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正面PK金融科技公司 央行松绑信用卡业务 未来透支利率或下行

刘佳 2021-1-10 09:49:16

本报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随着金融领域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信用卡利率的市场化趋势逐渐明晰。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下发《关于推进信用卡透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通知》银发〔2020〕327号(下称《通知》)。通知显示,为深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1年1月1日起,信用卡透支利率由发卡机构与持卡人自主协商确定,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上限和下限管理(即上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下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的0.7倍)。

通知要求,发卡机构应通过本机构官方网站等渠道充充分披露信用卡透支利率并及时更新,应在信用卡协议中以显著方式提示信用卡透支利率和计结息方式,确保持卡人充分知悉并确认接受。披露信用卡透支利率时应以明显方式展示年化利率,不得仅展示日利率,日还款额等。

对于通知中要求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上下限“尺度”之大被部分业内人士用“大吃一惊”来形容。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却认为央行取消这一利率在意料之中,未来银行的信用卡透支利率可能会出现两种差异化。

董希淼表示,其一是不同机构之间的定价将有所不同,一些中小银行由于知名度较低,很可能会采取较低利率以吸引更多的用户;其二则可能在同一家银行中,不同客户也将享有不同的利率,一些优质客户或将享受更低的投资利率。

信用卡利率放开

早在2016年4月15日,央行发布《关于信用卡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取消此前统一规定的信用卡透支利率标准,实行透支利率上限、下限区间管理,上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下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的0.7倍。也就是说早期的信用卡利率上下限均采取央行主导的区间管理制度。

当时,央行表示,对信用卡利率设置上限和下限,待时机成熟再全面实施市场定价,有利于发卡机构在过渡期内积累定价数据和经验。

近年来,随着消费升级,我国信用卡发卡量不断增长。据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全国银行卡在用发卡数量87.98亿张,其中,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66亿张,环比增长1.29%。

尽管信用卡业务在与其它信用消费产品的竞争中透支利率相同,但是信用卡却由于在政策合规、交易场景、业务流程等诸多方面缺乏竞争优势而处于下风,而《通知》的发布正是让信用卡业务重新获得市场主流地位的重要举措。也意味着,通知落地后,将使得超7亿张信用卡用户被取消透支利率上下限区间管理的限制。

信用卡资深专家董铮表示,这一政策的实施,成为中国信用卡产业发展三十多年来对规则进行的首次重大变革,一定程度上为信用卡业务实现了松绑,同时也为信用卡的个性化经营奠定了基础。

对于信用卡透支利率由发卡机构与持卡人自主协商确定的表述,消费金融专家苏筱芮表示,这是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表现,“与去年10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修改建议稿)》中的精神一脉相承,彼时文件内容中就已表示,‘商业银行可与客户自主协商存贷款利率’。”

在苏筱芮看来,深化市场报价利率改革是金融业的重要工作目标。近年来,伴随着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工作的不断推进,“影子银行”等问题得到有效解决,适时放开商业银行贷款利率,一方面能够提升银行管理效率,改善商业银行贷款质量;另一方面也可以填补“影子银行”清理后带来的需求缺口,是继“堵偏门”之后“开正门”的具体体现。

“此次信用卡利率的放开,正是在当前经济‘内循环为主、外循环赋能’的大背景下,通过消费升级切入需求侧改革,能够激发消费市场的更多活力。” 苏筱芮说。

PK金融科技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8月,最高院将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调整为一年期LPR的4倍即15.4%左右。

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大幅降低引发了市场担心,无论是商业银行、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还是小贷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助贷机构,都担心4倍LPR的标准适用在自己身上。

对信用卡而言,透支利率普遍高于4倍LPR,一旦利率下调,以信用卡利率为参考基准的消费金融公司、互金机构就会产生巨震。

据央行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末,非银行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2035.08亿笔,同比增长14.48%,金额70.22万亿元,同比增长18.37%。

这也使得众多金融科技公司为在消费市场上分得一杯羹,面向广大C端用户直接提供各类资金融通业务。

例如蚂蚁集团的花呗、借呗,去哪儿网的拿去花、借去花,苏宁金融的任性付、任性贷,美团的月付、生活费借钱等组合。查阅这些产品的信用分期或者借贷利率水平,其日化利率在0.05%-0.035%区间,折算年利率为18.25%-12.775%。

董峥认为,信用卡透支利率取消了区间管理,市场化、差异化定价能力得到提升,同时信用卡可以灵活定价后,以利于信用卡业务在信用消费领域,与其它互联网信用消费产品的对手展开正面交锋中占得有利位置。“松绑之后,银行通过信用卡和金融科技公司消费信贷产品有了正面PK的可能性。”

透支利率或下行

目前,信用卡透支利率上限为日息万分之五,即为年化为18%,下限0.7倍则为年化12.6%,按照当前的市场定价水平,信用卡透支利率普遍高于4倍LPR,属于相对偏高的水平。

但是由于通知是刚刚下发,目前多家发卡银行尚未对外公布信用卡透支的利率新标准,也就是说目前仍按照原来利率规定执行,即如果持卡人在最后还款日期前未能还清信用卡账单,则从消费的第二日开始算起,按照日利率万分之五计息。

尽管利率市场化是未来的大方向、大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利率市场化是否存在司法冲突在业内还存在较多争议,苏筱芮称,根据对去年8月以来的借贷纠纷案件的相关观察,出现一些“同案不同判”情形,金融机构在某些地区适用4倍LPR上限,某些地区又不适用,给市场造成困惑,也不利于商业银行的定价管理。

对于《通知》中放开信用卡透支利率,是否意味着信用卡透支利率将出现恶性杀跌的现象?

董铮表示,由于银行资金都是有成本使用,发卡银行即便按照市场化透支利率来定价,也要顾及资金成本,制订合理的透支利率标准,最终会逐渐形成行业公认的定价范围标准,因此放开信用卡透支利率上下限,也不会出现透支利率出现‘断崖式’的超低定价标准。

董希淼则预判,央行松绑之后,银行信用卡的透支利率大概率会出现下行的趋势。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