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一位通化抗疫志愿者的口述:拎起蔬菜包就拼命爬楼,我们都在努力地“自救”

于娜 2021-1-29 23:24:10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一场猝不及防的新冠反弹疫情,让吉林省通化市这座人口不足40万的山城,被投入到前所未有的巨大考验之中。

据通化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消息,2021年1月28日0时——24时,全市新增新冠病毒感染者9例,其中确诊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7例。截至2021年1月28日24时,全市累计报告新冠病毒感染者301例,其中确诊病例222例,无症状感染者79例。

此前,从1月20日起,通化市东昌区全域调整为高风险地区,封城、封小区、封居民楼。随之而来的,还有隔离居民反映的家里生活物资短缺问题,尤其是“蔬菜危机”,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极大关注。

在经历了副市长道歉、14名干部问责、被人民日报“四问”物质配送、白岩松“三问”市长之后,1月24日以来,通化市被隔离居民家里陆续收到了蔬菜包,同时之前线上订购的生活用品也开始配送。

家住东昌区的自媒体人孙家大剩(笔名)就是参与蔬菜包分拣配送的志愿者之一,“工作到凌晨、负重爬楼,每个志愿者都面临着极大的体能考验,但是没有人因此退缩。”1月28日,孙家大剩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想让外界了解到通化防疫工作的真实情况。

5.jpg

受访者供图

以下为孙家大剩口述,《华夏时报》记者整理,略有删减。

志愿者承受着极大的体能考验

我是一个编外的志愿者,由于通化地区疫情严重,对于志愿者的选拔十分严格,所以大部分时间是不会征用我们的。截止到目前,我一共参与了三次活动,一次分拣蔬菜,一次上楼配送蔬菜,一次是参与防疫物资装运工作。

1月24日晚,我们第一次接到志愿者任务,到通化当地的蔬菜市场去分拣蔬菜。晚上8点多接到通知,9点多,我们志愿者集合领取防护物资,10点左右到达现场开始工作。

工作人员把蔬菜分批量运到我们工作的现场,我们负责卸货和分拣,主要是把不同种类的蔬菜分装到同一个蔬菜包里,每个蔬菜包的重量至少在20斤以上,我们一队13个人从晚上10点开始一直分拣到凌晨3点,再装车,累积完成了接近2000份蔬菜包,整个过程我们都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结束的时候大家浑身都跟蒸了桑拿一样。后来我才知道,在我参与蔬菜包分拣的当天晚上,有接近300个民警在另外一块场地也进行着蔬菜包分拣工作。

在分拣蔬菜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两个很大的困难,不同蔬菜在每个蔬菜包需要的数量不同,因此消耗量也就不同,所以经常一种蔬菜装着装着就没有了,没办法我们只能用现有的蔬菜去充数,因此就导致很多蔬菜包内的蔬菜种类出现了差异,这可能也给一些收到蔬菜包的居民造成了一些误会。

另外就是东北的冬天实在太冷了,尤其是后半夜,气温达到零下二十多度,而因为穿防护服的缘故,我们又不能在里面穿特别厚的棉袄,这就导致防护服里面汗流浃背,防护服外面冰冷刺骨,内外温度反差非常大,再加上过了凌晨之后,大家的身体都已经很疲惫,又干了两三个小时后,包括年轻小伙子在内的所有志愿者的身体都吃不消了。

4.jpg

受访者供图

第二天我们依然坚持参与了蔬菜包配送的工作,把分拣好的蔬菜包配送到每一户隔离居民的门前。由于疫情的传播性,我们选择不见面配送,把蔬菜包放到居民的家门口后再敲门,隔门告知对方蔬菜包已送达,然后再快速离开,避免和取菜的居民见面接触,我们送到了顶楼之后,要等单元里所有的居民取完蔬菜包之后,我们才能下楼。

抗疫者送蔬菜.jpg

受访者供图

在蔬菜包配送过程中也存在着困难,首先就是志愿者体能问题。由于头一天我们刚刚经历了连夜分拣工作,体力都已经透支严重,而一些需要配送的居民楼并没有电梯,我们每人需要拎上两包至少单重20斤以上的蔬菜包爬楼梯,这对体能是极大的考验。

然而这个过程中还有少数居民的不理解,比如不满蔬菜的质量,不理解蔬菜种类和其他社区不同等等,而且志愿者和社区工作人员的配合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在阳光亿城小区,我们的配送工作就因为配合失误而导致停滞了1个多小时。

当天晚上,我们完成了两个社区的蔬菜包配送,数量应该是在1000户以上。过程中虽然有一些不愉快,但最终也都克服了。

说实话,我们很累,但比我们更累的志愿者还有很多。我们几个志愿者都是大男人,皮糙肉厚,可还有很多20多岁的女志愿者,她们在家都没干过累活,而防疫工作是高强度的工作,有的人甚至累瘫、累昏厥了。这样的画面有的被拍下来发在一些媒体平台上,很多人为她们点赞,但更多的人根本不被人所知,在防护服后面,没有人知道她们是谁,长什么样子,她们只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做“大白”。

通化人都在努力地“自救”

我一个志愿者朋友跟我说,这几天为防疫工作用掉的油钱比平时上班多多了,而这还是在我们没有“正规编制”的情况下,我们不隶属于任何一个组织,我们无名无分,就拿那天参与蔬菜装卸的工作来说,甚至都没有准备我们的盒饭,最后是工作人员让出了他们的盒饭。

可对此我们没有怨言,我们只是想帮助家乡度过难关,至于之后有没有人记得我们,我们不在乎,像我们这样的人在如今的通化太多了。

但是,这次疫情是如此突然,我们这座小城市没有做好十足的准备,因此防疫前期出现了一些问题,最严重的就是居民生活物资保障问题。除此之外,各部门配合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导致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一线的防疫工作人员都很努力,但很多地方都不够有效率。

在参加完蔬菜包分拣配送后,我根据自己的经历在公号“龙兴胡同329号”写了一篇文章,其中言辞激烈地批评了通化在防疫工作上的不足,没想到这篇文章一夜之间点击超过20万,在当地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我始终认为那些始终奋斗在一线的工作人员和抛家舍业的志愿者才是英雄。

3.jpg

受访者供图

很多网友通过公众号找到了我,给我发来了一些防疫工作中的问题和看法。我写那篇文章的目的一是反驳外界对通化人“自私”的评价,二是希望把问题提出来引起高层领导的重视。

由于这篇文章火了,我的确也得到了区政府的重视,区里领导告诉我,政府需要我们这些社会媒体人士的监督和批评,他们对我们是持开放态度的,并给了我特权,让我可以参与区内任意部门的防疫工作。

我觉得外界对通化存在一种误解,尤其是通化人民把我们的物资保障问题推上热搜之后,有的人说我们通化人没有奉献精神,说我们自私。我想告诉这些人,整个疫情期间我们通化人都在努力地“自救”。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