人民币目前被低估;摩根士丹利预测的点位为6.4;恒生中国的预测点位为6.1,不排除一季度达到6的可能。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认为,从时点上看,考虑到明年一季度美国可能将再次采取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经济可能陷入二次衰退,美元指数将跟随下跌,而人民币在3,4月份有望涨至年内高点;进入下半年随着外部经济复苏环境好转,人民币可能会维持双向波动或略有回调。

此外,人民币快速升值给国内进出口贸易企业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添翼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毛顺宇分析到,人民币快速升值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力,给国内出口企业带来压力,尤其加剧外向型企业账面上的恐慌;另一方面,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会带来金融市场投机风险,使得国际资本的持续流入给国内带来输入型通胀压力,加大央行宏观调控的难度,增加外汇管理的风险,因此应高度重视人民币持续快速升值问题,警惕人民币短期过快升值风险。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