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资本补充渠道进一步拓宽 中小银行将加速“抱团”发展|华夏时报金融研究院2021年金融业前瞻

王仲琦 冯樱子 2021-1-8 14:01:26

王仲琦

目前,我国以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和村镇银行等构成的中小银行有4000多家,他们服务的对象主要是民企、三农和小微企业。中小银行与小微企业具有先天的相容性,从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的构成看,中小银行的贡献超过二分之一,是名副其实的普惠金融主力军。

2020年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民企、三农和小微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出现一定困难,进而使中小银行在经营和资产质量等方面压力凸显。

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站在新的发展起点,中小银行如何“强身健体”,更好的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服务民企、三农和小微企业?

展望2021年,华夏时报金融研究院认为,由于受疫情及区域经济环境的影响,中小银行的发展水平将进一步分化,部分中小银行的不良仍会继续暴露,资本补充需求明显。不过,随着政策红利持续发酵,地方专项债的落地,拓宽了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渠道。

此外,一些中小银行通过合并重组、注资参股等方式化解风险。总的来说,2021年会有更多的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加速“抱团”发展。

更为重要的是,2021年在新冠疫情得到较好的控制下,我国经济将实现较强的复苏,大部分小微企业的盈利水平将上升,进而推动中小银行盈利和贷款质量改善。

经营状况明显分化

2020年,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民营及小微企业生产和经营遭到冲击,偿还贷款的能力出现下降。

此时,中小银行作为普惠金融主力军的作用充分体现,国家多项纾困政策通过中小银行传导至小微企业。2020年3月16日,央行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个至1个百分点,促进商业银行加大贷款支持,降低小微等企业的融资成本,帮助其复工复产;半个月后,央行宣布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引导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两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9500亿元,保障中小微等企业的经营需求;4月份,央行再次新增再贷款再贴现额度1万亿元,引导中小银行以5.5%优惠利率向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

事实上,中小银行在纾困小微企业的同时,自身的经营状况也受到较大影响。由于小微企业受疫情影响较大,偿债能力明显下滑,导致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有所下滑,上半年不良贷款率开始上升,直到三季度末才企稳。

为了减小疫情造成的小微企业偿贷能力降低的影响,央行等部门联合发布对小微企业贷款实施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通知,将到期的贷款本息还款日从一季度末延长至2020年6月末;随后,央行等部门进一步对小微企业贷款实施阶段性延期还本付息,将还本日期延长至2021年3月31日。

值得注意的是,中小银行延期还本付息所占比例较高,如果2021年3月末纾困政策终止,一些存在风险地区的企业或将推高当地中小银行的不良率。华夏时报金融研究院认为,2021年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的中小银行不良波动较小,而东北地区、山东和山西等地不良上升的压力或较大。不过考虑到我国对疫情控制较早,经济恢复较好,即便一些地区不良承压,上升幅度也不会很大。

在盈利方面,2021年随着经济的复苏,小微企业经营状况将得到明显改善,进而推动中小银行的盈利水平提升。但在整体回暖的大背景下,一些经济复苏较慢和此前就风险较高的地区,其区域内的中小银行依然在盈利方面承压。不仅如此,由于这些地区资产质量尚存不确定性,在不良贷款核销和拨备计提方面都将侵蚀净利润,进一步压缩盈利水平。

华夏时报金融研究院认为,2021年虽然进入后疫情时代,但由于区域经济环境的差异政策和自身因素影响,中小银行在盈利和资产质量上将出现明显分化。

资本补充渠道进一步拓宽

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一直令人担忧,尤其是农商行和农信社,不良贷款的增加导致资本出现下滑。

相对大型国有银行来说,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方式较少,内生利润补充资本不但受到盈利能力的影响,还受到资产质量的侵蚀。外部补充资本的渠道中,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最直接有效,但2020年末,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事件,对中小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造成一定影响。

但即便如此,国家和监管部门已经开始从政策层面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自2019年9月以来,金融委已在多次会议中提及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2020年以来,中央政府及监管部门更是暖风不断,帮助中小银行改善资本水平,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银保监会于2020年上半年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等六部委印发《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的工作方案》。

今年7月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提出“着眼增强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能力,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并明确“将在今年新增的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通过认购可转债等方式,探索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的相关路径”。另据财政部消息,经国务院批准,11月11日已下达用于支持化解地方中小银行风险的新增专项债券额度2000亿元,分地区额度已全部下达,用于18个省、市、自治区的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分别为天津、河北、浙江、山东、广东、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山西、江西、河南、湖北、广西、四川、云南、陕西、甘肃等地。

目前,包括广西、广东、山西、四川、陕西、浙江等多省中小银行专项债密集启动发行。其中,广东省100亿资金将分别为郁南农信社、普宁农商行、揭东农商行和罗定农商行等4家金融机构增资;浙江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的50亿元专项债全部用于温州银行补充资本金;广西壮族自治区支持中小银行专项债券总计118亿元,将用于支持21家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

上市一直是银行补充资本最直接有效的方式。2020年下半年,中小银行上市明显提速。10月,威海市商业银行和厦门银行分别在港股和A股上市;11月和12月,上海农商行齐鲁银行先后过会,重庆银行获得A股IPO批文,将成为重庆第二家“A+H”股上市银行。

2021年1月7日,证监会发审委审议通过浙江绍兴瑞丰农商业行的首发申请。由此拉开中小银行上市的帷幕,目前尚有13家银行排队IPO,且全部是中小银行。

可以预见的是,2021年中小银行通过专项债、资本市场等,补充资本的渠道进一步拓宽。

加速“抱团”发展

在疫情影响和经济下行共同影响下,中小银行承受了不小压力,发展面临一定挑战,部分规模较小的银行经营较为困难,“抱团”发展成为现实选择。通过合并重组这种市场化手段来推进改革、增强风险抵御能力,或将成为较普遍的一种模式。

2020年7月,陕西银保监局同意陕西榆林榆阳农商银行和陕西横山农商银行以新设合并的方式发起设立陕西榆林农商银行,并承继陕西榆林榆阳农商银行和陕西横山农商银行的债权、债务等。当月,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官网发布《关于筹建徐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在铜山农商行、淮海农商行、彭城农商行的基础上新设合并,筹建徐州农商行。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三家农商行合并设立,徐州农商行还引入了无锡银行与江阴银行两家江苏省内上市银行作为股东。国庆节前,徐州农商行获批开业。

8月,山西省内的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长治银行、大同银行等5家城商行先后发布公告,将合并重组为一家城商行,名称或为山西银行。同月,福建银保监局批复同意筹建福建邵武农商行,福清汇通农商行、平潭农商行分别参股福建邵武农商行2000万股,占福建邵武农商行股本总额比例均为6.73%。

9月份,银保监会正式批准四川银行筹建申请。正在筹建中的四川银行将以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为基础,通过资产重组、充实资本等措施,以新设合并的形式成立。该行作为四川省首家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注册资本将达300亿元。目前,四川银行已经挂牌营业。

11月,绵阳农商行筹建工作小组在四川安州农商行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称,将在绵阳市涪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绵阳市游仙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安州农商行的基础上,新设合并组建绵阳农商银行;当月汕头海湾农商行获批开业,该行是在汕头市金砂农村信用合作社等9家法人机构基础上以新设合并方式发起设立。

12月,太原城区联社与7家发起人签署协议,拟设立太原农商行。

从这些案例不难看出,中小银行“抱团”的方式主要是合并重组和股权投资。华夏时报金融研究院认为,面对2021年复杂的国际经济环境和疫情的不确定性,从中小银行提高盈利水平和抵御风险的现实考虑,中小银行通过合并重组等方式“抱团”发展的案例将会越来越多。

(作者为华夏时报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