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十年前陷“举报门”,十年后再闯IPO,新荷花营收几乎原地踏步

叶青 2021-4-3 13:50:57


本报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近日,四川新荷花中药饮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荷花)创业板IPO已获深交所首轮问询。不过,伴随着新荷花完成首轮问询,市场对其议论纷纷。据了解,十年前由于一封举报函折戟资本市场,十年后再度冲刺IPO时,新荷花不仅业绩未有增长,而且市场占有率也出现下滑。

据悉,此次IPO,该公司拟公开发行股票2199.02万股,拟募集资金3.03亿元,将用于中药饮片(含防疫饮片)生产研发基地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在深交所的问询下,新荷花披露了此前被举报事项所涉及的主要问题。

记者发现,上述举报内容指出新荷花在各个经营环节均存在“虚假交易”,包括与上游供应商及下游客户。然而,新荷花对前次举报内容全盘否认。此外,记者也针对配方饮片毛利率持续下行、前五大供应商疑云等相关问题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十年来营收几乎原地踏步 毛利率持续下行

据天眼查显示,新荷花成立于2001年12月30日,主营业务为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与此同时,新荷花也是国内首批通过GMP认证的中药饮片企业。实际控制人江云、江尔成分别直接持有该公司28.04%和16.14%的股权,并通过国嘉投资控制公司22.91%的股权,二人合计控制公司67.09%的股权。

值得关注的是,新荷花并不是首次奔赴IPO,早在2011年,新荷花就曾对创业板发起冲击,最终由于一封举报函折戟资本市场。然而,经过十年的发展,中国中药饮片市场规模在持续壮大,不过,新荷花的业绩却未有大的改变。

2009年,中药饮片被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推动了中药饮片行业的快速发展。据工信部、发改委和CEIC的数据,中国规模以上中药饮片加工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由2012年的1020.00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932.45亿元。同时,中药饮片加工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在医药制造业中的比重也由2012年的5.88%提升至2019年的8.08%。

与此同时,招股书显示,2010年,中国中药饮片的市场规模总计为702.2亿元,彼时新荷花的市场占有率为0.44%,然而9年后,2019年,新荷花的市场占有率仅为0.188%。业内人士表示,一般来说,十年间为资本市场一个小周期,类似新荷花这类企业,十年间不仅业绩未有大的增长,市场占有率反而近乎在中药饮片市场消失,这说明企业的竞争力正在逐渐丧失。

此外,记者通过对比两个版本的招股书发现,十年前与近3年的业绩相比,新荷花业绩几乎没有大的增长。根据2011年版的招股书显示,2008年至201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60亿元、2.42亿元、3.11亿元,同期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27亿元、0.35亿元、0.39亿元。

然而,据最新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1—9月(下称报告期),新荷花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4亿元、3.09亿元、3.64亿元和3.0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29亿元、0.37亿元、0.46亿元和0.25亿元。可以看出,新荷花2010年的营收和净利均远高2017年和2018年。即使2019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有所增长,但与2010年相比较其涨幅并不高。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报告期内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但新荷花的毛利率却出现回落,尤其是配方饮片方面的毛利率。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新荷花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6.10%、25.12%、27.03%,呈波动变化趋势。而同一时期可比公司毛利率平均值为29.50%、31.93%、29.29%。可以看出,新荷花的毛利率低于可比公司均值。

据记者了解,新荷花生产的中药饮片产品,按照用途可以分为配方饮片和投料饮片。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配方饮片产品收入分别为1.45亿元、1.75亿元和2.58亿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分别为62.99%、56.66%和71.07%,是该公司主营业务中最为主要的收入来源。

不过,虽然近年来配方饮片产品收入规模在不断增长,但其配方饮片的毛利率却呈现持续下降态势。报告期内,配方饮片的毛利率分别为34.39%、33.82%和33.36%、32.89%。对此,新荷花在其招股书中坦言,如果配方饮片的市场拓展不及预等不利情形,未来也会影响到公司的经营业绩。

十年前曾被举报 十年后供应商疑云密布

据了解,新荷花曾于2011年3月17日向中国证监会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2011年11月25日,新荷花首发顺利过会。但是该公司在过会之后却遭遇员工举报事件。举报内容主要为公司财务造假,而后经当地监管部门调查核实后,终止其首发上市核准审查。

对于终止审查的原因,当时的新荷花并未作出正面回复。不过,此次监管部门仍然对新荷花的“举报门”事件进行问询。2021年3月1日,新荷花终于公开对十年前的“举报门”做出了回应,在其问询回复中表示,前次撤回材料主要原因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较低,上市动力不足,在遭到举报的情况下萌生退意。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这意味着新荷花对前次举报内容全盘否认。

在前次举报中,新荷花曾被指与上游供应商及下游客户之间存在“虚假交易”。

据最新版招股书显示,时任保荐机构对该问题出具的核查意见的主要内容为:“经核查,时任会计师认为,高小焦不是发行人的内部员工。发行人与高小焦之间的交易是真实的;发行人与上下游客户之间的交易是真实的。经核查,时任保荐机构认为,高小焦不是发行人内部员工,发行人向高小焦销售中药饮片具有真实的交易背景,交易真实,不存在通过过票、过账形成虚假交易的情形;发行人与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之间不存在虚假交易的情形。”

据了解,当年有一内部员工举报新荷花销售造假,称2008年和2009年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之一的高小焦,其真实身份其实是新荷花的员工。据招股书显示,2008-2009年,新荷花向高小焦销售以冬虫夏草等为主的保健食品类产品以及部分药品,金额分别为2219.10万元、2904.39万元。不过,高小焦并没有《药品经营许可证》,因此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

高小焦身份较为神秘,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得知,高小焦名下曾有两家公司,一家是金牛区(成都)荷花池中药材专业市场伊源药材经营部,任法定代表人,不过,这家公司已于2011年5月23日注销。另一家是北京中嘉一物兼国际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高小焦曾在这家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不过,这家公司也已经于2010年就已注销。

WX20210402-221409.png

高小焦曾任金牛区(成都)荷花池中药材专业市场伊源药材经营部法定代表人

WX20210402-221605.png

高小焦曾任北京中嘉一物兼国际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总经理

与此同时,记者在北京中嘉一物兼国际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成员名单中看到担任监事的自然人高权兵。经股权穿透看出,高权兵旗下有两家公司都与新荷花有关联交易。记者再次利用天眼查查询高权兵旗下的相关公司,高权兵旗下有四家公司,不过,现在存续的就只有成都中通医药有限公司,其他三家都已经注销。

WX20210402-222006.png

高权兵在北京中嘉一物兼国际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成员名单中

据记者了解,高权兵旗下公司的成都中通医药有限公司、成都中通中医诊所有限公司是新荷花的关联公司,其中成都中通医药有限公司批发中药材、中药饮片,而成都中通中医诊所有限公司是营利性医疗机构。

WX20210402-222526.png

高权兵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

WX20210402-222802.png

新荷花招股书披露的关联方

与此同时,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2017和2019年,新荷花向成都中通医药有限公司销售中药饮片分别为122.61万元、132.83万元,2018年新荷花向成都中通中医诊所有限公司销售中药饮片100.61万元。新荷花在招股书中披露了2017年至今的关联方往来余额情况,其中中通医药及其子公司销售中药饮片形成的应收账款,新荷花对其销售的应收账款逐年增加。

业内人士表示,从上述公司的关联交易来看,监管层一直在询问其“虚假交易”的问题,但新荷花在其问询回复中却一味强调,“举报门”事件不是上次撤回IPO申请的主要原因,前次撤回材料主要原因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较低,上市动力不足,在遭到举报的情况下萌生退意。业内人士表示,此种解释是否可以自圆其说有待商榷。

另外,记者还比对了前后两份招股书发现,十年前新荷花向个人供应商采购的比例在80%左右。而到了近三年,虽然新荷花前五大供应商均为法人,公司类型的供应商比例达到6成以上,但新荷花的一些数据似乎仍有疑点。

比如,据招股书显示,伟麟高原自2018年至2020年1-9月一直位居第一大供应商的位置,新荷花对伟麟高原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496.58万元、3234.23万元、2667.13万元,占采购总额比例从6.67%、10.97%、13.18%。然而,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其年报了解到,2019年年报显示,伟麟高原当年发生的营业总收入为3107.97万元,这明显与新荷花2019年采购金额前后不一致。

此外,记者对照伟麟高原的年报数据发现,2017-2019年,伟麟高原的参保人数为0人,直到2020年伟麟高原公布的年报数据中参保人数一栏才显示6人。另外,2017年,新荷花的第一大供应商天水天润菊香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在2017-2020年第一季度均位于前五大供应商之列,2017年的第三大、2018年的第二大供应商绵阳市腾源中药材有限公司,以上列举的供应商们,它们在2016-2019年期间的参保人数也皆为0人。

正所谓十年如一梦,梦醒物是人非,任何事物都在往前走,都在寻求不停的发展。但或许是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十年后新荷花的业绩不仅没有大的增长,而且仍然笼罩着供应商疑云。新荷花能否顺利上市?记者会持续关注后续进展。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