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业绩下滑拟收购江机民科进军军工产业,哈工智能持续收购致商誉负债高企

杨仕省 张鹤鸣 2021-1-26 18:14:28

本报记者 杨仕省 实习生 张鹤鸣 深圳报道

日前,江苏哈工智能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工智能”)发布公告称其拟收购吉林市江机民科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江机民科”)近98%的股权,对价不超过14亿元。公告称,此举将会使哈工智能进军军工产业,发掘新的业绩增长点;旗下处于专用设备制造行业的子公司瑞弗机电也会与江机民科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

受此消息影响,1月18日,哈工智能股价直接开盘涨停,报收7.44元;次日,开盘价格飙升到8.17元后开始回落,收盘最终报收7.09元,跌幅4.7%。截至1月25日收盘,哈工智能股价跌至5.92元。

国内知名基金公司一位不具姓名的基金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行业发展可能会进入到为期数年的高增长阶段,整个‘十四五’期间,很多军工企业的订单增速会加快,生产的排产工作量会满负荷。这对于目前很多涉军企业而言,机会会更多。”

那么,本次涉足军工业会成为哈工智能转型的一次契机吗?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并购将是哈工智能转型以来的第四次并购,之前哈工智能通过收购装入了天津福臻、哈工易科、以及瑞弗机电,已经为公司积累下了高达9.47亿元的商誉。而哈工智能近两年业绩持续下滑甚至亏损,如若新增长点疲软,公司将面临较大的商誉减值风险。此外,其近年来资产负债率均高于五成,亦面临资不抵债的风险。

针对上述问题,本报记者按照哈工智能公司官网公布的联系方式发送了采访函,随后记者又致电哈工智能公司前台,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其领导与办公室人员已经换过好几次,目前工作在交接中。截至发稿前,记者未获得任何回复。

收购江机民科,转战军工市场

1月17日晚,哈工智能发布《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暨签署〈资产购买意向协议〉的提示性公告》(下称《公告》),拟收购刘延中持有的江机民科97.9626%股权。

《公告》显示,本次收购可以使哈工智能快速切入军工领域,且收购标的江机民科可与哈工智能子公司瑞弗机电产生协同效应,促进其多元化发展。

2017年之前,哈工智能还名为友利控股。其主营业务为房地产销售、租赁,以及氨纶工业。2017年更名改组之后,依靠多次并购,其主营业务快速变更为智能制造业,主要产品为工业机器人应用系统解决方案以及机器人本体业务;原本的房地产以及氨纶业务渐渐剥离,其中氨纶项目从2016年的74.32%直线下降至2019年的0%,业务完全剥离;据哈工智能2020年第三季度报,其房地产业务已经实现全面剥离,从2018年的34.34%的比例陡然下降至3.62%。

屏幕快照 2021-01-26 下午5.23.00.png

如今,再次通过并购哈工智能将开始探索新的业绩增长点,试图避免业务结构过于单一带来的抗风险能力下降。而外部宏观环境也为公司发展提供了有利因素,如中共中央“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到要“加速武器装备升级换代和智能化武器装备发展”,这意味着进军军工市场,研发与制造智能化武器装备,将会在未来几年内给公司带来较大的机遇。

“行业发展可能会进入到为期数年的高增长阶段,整个‘十四五’期间,很多军工企业的订单增速会加快,生产的排产工作量会满负荷。这对于目前很多涉军企业而言,机会会更多。主机厂因为产能限制,会有很多订单的外移。因此,对于很多具有研发能力和生产能力的军工企业,或以前主要聚焦于民品领域的一些企业而言,它们会获得一个较为广阔的发展空间。”上述基金经理对本报记者表示。

此外,《公告》中提到,公司看好江机民科与瑞弗机电将产生协同效应。瑞弗机电是白车身焊装机电一体自动化装备制造商与解决方案提供商,可优化江机民科公司的生产流程,提高生产效率。据了解,我国陆军正向信息化、合成化、新型联合打击力量转型,这势必将火力打击、通讯指挥、人员运输、高速机动融合在统一的武器系统上,即需要将红外、热电池、光电产品整合在一个载体上。这恰好与这次收购双方的业务范围有所吻合。

近两年业绩下滑,高商誉减值风险剧增

上次哈工智能出现亏损时还是2016年的友利控股时期,由于氨纶产业下游需求低迷,行业基本面恶化,加之房地产行业该年度先扬后抑,限购限贷措施出台,导致其扣非净利润跌至-3.91亿元。

随后,“脱胎换骨”后的哈工智能在一年内迅速扭亏为盈,2017年度营业收入实现翻番,净利润也回到正值。究其最重要原因,无非是2017年度报告中提到的收购天津福臻100%股权、投资设立海门哈工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并合资设立南通中南哈工智能机器人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及收购苏州哈工易科机器人有限公司49%股权。这使得哈工智能顺利切入高端装备制造业务领域,拓展了机器人本体业务,并且巩固了自动化焊接业务。及时、快速的产业转型卓有成效。

时至今日,情况发生逆转,如今哈工智能或许面对着四年前自己前身友利控股相似的困境。哈工智能开始计划探索新的业绩增长点,最直接原因是其在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的经营业绩严重下滑,甚至出现亏损。根据2019年年报,哈工智能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7.37亿元,同比下降27.11%;扣非净利润为976.36万元,同比下降89.79%。根据2020年三季报,哈工智能2020年前三季度共实现营业收入11.54亿元,比去年同期又下降6.54%;扣非净利润为-5619.26万元,2017年来首次出现负值。

据哈工智能2019年报中披露的对经营状况的分析,其业绩下滑背后有如下原因:一是下游的汽车行业不景气,回款时间加长,导致了营业收入无法确认;二是为了面对汽车行业的低迷,哈工智能主动调整研发方向并加大研发投入,导致研发费用几乎翻番;三则是随着公司原有氨纶与房地产业务的剥离,业绩增长点减少。

与四年前相同的境况是,哈工智能(友利控股)所倾注心血的行业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低迷,致使其不得不“变法图强”。情况不同的则是,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如今的哈工智能因多次并购吸收积累下了大量商誉。

哈工智能自2017年更改公司名称,改变主营业务,转型智能制造业以来,多次进行了收购,例如2017年5月收购天津福臻(汽车白车身焊接生产线的设计、制造、安装、调试集成),12月收购哈工易科(焊接机器人研发商),2018年9月收购瑞弗机电(汽车白车身焊装机电一体自动化装备制造商)。

北京中和应泰财务顾问公司首席研究员吕长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家公司通过收购记录商誉是正常的。而投资者真正需要注意的是收购资产的质量如何,即装入公司有没有未来、是不是更好才是核心问题。以前因为投资散户居多,一旦一家公司收购了资产,它的股价就会连续地翻。而随着投资市场慢慢成熟,收购之初短期似乎会很乐观,但长期来看,一旦收购资产的业绩不如预期,就会出现商誉减值。”

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哈工智能财务报表上的商誉余额达到了9.47亿,占到其净资产的37.7%。如果其以14亿成功并购江机民科(出价约为标的净资产的7.4倍),其商誉将会进一步增加,商誉占净资产比例也会上升。也就是说,一旦这些装入公司业绩不符合预期,此举会使得哈工智能面临商誉减值风险,导致市值下降。

“如果一家公司依靠并购去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即便它可能凭此一度变成大牛股,但一旦停止并购,价格就会慢慢跌下来,甚至跌很多。”在问及公司通过不断并购实现自身发展是否为长久之计时,吕长顺表示,“不过,事情不总是那么绝对,也有做成功的案例。比如爱尔眼科,公司在体外先培育一些眼科医院,稳定盈利之后再装入。所以,这种并购也是件好事。”

此外,哈工智能资产负债率在2019年高达58.8%,2020年前三季度也达到50.9%。如果除去没有实际意义的商誉,则两年分别达到74.4%和62.4%;据《公告》中提供的数据,江机民科2020年的资产负债率由2019年的56.74%上升到74.24%,其债偿能力存疑;如果再加上负债率同样较高的江机民科,如此一来,哈工智能的债偿能力将受到一定质疑。如今哈工智能外迎机遇、内存风险,不容有失。能否重新让公司扭亏为盈,便成了对新上任管理团队的一次重大考验。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