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立讯精密告别A股前20,市值腰斩蒸发2200多亿,发生了什么?

谢亦欣 陈锋 2021-3-27 06:33:09


见习记者 谢亦欣 本报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立讯精密(002475.SZ)股价持续刷新年内最低点记录。3月25日,该股盘中触及31.9元。

这一价格,相比2021年1月14日的年内最高点63.26元,已几乎腰斩,市值蒸发约2200多亿元。当前静态市盈率约50.73,总市值还剩约2400亿元。

曾经的A股市值前20公司,因何发生如此巨变?

作为苹果产业链在内地最大的代工厂之一,立讯精密受益于苹果这头巨兽身上发生的利好,也受累于它的利空。早前A股另一苹果代工企业遭遇“砍单”,在市场引发广泛关注。还有消息称,苹果正大幅消减所有iPhone产品的目标产量。

立讯精密是否也会受到影响?美国发起的“337调查”公司该如何应对?

对此,立讯精密方面未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函。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该公司证券事务部。对于近期股价为何持续下跌,接听的工作人员表示,二级市场的股价是受多种因素影响的,目前公司的生产经营状况一切正常,“337调查”仍在进行之中。

美国对手远程精准打击

2020年12月18日,美国安费诺公司依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规定,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指控立讯精密特定电气连接器、保持架及其组件和下游产品侵犯了其专利权,请求ITC发布有限排除令、禁止进口令。

安费诺此次指控绝非心血来潮,是指向性明确地“进攻”。该公司是全球范围内的连接器巨头,也是苹果的核心供应商之一,在中国多个城市设有生产工厂。同为连接器制造商、高度依附苹果、在海外积极扩产,安费诺与立讯精密在商业图景上有点对点的相克和重合。

翻阅年报可知,立讯精密确将安费诺列为竞争对手。调研机构Bishop&Associates的资料显示,安费诺在全球连接器行业的地位远超立讯精密,但在整体营收规模却没有把后者甩开。

2020年上半年,得益于AirPods这张苹果大单的爆发,立讯精密营业收入为364.52亿元,同比增长70.39%;同期,安费诺因受卫生事件影响,其下游汽车、移动网络和商业航空航天领域出现滑坡,营业收入为372.53亿元,同比下滑3.15%。

在更早前的一段时间,立讯精密已经连续十个季度保持了60%的高位收入增速,力压安费诺的10%,即使前者连接器仍以中低端为主,但也展示出了卓越的精密制造能力,实现技术上的跃迁和结构性翻新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可能是出于对常规诉讼手段效果不佳的考虑,安费诺最终选择了成本较高但效果更好的“337调查”:只要扰乱其推进核心技术发展、进入国际市场的节奏,目的就达到了。

安费诺向ITC的投诉没有白费。2021年1月22日,ITC宣布对立讯精密发起“337调查”。一纸公告也将立讯精密股价送上持续下跌之路。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337调查”非同小可,如果涉案企业不积极应对,其最终形成的杀伤力可能比反倾销调查更大。

3月25日,谈及此事时,前述立讯精密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337调查”仍在进行之中,对目前公司的正常运转不会有任何影响,有下一步的进展公司会及时进行披露。

苹果“踢群”冲击大陆代工链

欧菲光(002456.SZ)被苹果“踢出群”事件所产生的影响,不止于单个公司。至少在外界看来,有两个疑问,还有没有第二个被“踢出群”的,是谁?苹果公司是不是在缩减整体产量?

3月16日,欧菲光公告称,近日收到境外特定客户的通知,特定客户计划终止与欧菲光的采购关系。这一特定客户被市场广泛认为是苹果公司。此事也成为一枚“炸弹”,在苹果供应链上“爆炸”。

外界试图弄清“踢群”事件为何发生,以评估其影响范围,但遭遇了欧菲光的“三缄其口”。3月19日,欧菲光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仍未透露玄机,只是称:公司于2021年3月12日收到境外特定客户(以下简称“特定客户”)相关业务人员的电话通知,特定客户计划于2021年第2 季度(具体时间尚未完全确定)终止与公司的采购关系,后续公司将与特定客户签署终止合作协议;由于特定客户与公司曾签署保密协议,公司无法披露相关业务的具体订单量和销售收入。

欧菲光股价也因此持续走低。与此同时,立讯精密股价也阴跌不止。

2021年3月25日,在被问及苹果“砍单”事件时,前述立讯精密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不清楚苹果“砍单”的影响,也不清楚苹果概念股为何整体都表现低迷,“公司目前经营状况一切正常,保持了一个快速的增长,公司在努力做好所有的生产经营工作,并没有出现任何重大问题”。

早前一年,立讯精密扩大了苹果代工工厂资产的收购。2020年7月17日,立讯精密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与控股股东立讯有限公司共同出资33亿全资收购纬创资通两家全资子公司100%的股权(其中上市公司出资6亿),并由此取得了iPhone手机的代工业务。

在此之前,立讯精密已是苹果AirPods和Apple watch在国内最大的代工厂。

如果说并购纬创资通是立讯精密打响了参与苹果iPhone代工组装业务的第一枪,那2021年增资日铠可以看作其补弱增强的关键环节——进入关键金属机构的生产领域。

台企铠胜是全球金属结构龙头公司之一,日铠电脑为铠胜在内地的资产,是苹果电脑、平板、手机等金属结构和Top Module的关键供应商之一。提高Top Module 能力,这有利于立讯精密iPhone组装能力进一步朝系统化发展。

但在这样的背景下,苹果传出了停产一款电脑产品的消息。3月9日,有外媒报道,苹果确认将停产iMac Pro。iMac Pro于2017年12月首次推出。

烧钱并购业绩增速放缓

大手笔并购的钱从哪里来?答案是控股股东+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钱又从哪来,答案可能是减持上市公司股票。

立讯精密的控股股东为立讯有限,实控人是王来胜、王来春兄妹。资料显示,2020年,王氏兄妹曾大举减持,比如,2020年1月至2月,立讯有限及王来胜共计减持股数为3.77亿股,总计减持金额超过180亿元。

并购优质资产一直是王来春从富士康离开后,在立讯精密身上沿用至今的王牌套路,其中有着精密的横向品类扩张及纵向一体化发展逻辑。

与苹果产业链的深度绑定,是立讯精密寄望于在苹果体系内实现横向的品类扩张的初衷:着眼苹果新科技,“在老客户身上挖掘新产品”。

纵向一体化则要求立讯精密能最大效率地收购上下游的企业,实现产业链的垂直整合。立讯精密早年收购第一大供应商硕博科技,获取了现有的厂房和产能,将手伸向了产业链上游,提升了公司的连接器业务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在此基础上,连接器一旦形成更强的竞争优势,立讯精密就可以把业务扩张至电脑、消费电子、通讯和汽车电子领域,“在老产品上发展新客户”。

除了大股东高位减持筹钱配合收购,上市公司也在积极融资。资料显示,自2010年上市以来,立讯精密累计融资240.21亿元。这些钱撑起了立讯精密的生命结构。

在自身“造血”上,立讯精密近些年增速可观。3月22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该公司2020年利润总额82.32亿元,同比增46.08%,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72.32亿元,同比增53.44%。

但这个增速在2018、2019年分别为61%和73%。如果不考虑2020年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立讯精密利润增速已经放缓。

2021年3月25日,在谈到业绩增速问题时,前述立讯精密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的生产经营状况一切正常,在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的利润都保持了增长状态,发展保持良好,保持了一个快速的增长。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