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华夏幸福超52亿债务逾期 多家信托公司身陷其中

刘佳 2021-2-3 19:43:03

本报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随着“房住不炒”政策的持续和信托严监管加码,房地产信托正经历“寒冬”。然而,作为一家地产背景较强的公司,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夏幸福”)于2月1日晚间发布债务违约公告,正式承认“暴雷”。

在公告中,华夏幸福表示,截至目前,华夏幸福及下属子公司发生债务逾期涉及的本息金额为52.55亿元,涉及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债务形式,未涉及债券、债务融资工具等产品。目前公司正在与上述逾期涉及的金融机构积极协调展期相关事宜。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显示,截至1月31日,华夏幸福可动用资金仅剩8亿元,无法偿付金融机构负债。

对于公告中提及的信托机构,记者在查阅资料中发现,不乏有涉及到五矿信托、中融信托等注册资本排在头部信托公司。

而中诚信国际也随即下调了华夏幸福的主体评级,由AAA调降至AA+,并表示考虑到华夏幸福近期债务到期压力大,流动性紧张,偿债资金来源具有一定不确定性。同时,大公将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中融两笔信托计划违约

其实,华夏幸福的债务问题在年初就有征兆。彼时,多家机构下调对华夏幸福的评级,认为公司的经营业绩和现金流不佳,且面临大量债务到期。受此影响,华夏幸福旗下的债券价格大幅下跌,多支境内债收盘连续创新低。

股市方面,截至停牌前的1月28日,华夏幸福的股价收于9.25元,较去年12月的高点下跌约40%。

而将华夏幸福的债务危机再次推向制高点,是源于中融信托的两笔信托计划违约。

1月18日,中融信托对相关投资人进行定向临时信息披露称,华夏幸福有11.2亿元的两笔到期信托计划无法清算,涉及“中融-骥达11号”和“中融-融昱100号”信托计划。

据悉,“中融-融昱10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本金规模为9.82亿元,用途为向华夏幸福产业新城(西安长安)发展有限公司增资款,质押物中包含及和县鼎兴园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对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人民政府的应收账款、及武陟鼎兴园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对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人民政府的应收账款。1月15日到期信托计划本息为9.82亿元。

“中融-骥达1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剩余本金规模为13.446亿元,用途为向大厂回族自治县鼎鸿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发放信托贷款,质押物中有鼎鸿投资对大厂回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的应收账款。1月15日到期部分信托计划本息为1.279亿元。

在中信登集合信托发行公示列表中,“中融-融昱10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融资类,“中融-骥达1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信托贷款。

随后,华夏幸福回复称,已与中融信托达成和解,项目不触发“交叉保护条款”。

多家信托公司身陷

一直以来银行、信托和债券等是华夏幸福背后重要的融资来源。

数据显示,在华夏幸福的融资渠道中,债券及债务融资工具首当其冲,其次为信托、资管等。

截至2020年6月末,债券及债务融资工具期末余额为889.90亿元,平均利息成本为7.38%;信托、资管等其他融资余额为680.41亿元,平均利息成本10.15%;银行贷款余额为465.60亿元,平均利息成本6.12%。

除借款外,华夏幸福还大量为控股子公司提供融资担保。公告显示,2020年内,华夏幸福共计8次向外界提出永续债务融资,涉及中融信托、西部信托等公司,对上述公司总计提出不超过196亿元永续债务融资。

仅在2020年下半年,华夏幸福对外签署了63份担保协议,在这些债权人中,银行达35家涉及44份协议,合计担保标的额达179亿元;信托公司有9家涉及9份协议,担保标的额总计90亿元。

据悉,由于部分信托公司所涉存续信托项目多为事务管理类,目前未有进一步动作。而陕国投等确认信托计划展期。五矿信托表示项目存续期间还本付息正常。

此次风险暴雷给依赖房地产业务的各类金融机构投资者敲响了警钟。近来,房地产调控政策一直再加码。受限于额度和房企的“三道红线”政策,房地产信托业务将进一步下滑。

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68家信托公司共发行261只房地产集合信托产品,合计规模达362.5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501只549.2亿元,融资规模下滑了33.9%,而环比11月份的650只845.4亿元,在融资规模上更是锐减了57.1%。

对于房地产信托募集出现小幅下滑,业内人士表示,受限于监管层对房地产的收紧,导致购房者在短期内意愿减弱,同时作为开发商而言,因掣肘于销售端,不太可能愿意通过高额的房地产信托融资去开发新盘。

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表示,房地产股权投资可以充分发挥信托公司产业直接投资、补充项目资金来源优势,但开展该类业务,对信托公司在“募、投、管、退”等环节的专业能力和主动管理能力要求较高。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