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原《魔兽世界》代理商、互联网游戏企业第九城市抓住新救命稻草 盘前大涨150%

冉学东 王永菲 2021-1-4 20:00:34

本报记者 冉学东 王永菲 北京报道

已经退出公众视野多年的互联网游戏企业、原《魔兽世界》代理商第九城市(以下简称“九城”,Nasdaq:NCTY)再次现身,却是因为进军加密货币挖矿业务,而其游戏业务几乎没有任何发展迹象,几乎销声匿迹。

2021年1月4日,九城官网发文表示,九城与数字货币矿机公司嘉楠耘智的前任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前任董事孙奇峰等四人签订合作和投资条款书,并宣布成立全资子公司NBTC Limited,专注于从事区块链数字货币相关业务。

今日美股区块链板块盘前大涨,截至发文时止,第九城市盘前涨幅从70%扩大至150%,嘉楠科技涨31%。靠游戏发展壮大的九城在丧失了游戏领域的发展优势后,是否能靠讲区块链与加密货币的故事翻身呢?

九城进军加密挖矿业务

九城今日与前任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前任董事孙奇峰、数字货币业务领域的张丽以及李恩光等四人(以下简称合作方)签订具有法律责任的合作和投资条款约定书(Term Sheet),合作和投资条款约定书中明确约定了双方的权责。

根据合作和投资条款约定书(Term Sheet),九城从合作方获取现金或数字货币(包括比特币)形式的投资,以及获得合作方排他性的协助九城开展数字货币相关业务。而合作方将分四期获得九城认股权证,获得九城A类普通股。四期认股权证的时间分别在九城市值达1亿美元、3亿美元、5亿美元及10亿美元时生效。当所有认股权证行权完成时,投资方获得的九城A类普通股总数为216,000,000股(相当于7,200,000美国存托股),九城将收到总计共3,400万美元投资款。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15日,九城A类普通股总数为264459200股;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九城的总市值为3120.62万美元(美股)。

4.png

来源:同花顺九城股本分析(单位:万股)

可以看出,九城为下注区块链以及挖矿业务可谓是下了“血本”,有一种“断臂求生”,以全副身家投入战斗的壮烈感。

公告显示,九城将建立数字货币矿机群组,期望达成的目标是贡献比特币全球算力的8-10%,以太坊算力的10%和Grin算力的10%。而合作方之一孔剑平作为前任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在矿机业务以及数字货币挖矿业务具有先天的业务优势,他表示将协助九城购买加密货币矿机,包括但不限于Avalon阿瓦隆矿机、Antminer蚂蚁矿机、Whatsminer神马矿机和Ipollo菠萝矿机等。同时,也将在九城投入专业团队,积极开展数字货币领域的各项业务。

而九城或将此次合作将多年来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资源全部整合,准备借此机会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九城董事长朱骏表示:“九城此前早已开始区块链及数字货币相关业务布局。此次与孔剑平先生等数字货币产业资深人士合作,在数字货币领域相关业务上积极落实,我们的目标是构建运营并达成成为全球最高的数字货币算力占比的数字货币挖掘业务。除了借由合作方及其团队在数字货币矿机和数字货币挖矿领域丰富的经验和资源,在九城启动数字货币算力领先的矿机群组运营外,也将借NBTC Limited的成立,提速推展数字货币其他相关业务。”

本报记者了解到,从2018年起,九城就宣布成立全资子公司,全力推进区块链技术服务业务。据悉,九城已经布局包括区块链咨询服务、技术开发、数字资产发行和投融资以及游戏结合区块链技术等相关业务,并对包括Telegram在内的多个海外区块链项目进行早期投资。而今日宣布入局数字货币挖掘业务,再次扩展了区块链商业版图。

九城业务一团糟

2020年12月底,第九城市(NCTY.US)公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前六个月业绩。相比2019年的财报数据,其总净营收为45.57万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85%;净利润为4.48亿元,去年同期录得净亏损5004.18万元;每股收益为3.88元,同期录得每股亏损为0.60元。经营利润为3.23亿元,去年同期录得经营亏损4159.44万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5794.29万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011.31万元。而作为基数的2019年全年净营收为人民币34.1万元(合4.9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的1743.1万下滑98%,股价一度跌至0.5美元,九城因此还接到纳斯达克发出的警示函,面临着退市危险。相比来看,即便是今日,总计3400万美元的投资款对于九城来说也是一笔巨款。

九城成立于1998年,早期定位是虚拟社区,2002年推出第一款游戏《奇迹》,成为全国第二大网络游戏,九城也成为当时网络游戏界的寡头企业。真正让九城走上巅峰的是2004年凭借1300美元拿下了暴雪的《魔兽世界》国内代理权,《魔兽世界》一度占据九城总体收入的90%以上;直到2008年九城和暴雪关于《魔兽世界》的合约期限到期,因为双方运营以及一些内部矛盾,导致失去代理权;随后网易游戏与暴雪达成《魔兽世界》在大陆的代理合作,九城从此一蹶不振。接下来的10年,九城的反击与发展均绵软无力。

而九城的官网也是物是人非,从2018年1月起,九城和游戏相关的内容已经全部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九城布局区块链等其他领域的新闻,仿佛九城从来就没有代理过网络游戏一般。

从发展时间看,2018年1月,九城与区块链技术公司签定合作协议,布局区块链服务业务;2018年4月强化区块链咨询服务业务,九城成立区块链技术服务子公司。而从2019年起,九城又开始入局新能源车,2019年3月九城与法拉第未来签定合资公司协议;2019年5月九城与电动车充电设备商EN+科技成立合资公司;2019年6月九城与呼和浩特签订合作备忘录,与FF合资公司获得资源及资金支持;2019年6月九城投资电池管理系统供应商,持续布局新能源电动车生态链。直到2020年9月九城才与Voodoo签定休闲游戏合作及发行协议,进行了游戏相关的业务。

东一棒槌,西一榔头的发展,在外界看来,九城目前的业务可以说是一团糟。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