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江泰保险经纪冲刺A股 业务高度集中佣金回收难 高管薪酬占过半净利润

吴敏 2021-1-26 16:16:57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做了8年上市准备工作的江泰保险经纪终于在近日向深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目前正处在预披露环节。此前,该公司辅导工作总结报告曾明确其拟上市板块为中小板。

据披露,江泰保险此次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7164.27万股,公开发行的新股不低于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25%,拟募集资金约4.4亿元。

对于募集资金用途,江泰保险表示,将投入约2.73亿元用于国内分支机构建设项目;投入约1.4亿元用于电子商务与管理信息系统建设项目;投入约0.27亿元用于海外代表处建设项目。项目建设期均为3年。

作为第一家欲冲刺A股的保险经纪公司,随着其招股书的披露,也向外界展示了当前该公司存在的诸多顽疾,如应收账款高企、业务高度集中等。

募资主要用于开拓私人保险业务

资料显示,江泰保险成立于2000年,在2010年首次提出上市计划,后于2012年8月3日,在北京证监局做了辅导备案登记。八年里,经历了三次更换辅导券商和三次调整拟上市板块,最终于2020年的最后一天递交了招股说明书。

江泰保险的主要收入来源为佣金。根据招股书的披露,2017年到2019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约为8.44亿元、10.03亿元、11.3亿元,期间净利润分别为3173.24万元、4040.83万元、5598.85万元。2020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为5.6亿元、净利润为4679.39万元。

虽然近几年业绩较为稳定,但江泰保险的市场份额却有所下滑,根据中国保险年鉴数据计算,该公司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营业收入市场份额分别为4.35%、3.47%。

而下滑的原因在于,近年来私人保险经纪业务快速发展,业务体量明显提升,而该公司主营业务集中在财险领域。其表示,未来,将积极布局私人保险经纪业务领域,提升私人保险经纪业务规模和市场占有率,以巩固其在保险经纪市场中的整体市场份额和行业地位。

实际上,随着财险市场竞争进入“红海”,同时受到商车费改深化,以及“报行合一”政策影响,以车险业务为主的保险中介公司利润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同时将盈利增长瞄准寿险业务,谋求转型。江泰保险也不例外。

招股书称,江泰保险的竞争优势在于:专业化的风险管理服务优势,自主培养和外部引进相结合的人才优势,契合行业发展特点和市场需求的技术创新优势,满足客户需求的全天候一站式专业服务优势,覆盖区域广泛、境内境外联动的业务布局优势,客户结构完善合理的市场化运作优势,基于创新服务能力和社会责任意识而构建的品牌优势。而其竞争劣势在于两大方面,一是资本实力相对有限,二是私人保险经纪业务发展不足。

本报记者注意到,江泰保险此次拟拟募的4.4亿元资金中,2.73亿将用于国内分支机构建设项目,其重点又是新建90家专营私人保险的营业部,以开拓私人保险市场,改变其目前以财险为主的业务结构,并给公司带来新的业务增长点。

2020年10月,江泰保险董事长沈开涛曾公开表示,布局私人保险行业很“烧钱”,从2018年到2020年,该公司在私人保险领域投入了约1亿元,但他坚定看好该领域未来的发展前景。沈开涛称,江泰保险经纪的财险业务持续稳定增长,计划用财险的盈利来支持私人保险以及其他业务的发展。

江泰保险经纪招股说明书显示,经测算,国内分支机构建设项目建设期为3年,建成后预计实现年均营业收入17.2亿元,年均净利润1.14亿元,税后内部收益率为 23.07%,税后投资回收期8.45年。

基于后期可观的收入,江泰保险决心也可见一斑,其表示,如果本次发行及上市实际募集资金不能满足拟投资项目的资金需求,不足部分由公司自筹予以解决。如果本次发行及上市募集资金到位时间与资金需求的时间要求不一致,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需要以其他资金(自有资金或银行借款)先行投入,待募集资金到位后予以置换。

业务集中度高 佣金回收难

一直以来,财险市场马太效应凸显,仅财险“老三家”就占去了超过6成的市场份额。这种行业现象也导致江泰保险存在客户集中度高的风险。

江泰保险的业务可分为直接保险经纪业务、再保险经纪业务和咨询业务三类。其中,直接保险经纪是江泰保险的收入主要来源,对营业收入的贡献近9成。2017年-2019年,该公司直接保险经纪分别贡献了当年度营收的91.53%、88.63%、87.48%,2020年上半年为88.7%。

而江泰保险直接保险经纪业务中,前五大保险公司贡献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又超过6成,占比分别为 62.15%、64.10%、63.80%和 63.88%,集中度相对较高,主要合作的保险公司包括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平洋财险、人寿财险及中华联合财险等。

对于集中度较高的原因以及可能产生的影响,江泰保险表示,是由保险行业自身市场相对集中所致,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与该等保险公司的业务依存关系。尤其是对于大型保险公司而言,公司在与其谈判时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如果未来该等保险公司经营不利,将对公司未来的业务发展构成不利影响,甚至可能将损害公司所服务的投保人的利益。”

另外,直接保险经纪业务是在投保人完成保险产品投保并向保险公司支付保费后,再由保险公司向公司支付保险经纪佣金。但对于江泰保险而言,佣金回收也是一大难事。这一点,在应收账款上体现得比较明显。招股书显示,江泰保险的应收账款主要为应收保险公司佣金,报告期各期末,江泰保险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82亿元、3.41亿元、3.89亿元、4.46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36%、34.05%、34.37%和39.83%(年化处理后)。

换言之,江泰保险在替保险公司销售了保险产品后,却迟迟拿不到佣金,这也直接导致应收账款在该公司资产总额中占有较高的比重。截至2020年6月末,江泰保险的资产总额为13.94亿元,流动资产占比接近73%,为10.15亿元。其中,货币资金和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5.4亿元、4.24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3.23%、41.81%,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则分别为38.74%、30.4%。

对此,江泰保险表示:“尽管公司的应收账款对象主要为国内大型保险公司,信用情况较好,但如果未来公司采取的收款措施不力或客户信用发生变化,将会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发生坏账的风险提高,对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构成不利影响,从而对公司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不容忽视的是,应收账款的高企也推高了江泰保险的资产负债率。报告期各期末,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合并口径)分别为61.99%、62.81%、64.70%及62.93%。“尽管公司主要资产为流动资产,其中主要为货币资金及应收账款,变现能力强,且公司具有良好的商业信誉,但随着公司未来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大,在营业网点建设、信息系统建设、私人保险业务发展等方面对资金的需求量也较大,仅依靠银行贷款将对公司资金链产生一定压力。若宏观经济形势发生不利变化或者信贷紧缩,公司未来发展不能通过其它渠道获得所需资金,则将会对公司业务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江泰保险直言道。

不过,在江泰保险披露的应收账款减值计提政策中,1-5年账龄应收账款的减值计提标准要大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1-3年账龄的应收账款仅计提20%的减值,3-5年的应收账款也仅计提50%的减值。截至2019年末,江泰保险1-3年账龄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2761.82万元,3-5年账龄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628.06万元。若按照行业平均水平进行应收账款减值计提,2019年江泰保险的归母净利润将减少接近千万元。

频向员工借款 高管薪酬占过半利润

负债率高企的江泰保险,近几年却频繁向员工借款,用于办公大楼购置及装修。

招股书显示,2014年为了解决购置江泰保险大厦及后续装修所需资金缺口问题,江泰保险决定向内部员工借款,筹资8000万元。2014年和2015年,江泰保险共向334名员工借款6032.6万元,借款期限为两年至五年不等,借款年利率在7.83%至8.32%不等。但为了筹划上市事宜,江泰保险在2016年底偿还了上述借款的本息。

不过,2017年至2019年,江泰保险又因公司大厦装修款所需资金以及补充日常营运资金,先后向144名、89名、41名员工进行一年期的借款,筹集资金分别5770万元、4954万元、1300万元。据此计算,三年里,江泰保险共向员工筹集资金超过1.2亿元。

看似资金紧张,连公司装修都需要向员工借钱的江泰保险,却大手笔向股东进行现金分红。2016年至2019年,江泰保险分别向股东派发年度现金股利2149.28万元、2923.02万元、2149.28万元、2579.14万元,合计9800.72万元,其中后3个会计年度现金分红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80.16%、53.56%、45.72%。

不仅如此,江泰保险的高管薪酬也处于较高水平。该公司大部分高管的年薪超过150万元。其中职工监事邵从武薪酬最高,年薪高达364.12万元/年,其次是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沈开涛,年薪为327.08万元。

本报记者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高管年薪统计,在江泰保险处领取薪酬的20名高管,2019年的合计薪酬已超过3000万元,在当期公司净利润中的占比为53.57%。而这些领取高薪的高管中,又有多位高管及其近亲属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股份享受着高额分红。

据招股说明书,江泰保险直接持股的共有9人,除公司董事长沈开涛外,还有8位高管。该公司董监高及其近亲属还通过江泰春晖、快速工程或/及江泰兄弟间接持股,人数达到19人。

值得一提的是,江泰保险还在招股说明书中对当前保险经纪行业所面临的风险进行了分析提示。其中指出,随着国内保险市场成熟度的不断提升,保险经纪机构被越来越多的投保人和保险公司所认可,通过保险经纪渠道实现的保费收入近年来呈现出良好的高速增长趋势,同时也加剧了市场竞争。保险经纪机构将面对内资机构竞争升级的局面。同时,随着中国保险经纪市场的进一步对外开放,外资保险经纪机构也将加速进入国内市场,进一步加剧国内的市场竞争。若公司未能在不断变化的市场竞争中做到有效应对,则公司可能面临客户流失及市场份额降低的风险,进而将对公司的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及前景造成不利影响。

另外,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普及,互联网行业与保险行业正在不断走向深度融 合。互联网有效降低了投保人与保险公司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消除了时间和空间的隔离,特别是在“后疫情时代”,相对于传统的线下保险销售模式,互联网保险销售更具优势,对传统保险市场形成了一定的冲击。此外,随着投保人对于保险产品的需求更加多元化和个性化,也对保险经纪机构的数据收集、数据分析及精准营销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互联网技术将成为保险经纪机构未来发展的重要技术驱动力。公司未来如果无法通过调整发展战略和业务模式适应互联网的冲击,则将会面临客户流失和竞争失败的风险。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