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从艾柯卡、郭士纳到穆拉利,百年企业绝境重振需要什么样的 CEO ?

徐中 2021-3-25 16:36:50

徐中

近些年,已经很少能有一本书吸引我连续看三个小时,并且几乎在每一页上都用红笔做出标识了。福特汽车起死回生的这个故事实在太精彩了,它值得今天中国的每一位企业家、每一位 MBA和每一位经理人阅读,因为,你可以从福特汽车伟大的重振故事中,看到你的企业、你的领导者、你的角色和你的命运的影子。尤其是今天,中国很多业已步入中年的企业已经陷入“大企业病”,接班人选择、战略重塑、产品更迭、文化再造等工作已经迫在眉睫,但却缺乏“凤凰涅槃”的勇气和能力,最后错失变革转型的良机。

创办于1903年的福特汽车是美国制造业的象征,看懂了它,就看懂了美国制造业,也就能够更好地理解中国制造业,理解你的企业。本书作者是底特律资深记者,通过深入访谈大量福特汽车的当事人,他生动讲述了这家百年企业在2006年陷入亏损127亿美元的绝境之后实现重生、重振的伟大故事。从领导力的角度来看,本书既是一位家族企业第四代接班人明智退后、知人善用的伟大故事,也是一位空降CEO临危不惧、多谋善断、谦逊执着的传奇领导力故事。对每一位企业家和经理人来说,本书都是一面镜子。

无论多么伟大的企业,都逃不过行业生命周期和企业生命周期的轮回,在企业的老化阶段,关键是如何培养绝境重振的“复原力”。在美国企业史上,通用汽车、克莱斯勒、福特汽车、IBM、波音、柯达、苹果、雅虎等很多伟大企业都曾经历业务大幅下滑、利润巨亏、官僚主义盛行等严肃挑战。过去40年,在中国,包括吴晓波在《大败局》中描述的一些失败企业代表,例如南德 集团、三株、巨人、瀛海威、爱多、德隆、健力宝、华晨、科龙、三九、顺驰、搜狐、网易等在内的许多显赫一时的企业也都曾经衰落,但像福特汽车、苹果、IBM、顺驰、网易等能够实现重生、重振,并且再创辉煌的企业是极少数的。而在福特汽车100多年的历史中,却有过多次从绝境中重铸辉煌的经历,这一点很值得企业家们深思。

百年企业绝境重振需要什么样的CEO,需要什么样的领导力?企业史上比较著名的案例中,有几位值得关注的CEO:20世纪80年代重振克莱斯勒的李·艾柯卡(Lee Iacocca),90年代重振IBM的郭士纳(Louis Gerstner),2006年重振福特汽车的艾伦·穆拉利(Alan Mulally),以及2014年以来重振微软的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当然,纳德拉有两点不同,一是微软没有严重亏损,只是不被华尔街看好,被认为没有抓住互联网时代的机会,股价一直上不去;二是纳德拉是由微软内部提拔的,而艾柯卡、郭士纳和穆拉利则是“空降兵”。当然,制造业企业和新经济的互联网公司等不同,前者对于CEO和高层领导者的战略领导力依赖度比较高,后者则更多地发挥各级经理人员的谦逊领导力和服务型领导力,以激发创意员工的创造力。

在中国,很少有人知道穆拉利这个名字,但他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的公司,如波音、福特汽车,我们很少有人不知道,尤其是他拯救福特汽车的故事堪称传奇。他把福特汽车从2006年亏损127亿美元的境地扭转到2011年净利润达200亿美元、股价从每股1.01美元跃升至每股12美元以上的新面貌, 重塑了21世纪的福特汽车,被评为“美国最佳CEO”,成为21世纪美国企 业界的新偶像。此后,2014年,曾盛传年近70岁的穆拉利可能去拯救微软,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又盛传穆拉利可能接任美国国务卿。这些都说明他已经成为大众心目中能够“挽狂澜于既倒”的新神话。

穆拉利引起我的关注是源于两件事。一是在高管教练课堂上,穆拉利的高管教练,被誉为“全球高管教练第一人”的马歇尔·戈德史密斯(Marshall Goldsmith)为我们讲述了他鼓励穆拉利接受福特汽车CEO这一挑战性职位并拯救了福特汽车的传奇故事;二是穆拉利在2013年10月22日曾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在清华经管麦肯锡全球领导力课程中给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研究生做过讲座,深度分享了“企业改革、转型和重构”(Corporate Transformation, Turn-around and Restructuring)的主题,为研究生们带来很多启发。

本书提供了企业史上不可多得的经典案例,给我启发最大的有三个方面,我们可以通过提出一些问题,在书中找到相应的答案。

一是百年家族企业的基业长青之道。尽管福特汽车在百年历史中经历过许多风雨,但福特家族第四代接班人仍然牢牢掌握了对福特汽车的控制权,保持了福特汽车全球领先的地位,做到这一点实在难能可贵。他们是如何打破家族企业“富不过三代”的魔咒的?如何建立起有效的公司治理体制的?如何从个人英雄的领导力风格转向谦逊协作的领导力风格的?如何塑造福特强悍而坚韧的企业文化的?如何明智地选择穆拉利作为 CEO 的?

二是“空降CEO”成功重振企业的领导之道。穆拉利上任之初面临的福特困境,也是很多患有“大企业病”企业的典型症状:产品品质下滑、销量下滑、过分依赖SUV和皮卡、公司内部政治斗争严重、团队工作效率低下、以自我为中心的文化盛行、成本高昂、失去令人信服的愿景等。福特汽车是一个103岁、拥有近30万名员工的全球化企业,如此庞大的身躯,使很多人认为它已经无药可救了。因此,理解穆拉利重振福特汽车的意义和成功秘籍,对我们理解企业作为一个生命组织的本质很有价值。

关于穆拉利的领导之道,我以为可以概括为六大“重塑”:以身作则、共启“令人信服的愿景”的积极领导力重塑;“一个福特(One Ford)、一个团队” 的全球战略和文化重塑;“精简品牌、精益管理”的产品重塑;每周召开“业务计划审查”(Business Plan Review,简称 BPR)的运营流程模式重塑;广告战略更新带来的福特汽车人性化形象重塑;携手工会和供应商,带来对强大利益相关者联盟的重塑。对于每一个“重塑”,书中都有精彩且详细的介绍,令人回味无穷。

其中,最重要的是积极领导力重塑,工程师出身、在波音公司度过37个年头的“重振高手”穆拉利,脸上始终挂着微笑,极具亲和力,而他同时也是一个极富理想、多谋善断、经验丰富的铁腕儿。福特家族的第四代接班人、董事长比尔·福特这样评价穆拉利:“穆拉利工作非常出色,他的领导风格是我 所见过最优秀的,他接手了一个以前没有经过很好整合的全球性企业,并很快制定出一套全球通用的衡量标准。在建立企业文化方面,他的表现也非常出色,令我感到骄傲的是,穆拉利不光将个人的才能贡献给了公司,还为福特汽车培养了下一代优秀的管理人才。”

穆拉利的领导力风格,非常符合吉姆·柯林斯在《从优秀到卓越》和《基业长青》中提出的第五级经理人的特质:个人的谦逊品质和职业化的坚定意志的完美结合。此外,入主福特汽车之际,时年61岁的他所拥有的激情梦想、快速学习能力、敏捷适应能力和迅速赢得人心的社交能力,更是值得我们学习。

三是全球制造业标杆的运营之道。穆拉利深谙波音、丰田等制造业企业的成功运营之道,入主福特汽车两周之际,他就在发给全球近30万名员工的第一封信中清楚地点出了亟待改革的三大问题:人、产品、生产力。每一点都切中了福特汽车当时的要害。书中对每一方面均有较多详细描述,在此不再赘述。

最后,如同作者霍夫曼所说:“在福特汽车的历史长河中,超凡绝伦的成功与规模空前的失败轮番上演。排除万难、恢复元气后,往往又会滑入溃败,回到平庸、管理不善的老路上。”

福特汽车是企业的一面镜子,穆拉利是CEO的一面镜子!

(作者为清华经管学院MBA特聘授课导师、清华经管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为《统一行动》一书推荐序)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