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少儿编程教育蓝海真的来了?去年融资金额近18亿元,师资不足成最大隐患

罗金惠 杨仕省 2021-2-2 11:14:01

本报记者 罗金惠 杨仕省 深圳报道

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这些技术或更确切的说是产业,都离不开编程,编程被认为是实现技术价值的重要手段与工具。新兴的科学技术产业更加强调在“人”身上进行挖掘,强调人机的交互以及搜集人的数据,这些新兴科技需要大量的编程技术人才,这有利于编程教育行业的发展,同时也催生出了少儿编程教育这样的细分行业。

少儿编程教育行业充分借助政策红利。2020年1月教育部出台“强基计划”,取消高校自主招生,推出新的人才培养方案,其中与编程相关的高达40%。同年12月教育部提出“将编程教育纳入中小学相关课程”“培养培训能够实施编程教育相关师资”等政策。

以该领域内深圳的头部企业编程猫来说,其2020年底的D轮融资交易金额为13亿元人民币,成为该行业内最大的一笔融资。2020年,少儿编程领域披露融资金额达17.97亿元,为历年最高;十年来披露的总融资金额近46亿元。可见,少儿编程行业深受投资人的热捧。

少儿编程行业内知名企业,如编程猫(深圳)、密码营地(广州)、代码星球(广州)、西瓜创客(杭州),它们分别完成了D轮、A轮、A轮、B+轮融资。但与此同时,在众多企业争先恐后抢占行业地位的比赛中,问题与缺陷也渐渐暴露,贩卖焦虑以及师资不足成为行业隐忧。

知名财经大V、洪大教育创始人洪榕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少儿编程行业还属于发展的早期,远没有到跑出“独角兽”的阶段,预计在将来,这个行业会出现千亿级市值的公司,估值提升空间还很大。

前景广阔,资本占坑

《2017-2023 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显示,当前中国大陆少儿编程渗透率为0.96%,预计每人每年在编程培训领域消费为6000元,粗略估计目前国内的少儿编程市场规模达百亿左右。据公开资料显示,随着中国居民教育支出的增长,各项政策的出台,2020-2025年间,随着二孩年龄增长至学龄儿童,教育培训市场规模平均增长率将稳定在15%左右。

编程是人工智能时代的语言。在新兴的科学技术不断涌现,科技行业未全面商用化且正处于行业攀升期的时代,编程显然将成为必备技能。随着科学、信息课程在小学、中学的普及,接受编程等科学启蒙教育的孩子们将在自身先天强大领悟能力的基础上迅速习得技能。

教育与教学中的课程是紧跟时代发展方向而行的,无论是在量还是质的方面,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5G等技术都拥有广泛的人才需求。教育要面向未来,学校向社会输送科技人才成为科技行业发展的源头,是整个教育教学、升学考试、步入社会、适应社会、融入社会链条的早期环节,也是重要环节。

伴随未来编程教育的逐渐成熟,编程教育行业内课程将更加科学化、规范化,在现阶段无法达到的课程规范化要求也将必然性的得到落实,这是行业发展的规律。

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少儿编程领域融资事件共计13起,总融资金额达17.97亿元;2019年融资事件有22起,总融资金额达到了11.20亿元;2018年,融资事件共计33起,总融资金额达到12.02亿元。虽然融资事件数量在近三年内有所减少,但是投资金额方面却在增长,相比于2019年,2020年的这一数据高出6.7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为疫情之年,在线教育行业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受冲击较小的行业,伴随各中小学及高校的转型,课程的线上化逐渐普及。加之教育行业是刚需行业,因此行业受到投资人的热捧也就不无道理。

企查查显示,几大头部少儿编程企业在2020年与资本的车轮同步行进。密码营地于2020年12月27日获得A轮融资3000万人民币,投资方为广东三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代码星球于同年的11月10日获得A轮融资,投资方为珂玺资本;和码编程于同年7月30日获得A轮千万级美元的投资。编程猫在D轮融资前的B轮、B+轮、C轮、C+轮融资也破亿,分别实现了1.2亿元、3亿元、4亿元、2.5亿元的融资金额,且其投资方阵容华丽,不乏高瓴资本等金牌投资机构。

洪榕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个行业很有发展前景。首先,少儿编程行业发展的时机已经到了,数字化时代逐渐深入人心,国家在部分省市已出台政策将编程教育纳入中小学教育;其次,少儿编程的益处颇多,除了可以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帮助孩子提高学习编程的兴趣,同时还让孩子更加了解数字化时代,对将来的职业选择也有好处;再有,行业空间广阔,人人皆可学习编程,但不是人人都能够学好,这为少儿编程教育提供了很大空间。”

靠制造焦虑吸引生源

在学习少儿编程圈子内的一种说法是“编程将成为高考的加分项,替代奥数”。但是许多家长表示,“现在周围有很多孩子在学习少儿编程,不知道报名上课的意义到底有多大”,还有些家长说道:“学校向我们推荐少儿编程的机构,说可以去报名学习,我们该不该听老师的?”

国内学生的学习压力非常大。早在2017年,一项全球范围内的孩子平均做作业时间的统计就显示,中国学生的平均做作业时间为2.82小时,位居世界首位,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紧邻中国的韩国和日本的这一数据分别为0.58小时、0.76小时。

教育部曾在2018年为缓解近视现象而制定减负措施,规定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书面家庭作业完成时间不得超过60分钟,初中不得超过90分钟,高中阶段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寄宿制学校要缩短学生晚上学习时间。

可是,后减负时代迎来的是学生报名大量的课外辅导班。而且这些辅导班教学内容涵盖面非常广泛,诸如形体课、演讲课、围棋班等等,都吸引了很多家长与学生。在这个追求全面发展的时代,家长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一富有中国风格的想法将孩子送进了兴趣班、课外班的牢笼。编程教育也离不开这种现状。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起,广东省将信息技术(含编程)加入高考内容;2018年8月,浙江省将信息技术(含编程)正式列入高考科目。2018年,山东、江苏、河南、重庆、上海将编程方面课程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2017年,广州市教育研究院共设立了155所Stem课程试点学校,立项了168项Stem课程。

另外,《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中要求:推动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2018年,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其中提出:完善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充实适应信息时代、智能时代发展需要的人工智能和编程课程内容。

这些编程方面的政策以及流传已久的“编程将成高考加分项”等传言让学生家长陷入了深深的焦虑。“我家孩子是否应该在课外报名少儿编程课程?”“什么机构的少儿编程比较权威、比较好?”“孩子几岁开始学习编程比较合适呢?”“我家孩子不喜欢学编程,但其他孩子有很多都在学少儿编程,我们该怎么办?”“教育机构说编程会成为高考加分项,这是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因素?”诸如此类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家长。像少儿编程等的课外辅导课程在考验孩子的同时也在考验家长,有家长向《华夏时报》记者说道:“我每天下班后辅导孩子作业到10点,自己的时间很少。”

师资力量不足何解?

师资是教育领域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于教育机构来说,师资水平直接影响业绩,一位好的老师能吸引更多的生源,转化率的提升也会更加有效。

然而,在少儿编程领域,师资供不应求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由于少儿编程行业的师资需要计算机专业方面的人才,然而计算机专业人才向教育机构直接输送的比例很小,除师范类高校外,一般高校在计算机领域也没有向少儿教育方向培养的人才计划,因此,优秀的计算机专业师资在少儿编程领域相对来说是较少的。

《华夏时报》记者询问一位计算机专业的应届毕业生李芋(化名):在选择第一份工作的时候如果有进入少儿编程企业中的机会,你是否会去?李芋答道:“我会首先考虑这份工作是否能够带来长期的技能增长。像一些纯技术类的公司,在大趋势之下,它们会不断更新、迭代自己的产品和服务,程序员在这种公司里可能会得到技术方面的快速提升。而且,技术类公司面对企业和个人的都有,能接触到不同面向对象的技术流程,成长也会比较快。因此,我会选择一些技术领域的大公司。”

李芋补充道:“少儿编程领域的核心是技术与教育的结合。从长期来看,技术公司的程序员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技能与认知,这样才能长期发展;而如果选择进入少儿编程教育企业工作,自身的教学水平会随着年月积累,家长与学生的资源也会不断增加,发展前景也很好。两者各有利弊。”

而一位编程行业的业内人士贾方(化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师资匮乏的问题主要原因有两点。首先,如果少儿编程机构的实力不够、生源不足,公司的业绩就很难维持在较好水平,资金不够不仅带来公司没法做长期打算的问题,同时工资水平也有限,无法吸引来好的师资力量;其次,其他的IT公司,尤其在互联网时代的大型IT企业,它们优厚的条件吸引着编程人才,计算机毕业生进IT企业的固有思维支配着他们的选择,这也是少儿编程师资匮乏的主要原因。

据BOSS直聘显示,在深圳,少儿编程老师的最低学历集中在大专和本科,该地区普通少儿编程公司所提供的薪水集中在8K-20K之间;在北京市,头部企业少儿编程老师需要的最低学历大多为本科,普通少儿编程企业最低要求大多也是本科学历,要求1-3年工作经验;少儿编程教师的主要职责为:负责少儿编程课程教学;负责学院的课程安排及跟进,帮助孩子提高学习兴趣;对于学员的学习情况定期和家长保持沟通,提高家长满意度等。由于是招聘“少儿”的编程老师,因此许多少儿编程机构要求应聘者性格开朗活泼、阳光向上。另外,在深圳、北京等城市的招聘条件含理科背景。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