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正川股份的增长之困:“卖瓶子”概念难挡业绩连续两年下滑,股价自高位跌超四成

王瑜 于娜 2021-1-19 19:19:18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近日,因“新冠疫苗药瓶”概念被爆炒的正川股份(SH:603976)发布业绩快报,预告2020年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这是正川股份连续第二年出现营收利润双降的局面。

作为国内最大的管制玻璃药瓶生产企业,正川股份被投资者认为是新冠疫苗量产后的主要受益者,其股价在2020年一度翻了8倍。

但随着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连续减持,以及全年业绩的呈现,其真实的经营情况逐渐显露。并且,截至1月19日收盘,该公司股价报收62.5元每股,已经从去年高点108元每股跌了超过40%。

至此,盈利前景被投资者寄予厚望的正川股份,带给投资者的会是失望吗?

业绩连续两年下滑

2020年12月国产新冠疫苗的陆续上市,单是国药集团12月就预计生产1亿剂左右。

但曾被投资者认为将靠“卖瓶子”受益的正川股份,业绩并没有随着疫苗产能释放而获得相应增长。

1月11日,正川股份(SH:603976)发布业绩快报,预告2020年营收5.02亿元,同比下滑3.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322.51万元,同比下滑12.83%。

据了解,正川股份是国内管制瓶龙头企业,其管制瓶年产能可达70亿支。而占据国内药瓶市场第一位的山东药玻(SH:600529),虽然占据70%市场分,但产品以模制瓶为主,管制瓶年产能在12-14亿支。

疫苗专家陶黎纳对《华夏时报》表示:“医用玻璃瓶所用的材质主要为钠钙玻璃和硼硅玻璃两种。硼硅玻璃中的中硼硅玻璃,兼具良好的化学稳定性和温度适应性,在发达国家早已普及用于制作血液制剂、疫苗等药品。而按制瓶工艺,又可分成相对精密的管制瓶和较简单的模制瓶、棕色瓶等。”

自2020新冠疫情暴发后,疫苗概念股快速上涨。正川股份作为潜在“卖瓶子”的最大玩家,股价涨幅甚至一度超过疫苗生产企业:正川股份的股价,自2020年2月从最低的13.46元/股,连续涨至8月份最高的108元/股,涨幅翻了8倍。

不过,正川股份的中硼硅玻璃生产线还处于试炉阶段,正式投产的时间尚无定论。如果单看现实,正川股份的业绩表现颇为惨淡。

对于2020年业绩下滑的原因,正川股份在预报公告中表示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医院就诊患者大幅减少,医药消费大幅下降所致。但翻看前期财报不难发现,正川股份业绩下滑不是单纯受大环境影响所致。

2020年前三季度,正川股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8.74%和12.29%;而其主要竞争对手山东药玻同期营收和净利润却同比上涨7.19%和21.46%。

事实上,正川股份经营疲态早有显露:2019年正川股份营业总收入5.2亿,同比下降12.5%;归母净利润6105.7万,同比下降26.2%。同年12月,正川股份因虚增研发费用而遭受证监会处罚。

公司左手融资,实控人右手减持

孱弱的业绩或许难以长久支撑正川股份的高股价,但利好预期或许可以。

2020年7月30日,正川股份发布公告,计划发行4.05亿元可转债,用于中硼硅药用玻璃生产项目和研究项目。其中中硼硅生产项目预计建设期为24个月,项目达产后可形成年产13亿支中硼硅玻璃瓶生产能力,实现该类产品的进口替代。

公告一出股价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并创下108元/股的历史新高。

同年8月19日,正川股份半年报出炉:营收同比下滑4.46%,净利润同比上升9.22%,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3.7%。同时,正川股份还释放了一个积极信号:公司上半年引进的中硼玻璃窑炉预计于2020年下半年投产,有望实现进口替代。

产能扩张进一步增加了正川股份的吸引力。在释放利好的同时,公司实际控制人选择高位减持。

同年8月,正川股份董事长邓勇的两位一致行动人邓红、邓步莉大比例减持公司股票。根据公告,两位股东在2020年9月至2021年3月减持786万股,占正川股份总股份5.2%。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上市公司资料及天眼查股权穿透发现,邓勇及其一致行动人以个人和公司持股的方式,掌握着正川股份70%以上的股份,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因此减持公告一出,正川股份的股价旋即下跌:随后两个月时间里从最高的108元/股下跌至46元/股,跌幅高达57%。同年12月25日,正川股份公告邓红已经减持过半。而另一位股东邓步莉已减持完毕。

就在宣布股东减持进度的当月,正川股份还公告提示了另一项“风险”:公司一座中硼玻璃管产品窑炉于10月末点火试生产。但即使正式量产,产量也相对有限,且未来能否用于疫苗也存在不确定性。

如果少了“新冠疫苗瓶”概念支撑,正川股份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必将有所褪色。不过13亿支中硼硅管制瓶产能无疑将强化公司在行业细分领域的领先地位,未来正川股份和山东药玻在该领域竞争势必加剧。本报记者就产能问题联系正川股份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