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全球绿色新政的三巨头

杰里米·里夫金 2021-3-12 14:17:53

杰里米·里夫金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拥有5.08亿人口的欧盟长期以来一直倡导零排放绿色经济。近年来,拥有近14亿人口的中国也在大力推动后碳时代转型计划,在这一领域大放异彩。拥有3.27亿人口的美国则正准备加入。如果没有这三巨头并驾齐驱,共享最佳经验,制定通用的准则、法规、标准和激励措施,共同带领其他国家参与其中,那么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实现零碳文明的宏图大志必将无法达成。

在与欧盟和中国领导层合作的过程中,我发现双方政府在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上做法一致。它们都明白,第二次工业革命基础设施和正在消亡的化石燃料文明密不可分,而第三次工业革命基础设施则旨在管理零排放的绿色后碳经济和社会。因此,当务之急就是确保各个部门和行业与第二次工业革命基础设施迅速脱钩,再与新兴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基础设施重新整合。欧盟称第三次工业革命为“智能欧洲”,而中国称其为“中国互联网+”,其实双方的计划相似。

首先不要忘记,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是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并且可能很快成为最大的贸易伙伴,因此两大巨头绑定在共同的商业领域内。其次,欧盟和中国都位于从上海延伸至鹿特丹港的欧亚大陆上,在世界上最大的连续地理空间中紧密相连。再次,欧盟和中国都无比清楚自己此刻在世界历史中的责任:应对气候变化和保护地球上的生命。另外,欧盟和中国都在向境外伸出援手,帮助其他地区进行后碳文明转型。最后,中国已经发起“一带一路”倡议,走在世界前列。在连接中国、亚洲、西方的古代丝绸之路的启发下,中国于2013年提出该项倡议。

2012年,中国将“生态文明”写入宪法,作为“十二五”规划及后续所有“五年规划”的主题,表明中国的执政策略和世界观发生重大转变。在实践中,中国政府规定,中国未来的经济规划和发展必须坚持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指导原则,并遵循地球运行机制。

2019年7月,欧盟委员会新任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von der Leyen)宣布,在欧洲开展“绿色新政”将成为其任期内的核心工作和管理内容中的最高优先事项,并承诺大幅加快欧洲向零排放后碳生态时代过渡的步伐。她还承诺,欧盟28个成员国将采取前所未有的整体财政计划和措施,在更大范围内建设无缝零排放智能基础设施,以期在联合国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提出的最后期限之前,在未来12年内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10年的水平上减少45%。

欧盟的联合通讯指出,欧亚大陆智能基础设施的数字化连接要想获得成功,须本着“公开透明”的原则,制定所有参与国普遍接受的准则、法规、标准、激励和处罚措施,从而在全球最大的陆地上部署一体化智能绿色商业空间。

不单单是欧盟和中国,现在美国的两个重点州——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都开始调整投资策略,力图与化石燃料文明脱钩,并与新兴的可再生能源、可持续技术和新兴生态文明的弹性商业模式再结合。

一个新的、强大的、未使用的资本投资来源和配套的部署机制正在出现,并且可以迅速推动这些经济体和世界其他地区实现充满活力的绿色文化转型。金融界、政府和企业正在觉醒的巨大潜力在于高达41万亿美元的养老基金,截至2018年,这些资本已经聚集为世界上最大的资金池。觉醒后的金融界、政府和企业很可能在扩大绿色第三次工业革命经济和可持续21世纪社会的规模方面发挥关键性作用。

欧盟成员国、现在掌握先机的美国城市和各州以及世界其他地方政府正在迅速将数万亿美元的养老基金从垂死挣扎的化石燃料相关产业和基础设施中剥离出来,并积极将这些基金投资于构建后碳经济的新兴可再生能源和可持续的技术和企业。

目前看来,中国也已经将目光投向养老基金的潜在影响,希望创建一种“良性循环”,能够同时完成以下三大国家重点目标,并使其相互促进。第一,建立长期个人财务保障:优先考虑通过一项经过修订的国家养老基金计划,在 21 世纪中叶之前的几十年内为数亿退休人员提供财务保障;第二,促进经济和社会繁荣:将这些退休基金用于建设强大的新型后碳绿色基础设施,从而推动强劲稳健、生产率高的“互联网+”经济,创造丰沛的收入,以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中国梦;第三,发展生态弹性:建设零碳生态文明,保障人类的未来,保护地球生命。这三大重点目标相互关联、相互促进,是中国21世纪未来经济计划的核心,也是世界其他地区在相关方面的建设蓝图。

为了实现相互促进的三大国家重点目标,中国正在着手整合绿色发展基金,并发行中国养老基金和全球养老基金都可购买的绿色债券。筹集的资金可以投资于建设和管理21世纪“互联网+”绿色基础设施,创造收入流,从而推动三大国家重点目标的实现。

此外,中国也在逐步建立和发展一种相对较新的商业模式——能源服务公司。能源服务公司过去一直处于全球经济的边缘,但现如今,这一模式将逐步取代整个化石燃料时代传统资本主义市场中使用的交易型商业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能源服务公司用智能合作网络中的供应商和用户取代了传统资本主义市场中的卖方和买方。在这种新型后资本主义模式中,私人能源服务公司将承担为“互联网+”第三次工业革命基础设施的建设融资的责任,并有机会进行与之相关的许多商业实践。它们的投资回报完全依赖于保障充足的能源节约和能源生产以及跨越经济价值链的总效率,而新的生产性资产的所有权以及总效率提高带来的所有未来生产力仍然掌握在用户手中,无论它是企业、业主,还是负责公共事业和服务的政府机构。

能源服务公司模式在20世纪80年代起源于美国,而这一模式在中国90年代末开始被应用,并在“十五”计划之后发挥主导作用,确立为后资本主义时代的一种新型商业实践模式。养老基金基本投资于银行等金融机构发行的绿色债券,然后被能源服务公司用于为中国“互联网 +”基础设施建设和绿色“一带一路”倡议提供资金,这将成为中国推进中国梦的实现、帮助其他国家建设和发展生态文明的必由之路。

中国、欧洲以及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对于从化石燃料文明撤资、重新投资生态文明至关重要。这几大超级巨头的转型之旅已经走了很远。尽管有批评家认为,中国仍然会把资金投入“一带一路”沿线与化石燃料相关的基础设施之中,但是中国正在快速转向构成第三次工业革命模式的可再生能源、智能电网和电动运输网络。

人类正迈向数字互联的全球本地化绿色世界。欧盟和中国目前一路领先。美国需要参与进来。三巨头要开始合作,建立安全保障,确保实现绿色新政转型。生物圈时代的政治必然是以准则、法规、操作标准为中心,以保障新兴数字基础设施和配套网络的透明度,并始终关注各地区把基础设施作为公共场所进行管理的自由。

(本文为《零碳社会:生态文明的崛起和全球绿色新政》一书自序,全文有删节;作者为全球知名的思想家与经济学家,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著有《第三次工业革命》《零边际成本社会》等)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