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仅两家机构获批!央行严格管控个人征信行业,“天下信用”等平台亟待规范

杨仕省 刘畅 2021-1-5 20:47:18

本报记者 杨仕省 见习记者 刘畅 深圳报道

日前,鹏元征信因存在“未经批准,擅自从事个人征信业务活动”“企业征信机构任命高级管理人员未及时备案”两项违法行为,被央行没收违法所得约1918万元,并处罚款62万元。至此,鹏元征信成为了首个因擅自从事个人征信业务而被处罚的企业征信机构。

“此次对于鹏元征信个人征信业务的处罚,应该主要是针对其业务渗透最广、营收最高的‘天下信用’板块。”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的齐岩冰律师认为,征信机构的个人征信业务经营资质已在2018年百行征信成立之时宣告终结,“但近几年来,鹏元征信旗下的‘天下信用’通过在各类金融、信息服务平台捆绑分成等模式,依然在百行征信之外深入开展个人征信业务,且有不断扩大业务规模的趋势。”齐岩冰说。

尽管鹏元征信回应称已完成全部整改内容,能够继续为用户提供服务,但市场的变化似乎昭示着,鹏元征信“天下信用”板块未来的生存情况不会太如意——与鹏元征信遭到处罚同期,央行批准了朴道征信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后者成为继百行征信之外的第二家个人征信机构;且鹏元征信的主要适用场景——互联网金融也正处于全面清零状态。

实际上,个人征信业务的牌照发放一直比较谨慎,截至2020年7月末,在央行分支行完成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已有133家,而目前仅百行征信、朴道征信两家机构获得个人征信业务经营许可。

“天下信用”无证开展非议多

2005年,鹏元征信成立,并在成立10年后与芝麻征信、腾讯征信等7家机构,获央行批准开展第一批个人征信试点业务。然而,该8家试点机构无一通过审核。

不过,从始至终未单独获得个人征信牌照的鹏元征信,却从未停止发展个人征信业务的脚步,甚至带动了一股面向C端提供信用报告的热潮。

按照鹏元征信官网介绍,2016年“天下信用”推出,用户可通过其查询企业信用、自己的信用,或授权他人查询对方信用报告。

图片 1.jpg

天下信用针对C端提供的服务(鹏元征信官网)

其最广泛的用途,当属帮助借款人查询自己是否存在失信违约行为。近两年来,天下信用频繁出现在各消费金融公司或小贷平台公众号的菜单栏,或APP内,用户花费9.9至50元不等的费用即可查询。

但天下信用的用户体验却不尽人意。

诸多投诉人称,在明知自己存在借贷逾期的情况下使用天下信用,却未能得到任何关于借贷的记录。“因房贷信用卡相关问题想查询自己的信用,在交付了39.9元后给出的是毫不相关的结果,明明存在逾期却不显示。”王女士投诉道。

图片 2.jpg

另有不少消费者因被贷款平台APP拒绝提供放款额度,而在APP引导下使用天下信用查询风险报告。令人不解的是,不仅天下信用并未查询到不良记录,“无失信记录”的借款人在报告查询后也仍未得到APP的借款业务批准。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这类被投诉的贷款平台包括但不限于捷信消费金融、乐花卡、分期乐、好分期、佰惠优品等。

此外,消费者对于“天下信用接入的数据是否真实可信”的质疑也是层出不穷:“输入手机号和身份证号码、交29.9元就查到别人的隐私,这公民信息还得到保护吗”?

图片 3.jpg

捷信消费金融APP导流天下信用

不仅如此,随着监管禁止现金贷搭售砍头息,鹏元征信还被用户投诉以风险评估报告名义,联合现金贷平台收取变相砍头息,风险评估费达388元、480元、600元以及1000+元。

鹏元征信微信公众号曾介绍道,小贷、P2P、第三方支付是其数据覆盖的主要场景。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鹏元征信的收入构成中,个人征信产品占近70%,企业征信占25%左右,其他产品服务占5%。

但如今,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愈发严厉,再加上个人征信牌照空白,鹏元征信的导流渠道开始闭塞,C端数据源的获取出路也逐渐缺失。

行业秩序日益规范生存难

目前,个人征信的行业秩序正在依托牌照发放进行规范。

在百行征信的个人征信牌照到期的前两个月里,央行受理并于2020年12月25日批准了国内第二张个人征信业务牌照——朴道征信成为获批机构。天眼查显示,北京金控集团、京东数科、小米电子以35%、25%和17.5%的持股比例成为朴道征信三大股东。拟任的董事长赵以邗来自央行征信中心。

这侧面意味着,那些通过对外输送个人征信产品、提供有偿数据信息服务的第三方机构,再次被监管予以牌照方面的警示。

事实上,从数量上看,个人征信牌照发放与企业征信资质相比,的确极为谨慎。截至2020年7月末,在央行分支行完成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已有133家,而目前仅百行征信、朴道征信两家机构获得个人征信业务经营许可。

在批准日当天举办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还强调,征信经营的是信息,信息涉及到人民的信息权益维护问题,在监管上一定要把信息安全和权益保护放到首位。

而本次鹏元征信的处罚,也显示出央行对征信市场的信息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监管的强度不断加大。齐岩冰向本报记者表示:“央行对非法从事个人征信业务的处罚,自2016年以来不断加码,对鹏元征信的处罚是近几年来处罚力度较大的一次,显示出央行严格落实国务院《征信业管理条例》的决心。”

记者了解到,在市场规范下,曾经未通过试点验收的8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也开始转型服务于B端,如前海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和华道征信主要提供企业征信产品。芝麻信用则在2019年末停止与金融机构合作,提供企业信用报告、企业风险监控,和面向C端的芝麻分服务。而拉卡拉旗下的考拉征信,已于2020年11月主动申请注销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团队疑似已经解散。腾讯征信则在近几年未对外披露信息,官网显示正在维护。

而鹏元征信,也有媒体报道称,其团队已经从巅峰时期的300多人到2020年11月初的100人左右。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