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光伏牛市汉能沉默:李河君为“路线”买单

于玉金 2021-2-20 23:34:59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在过去的2020年,光伏行业风光无限,隆基股份与通威股份获得资本支持,股价飙升市值分别突破了3000亿元与1500亿元大关,光伏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市值也一度达到1000亿元;进入2021年,光伏板块的势头仍不减,而曾经风光无限的汉能却早已没落,私有化回A更像是天方夜谭。

善于“讲故事”与“造富”的汉能创始人李河君,从金安桥水电站到薄膜太阳能都是剑走偏锋,而豪赌薄膜太阳能也曾令李河君坐上中国内地首富的宝座;只是盛极而衰,2015年,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股价一泻千里紧急停牌,并遭香港证监会调查,进入到至暗时刻,再经过一系列努力及面对“连续停牌18个月的股票将会被除牌”的港交所新《上市规则》于2018年8月生效,汉能薄膜发电在2019年最后选择了私有化,并编织了“私有化回A”美梦,只是就在当年10月,汉能欠薪门进入高潮,汉能进入另一个“黑暗时刻”。

不谈及内部管理问题,独树一帜走薄膜太阳能路线的光伏企业仅此汉能一家,在技术路线上的独木难支,也是造成了汉能的走向穷途的一个重要原因。

保利协鑫原副总裁吕锦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薄膜企业都是从装备到配套到产品到运用的小而全发展模式。汉能的模式还是想通过生产基地的示范,来吸引更多的资本参与,目的还是想出售成套装备的盈利模式;但是因为跟晶硅技术的度电成本赛跑中落后,丢失了市场,许多玩家陆续退出,也吓退了资本。”

至暗时刻

2020年,汉能唯一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是在7月2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关于向社会公布2020年第二批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为的公告》,其中,包括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汉能太阳能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6家汉能系公司被列在案,缘由均为“拒不支付劳动报酬”,上述6家汉能系公司在2019年5月直10月间拖欠劳动者工资总计超过1.66亿元。

早在2019年5月,汉能就传出过欠薪事件,欠薪事件更是在当年10月达到高潮。同月,李河君发布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提到因集团在资金方面遇到一些问题,出现了薪资缓发、社保缓交等现象,给员工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李河君承诺,11月应该可以恢复正常发薪,但后续的消息则是员工无奈离职。

除欠薪外,“汉能系”企业还大面积拖欠供应商款项,诸多诉讼缠身,甚至是公司破产重整。

2020年7月2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在对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进行破产审查,该案案号为(2020)京01破申511号,申请人为肖磊。而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曾是汉能三大主体之一。与此同时,多家“汉能系”公司早已破产。

而在欠薪进入的黑暗时刻前,汉能刚刚缓过劲儿。早在2015年5月20日上午,遭遇做空的汉能薄膜股价突然大幅下跌,不到半小时内暴跌47%,而后紧急停牌,令一度为中国内地首富的李河君个人身家随之跌去1055亿港元。2015年5月28日,香港证监会宣布就汉能薄膜的事务进行调查。

而在2015年更早时间,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飙升,在短时间内从1.8港元/股涨到9.07港元/股,李河君成为一匹黑马,一举超过了王健林、马云,手握1600亿财富成为“中国首富”。

经过诸多努力后,汉能曾获得有条件复牌,但在2018年4月完成港交所提出的两个复牌条件后,汉能薄膜发电始终未获进一步进展的音讯。2018年8月,港交所新修订的《上市规则》生效,连续停牌18个月的股票将会被除牌;基于此,2018年11月,汉能控股对上市公司提出了私有化要约,拟通过这一方案给独立股东一条成功退出的路径。

“我们作为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停牌三年了,我们觉得小股东都很着急,第一是对小股东的利益保护。”李河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提出私有化要约的原因如此表示。

与此同时,汉能还公布了登陆A股“三步走”路线图,预计2019年内完成资产重组及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但这更像汉能编织出来的美梦,在同一年汉能就进入新的黑暗时刻。

薄膜路线独木难支

“汉能历来剑走偏锋。我们总是跟别人走不一样的路,或者说,汉能总是反着走。如果你总跟着别人顺利的走,你是成不了事的,或者说成不了大事,因为大家都会这样走。”李河君曾在2019年6月12日的公开演讲中说。

确实如此,曾经剑走偏锋令汉能成就了神话。2002年,汉能投资金安桥水电站,在丽江海拔2500米,建成总装机量300万千瓦的水电站,比葛洲坝大10%,比美国胡佛大坝大30%。

而危机中,2020年12月24日,被反复质押、负债累累的汉能旗下“现金奶牛”和“印钞机”——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的1766.67万股股权网络司法拍卖落锤,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以4278.06万元报价成交,较评估值高出2730.8万元。

另一个剑走偏锋偏锋的故事则是押注薄膜太阳能。李河君在上述演讲中表示,“2009年的时候,我们进入薄膜太阳能行业,到现在总共投了超过100亿美金,将近800亿人民币,那时候全世界都笑话我们,所有人都认为薄膜太阳能是个概念。汉能利用八整年,通过全球技术整合和自主创新,成功实现战略升级,在这个行业成为无可争辩的领导者!不仅仅是规模,更主要是核心技术!汉能最值得汉能骄傲和自豪的是:创造了一个行业,一个前所未有的行业——薄膜太阳能行业。”

但正所谓一个人走的快,一群人走的远。一家公司难以有足够的能力与资金推动以及追赶行业日新月异的技术变化。

吕锦标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薄膜是高度集成的技术,从设备到生产,以及往后的技术升级都封闭在单一的企业里,每个企业相互之间背靠背的竞争关系,没有技术的交流与合作,也没有供应链之间的配套,所以技术进步和产业化推动局限于单一企业,有限资本推动。”

“(薄膜)在提升光电转换效率和降低成本方面也有进步,但进步相比晶硅技术路线就差距很大;”吕锦标进一步向记者分析,晶硅路线是涉及产业链很长的协作,技术融入各环节的工艺端,各工艺分解,设备,供应链专业化配套,吸引产业众玩家,众资本协作联合推动持续的技术进步和成本下降,一步步地创造和扩大晶体硅光伏发电运用市场,如今是达到平价上网的一个庞大产业集群,并且随着技术的进一步提升和成本下降,把光伏发电的市场蛋糕越做越大;而薄膜光伏发电因为技术进步和度电成本下降不大,一步步收缩市场空间。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在国内,于晶硅与薄膜两个技术路线竞争中获胜的晶硅技术路线,此后又演变为单晶与多晶之间的激战,而押对单晶的隆基股份成为新的光伏行业老大,曾经也荣光一时的“协鑫系”公司也显出了颓势;而从2020年开始,光伏行业就开启了硅片不同尺寸的竞争,以中环股份为首“210尺寸”阵营与以隆基股份为首的“182尺寸”阵营也是打得不可开交。

技术推动着行业发展,成本降低,价格下降,而在技术路线的分叉口上如何选对方向则考验着企业的判断力。

目前看,汉能的薄膜路线或许就不是良策。如今的汉能,除了在股吧中仍有股民不时的发布动态,则是一片死寂,官网披露的联络邮箱已经作废,汉能要想起死回生并不乐观。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