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分手、复合、再放手,拉卡拉一波三折收购案背后的小贷公司大退潮

傅碧霄 2021-4-3 07:54:10

本报记者 傅碧霄 北京报道

一年前拉卡拉那场备受质疑的收购案迎来结局。3月31日,拉卡拉(300773.SZ)发布公告表示,考虑到行业监管环境发生变化使本次交易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决定终止对广州众赢维融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众赢”)、深圳众赢(下称“深圳众赢”)维融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收购。

广州众赢主要通过旗下小贷公司开展业务,拉卡拉不愿将其再纳入上市公司体系之下其实也不难理解。随着监管趋严,不少上市公司都在与旗下小贷公司划清界限,甚至有拟上市公司直接给旗下小贷公司改了名,操作手法花样别出。

上市前剥离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4年前说起,当时,广州众赢、深圳众赢原本就是拉卡拉旗下公司。

2016年12月,彼时还未上市的拉卡拉将广州众赢、深圳众赢等10家金融增值业务公司剥离,将其股权转让给联想控股、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控制的西藏考拉科技有限公司,交易对价合计约14.4亿元。

关于剥离这10家公司的原因,拉卡拉在后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给出了解释,由于这些公司在行业监管、业务管理、风险管理、资本运作等方面与拉卡拉的主业第三方支付存在差异,导致拉卡拉管理范围增大、运营效率降低,将其剥离有利于拉卡拉进一步专注主营业务,符合全体股东的利益。

据了解,广州众赢主要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广州拉卡拉小贷开展网络小贷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易分期”、“商户贷”、“小微抵押贷款”等。信贷收入也在广州众赢的收入中占绝大部分。

广州众赢2019年营业收入为8.19亿元,净利润为9679.41万元,总资产为36.42亿元。

深圳众赢则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主要业务是向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保险公司等持牌金融机构提供智能风控和反欺诈技术。截至2019年底,深圳众赢与近30家持牌金融机构达成合作。

深圳众赢2019年营收约为2.92亿元,净利润约为1.79亿元,净利率高达61.32%,这一净利率数值明显高于当时的行业平均水平。

对此,拉卡拉表示深圳众赢净利率较高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其业务模式决定了在取得服务收入时不发生直接成本。二是深圳众赢来自关联方的收入占比较高,推广需求不大,销售费用占比很低。

2019年,深圳众赢的前五大客户中有三家是广州拉卡拉网络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拉卡拉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市拉卡拉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可见,拉卡拉体系内的小贷公司,是深圳众赢的重要收入来源。

上市一年重新收购

拉卡拉于2019年4月25日上市,到了2020年4月9日,上市还不到一周年,拉卡拉便发公告表示,拟使用自有资金19.09亿元收购广州众赢100%股权,以2.07亿元收购深圳众赢100%股权。

拉卡拉还表示,收购广州众赢、深圳众赢将有利于上市公司提升核心竞争力,会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实现上市公司与标的公司协同发展、共赢。

这与当初剥离之时的说法似有矛盾,上市前“分手”,上市后又要“复合”,这一反常操作也引发了监管套利的质疑。2020年4月10日,深交所就下发了关注函,要求拉卡拉就相关情况进行说明。

对此,拉卡拉回应称,2016年下半年剥离增值金融业务时,拉卡拉正处于第三方支付业务高速发展的关键时期,且当时第三方支付市场也在高速发展,处于黄金窗口期,拉卡拉需要聚焦第三方支付主业,进一步扩大业务规模及市场占有率,巩固优势地位。因此,剥离了增值金融业务。

而近年来,拉卡拉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经营战略也相应提升。

一方面,随着商户规模迅速增长,商户综合性经营服务需求特别是金融服务需求日益扩大,尽管拉卡拉与包括广州众赢、深圳众赢在内的金融机构有合作,但仍不能满足商户需求。

另一方面,拉卡拉需要在第三方支付服务基础上,以支付服务为入口,积极拓展综合性商户服务业务,以稳固主业。

同时,拉卡拉表示,收购不存在监管套利,未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2020年,第三方支付行业也发展到了瓶颈期,很多支付公司都对记者表示,单纯靠支付很难有更大发展空间,商户的综合服务能力成为竞争中胜出的关键。不仅是拉卡拉,支付公司谋求转型,拓展增值服务,成为行业普遍现象。

小贷退潮

到了2020年底,形势再次发生变化,随着小贷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金融监管不断加强,多地都开始清理整顿小贷公司,仅辽宁省就有36家小贷被取消经营资质。

一时间,小贷公司仿佛成了“烫手的山芋”,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都唯恐避之不及。

最令人想不到的操作是拟上市的四川省自贡运输机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运机股份),该公司董事长吴友华名下还有一家自贡市沿滩区华商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

证监会要求运机股份说明华商小额贷款公司是否具备业务开展所需经营资质、业务的合规风控情况、是否存在逾期兑付或暴力催收、与运机股份是否存在资金往来等。

而此后,天眼查显示,在今年1月15日,华商小贷改名为“自贡市华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也不见了发放贷款等业务。

当然,改名这种做法实属个例,更常规的做法还是将小贷公司股份进行转让。

今年以来,多家上市公司都抛售了旗下小贷公司股份,比较常见的是转给关联公司。

如多氟多(002407.SZ)将旗下富多多小贷公司60%股权以942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多氟多集团,并表示本次股权转让,将优化资产结构,增强核心竞争力。

东风股份(601515.SH)转让旗下汇天小贷19%股权给百联东峰商贸,价格为3990万元。

银轮股份(002126.SZ)转让旗下天台县银信小贷27.69%股权转让给天台银轮工贸发展有限公司,价格4933.1万元人。同时,银轮股份对类金融业务进行战略调整,不再新增对小贷、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类金融业务的资金投入。

有的上市公司对旗下小贷公司股权进行挂牌转让。

如中原证券(601375.SH)的全资子公司中州蓝海,就将所持有的中原小贷15%股权在河南省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转让,挂牌价为1.62亿元。

还有上市公司主动退出小贷行业。

如盛天网络(300494.SZ)于1月11日发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武汉市盛天小贷拟向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地方金融工作局申请退出小额贷款行业。

退出的原因是,《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后,预计盛天小贷的业务经营将受到政策变化较大影响。且天盛网络主营业务主要集中在IP运营、游戏服务、云服务等领域,盛天小贷的业务体量相较于公司主营业务体量较小,退出小额贷款行业将有助于公司节约资源,集中力量发展主营业务。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