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莱绅通灵内斗升级:董事长实名举报大舅子未获立案,对方称“将采取法律手段进行还击”

王颖 徐超 2021-1-21 17:54:16

本报记者 王颖 徐超 无锡报道

自去年12月29日晚莱绅通灵(603900.SH)发布公告称公安机关已正式受理公司举报的关于董事马峻、董事蔄毅泽涉嫌职务侵占一事后,莱绅通灵的内斗愈演愈烈。

1月20日凌晨,莱绅通灵董事长沈东军在微博实名举报两位董事马峻、蔄毅泽涉嫌通过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侵占公司大量资产。并于21日凌晨再次发博,对南京警方提出“三连问”。

20日晚间,莱绅通灵公告称,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对公司控告马峻等人涉嫌职务侵占一事不予立案,公司将向检察机关申请立案监督,向南京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向公安部进行投诉。目前,税务机关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关于这个案件资金回流的情况,税务局已经查实了,相关证据也交给了警方。税务部门也已经开始做相关处罚的规划。税务局可能就虚开增值税发票追究企业责任,公司也会向造成该情况的责任人追责。”沈东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关于沈东军所说的有大量资金回流到我的个人账户上,完全是沈东军造谣污蔑,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情况。”马峻则对本报记者否认了沈东军的说法,并表示“关于税务机关的调查,税务机关仅仅是通过通灵公司给我们发了询问函。但当时我们都在国外,疫情原因,无法去税务机关现场回答。”

沈东军连续两天凌晨发博

1月20日凌晨,沈东军突然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经过公司内部自查发现,深圳市翠绿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黄柄标)、深圳市星光达珠宝首饰实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林畅伟)两企业,在2005到2011年和我公司交易中,涉嫌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并通过企业多名人员私人账户,长期、大量将巨额资金回流进本公司原董事长马峻及其相关人员私人账户(该事项已经被南京市税务局稽查一局、南京市雨花台区公安分局掌握)。”

图片 1.jpg

1月20日沈东军所发微博,已删除

不过20日晚上11时左右,沈东军前述微博均已删除。

“我们并不是举报给我们开发票的企业,而是公司内部的员工。因为这里面(20日所发微博)又牵涉到两家公司,可能会给行业带来一定的伤害。(删除微博)因为我们只是不想波及到更多的企业。”沈东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

21日上午6点56分,沈东军再次发博,向南京警方提出三个问题,“第一如何解释南京税务已经查实的,供应商通过私人账户长期、多批次、巨额把资金打入马峻和相关人员账户的行为?第二,如何解释公司付给供应商的金额,和收到的抵扣增值税发票远远大于供应商实际的供应货物物?第三,南京警方有没有看到供应商,开具增值税发票给我公司所对应的商品出库单?如果这三点都没有做到,请问警方是如何做出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的判断的?”

屏幕快照 2021-01-21 下午1.13.10.png

沈东军21日博文

“关于案件,我们只有这三个问题,希望警方回答。”沈东军对本报记者表示。

针对上述问题,本报记者联系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其工作人员让记者联系分局政治处。随后,记者多次致电该局政治处,均未有接通。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告诉本报记者:“税务和公安是两个部门,相互独立。公安不予立案不代表无辜,可能只是证据还没有到立案标准,当然也可能是无辜的。”

马峻称事件起因为离婚案

对于沈东军的举报,事件的另一当事人马峻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关于沈东军所说的有大量资金回流到我的个人账户上,完全是沈东军造谣污蔑,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情况。这完全是他在网络上造谣诬陷,凭空捏造证据,完全是不实举报!”

“沈东军借着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的名义,实际上是为了他个人离婚后仍然能够独霸上市公司的目的。在网络上对我们进行疯狂地污蔑造谣,对此我们将采取法律手段进行还击。”马峻告诉本报记者。

公开信息显示,沈东军、马峻、蔄毅泽为莱绅通灵共同实际控制人,马峻和蔄毅泽是夫妻,马峻与沈东军之妻马峭是兄妹。沈东军与马峻均是莱绅通灵的创始人,公司改制为股份公司上市后,公司董事长均为沈东军,而马峻在公司上市前担任过董事长。

根据公司公告,马峭已于2019年11月20日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请求判令离婚并进行财产分割。

“我妹妹离婚诉讼要求就是离婚且平分家庭财产,包括平分通灵的股权。何时判决是由法院决定的事了,但按照常规离婚诉讼的时间推断的话,现已经受理了一年多了,应该近期就有宣判结果了。”马峻如是对本报记者称。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马峻、蔄毅泽分别是莱绅通灵第二大股东、第四大股东,分别持有公司25.13%、5.55%的股权,两者合计持有莱绅通灵30.68%股权。沈东军作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1.16%。若马峭离婚案胜诉,平分沈东军所持莱绅通灵股份,很可能导致沈东军丧失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或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

除了公安不予立案的公告,莱绅通灵同时还发布了第四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决议公告,其中”关于开展专项审计的议案 ”称“为客观、准确、完整梳理董事被调查所涉事项的真实情况,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公司下发的《关于董事被调查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上证公函[2020]2773 号】等相关要求,公司拟聘请具有执行证券相关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专项审计,同时聘请具有执行证券相关业务资格的律师事务所配合及监督,并授权经理层成立专项项目小组负责具体推进。项目小组对董事会负责,应当根据事项的进展及时向董事会汇报。”

该议案获得了6票赞成,2票反对,反对票来自董事马峻和蔄毅泽,理由是“专项审计的目的是为了回复上交所关于莱绅通灵董事被举报调查的监管函。南京公安局雨花台分局已于2021年1月19日对董事马峻、蔄毅泽涉嫌职务侵占、虚开增值税发票、挪用资金等的举报,发出了不予立案的通知书。我认为:既然经公安机关审查后,已认定无犯罪事实,也就无需再浪费上市公司的人力和财力进行审计。让通灵的管理层和员工们回归到正常的经营管理秩序中来。”

“董事会成员还是对公司重大事项决策有重大影响的。发生了内斗,就不会完全团结一致,马、䕡也可能反击。内斗会使得公司上下人心不稳,进而影响上市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王骥跃对本报记者表示。

沈东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坦言:“(上市公司运营)应该会受到一定的困扰,但是都还好。因为这些事情都是上市之前,也就是2011年之前发生的事情,所以现在问题并不大。”

近三年来,莱绅通灵的业绩连续下滑。根据财报数据,2018年公司营收同比下滑15.29%,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32.21%;2019年营收同比下滑20.7%、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30.29%;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同比下滑13.84%,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35.49%。

莱绅通灵于2016年11月23日上市,彼时的发行价为14.25元。公司上市以来的股价萎靡不振,1月21日截至发稿,公司报价6.28元/股,较发行价跌去55.81%。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